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北冥钓鲲

第688章 入毒太深

他的身体软绵绵的躺倒在床上,嘴角还在向外溢出绿色的汁液,却又及时的被公孙瑜用手帕给擦拭干净。
打龙钉,打龙钉,顾名思义,自然是为了囚禁龙族而来。
公孙瑜不是什么武道高手,也没办法像那些高手一般帮他推血过宫,伐毛洗髓。
他太累了!
那寒意是从骨头深处钻出来的,难以抵御,难以取暧,像极了陆清明所中的幽冥寒毒。
“别激动。清明,你不要激动……”公孙瑜赶紧伸手抚摸着陆清明的胸口,说道:“回来,牧羊一定会回来的……千度说了,等到时机成熟,牧羊就会回来的。咱们都在风城,他不回来能到哪儿去?你说是不是?”
那是陆清明刚刚呕吐出来的食物残渣,陆清明的身体越来越糟糕了。
“牧羊……回来?”陆清明声音嘶哑的问道。显然,为了说出这一句话,他几乎是耗尽了身体里面所有的力气。
所以,当他说完这几个字后,就开始胸膛起伏激烈的喘息。
“千度和图书说牧羊很好,他们还在昆仑山上见面了呢,牧羊当着大家的面离开,而且还带走了一个什么玉玺……我也不在意他到底带走了什么,只要他平平安安的,我也就放心了……”
“天语还说要带那孙渔来给你看看,我就说啊,你得先打探清楚人家的底细,看看这人是不是真的医生,还是行走江湖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天语连连点头,跑去操办去了。不管如何,这孩子的心地是好的。比在天都的时候成熟懂事多了。就像是个小大人一样。前几日还跟着公输少爷他们早晚巡城呢……”
和天都时期相比,陆清明消瘦了许多,也憔悴苍老了许多。
“好不容易一家团聚吧,结果没想到还没过上两天开心的日子,家里又发生了那么大一堆事情……前些时候千度也来了,千度是孔雀王朝的公主,还真是一个好姑娘啊,要是能够和牧羊走到一起,那也是绝顶的般配……就怕咱们家这小子没有那么好的福和-图-书份……”
陆清明的眼睛微闭,努力几次想要把眼睛睁开,最终还是没有成功。
巨龙之躯才能够承受的痛苦,现在将其移植到了人族的身上,自然不是常人可以抗衡的。
“好……”陆清明的嘴角浮现一抹浅浅的笑意,心里想笑,但是那笑容都没办法完全在脸上绽放开来。
做父母的,对子女的付出是永无止境。
有女子劝慰的声音传来,丫鬟们急骤却又不慌乱的清洗打扫进进出出。脚步轻灵,几乎听不到任何嘈杂的声响。
“呕……”
陆清明的脸色紫黑,眼窝深陷,因为刚才呕吐太过激烈的缘故,嘴唇上面还有一抹病态的潮红。
“都要发霉了。”乡邻打招呼的时候都这么说道。
“危……”陆清明拼命的眨动着眼睛,想要公孙瑜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
“我……没事……”陆清明声音虚弱的说道,气若游丝,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断气。
陆清明原本就受伤惨重,又因为身中幽冥钉的缘和_图_书故,身体一直极度的衰弱。即使后来千度请了孔雀王朝的祭祀前来帮忙医治,因为幽冥毒气还没有驱逐出去,导致他身体其它的伤势也难以康复。
极度嗜睡!
啪……
最近一段时日的风城阴雨绵绵,原本浑浊的天色就更显昏暗。浓厚的黑云压得很低,就像是在头顶上面扣了一顶大锅似的。
龙族躯体庞大,抗毒性强。李牧羊的身体里面打入了八根幽冥钉,但是因为他身体底子比较好,又有龙族的特殊技法可以去与其抗衡,那幽冥寒气侵袭的步伐反而会缓慢许多。
“呕……”
地面之上,是大滩的绿色汁液。
“呕……”
可是,就算是那些神州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他们在面临这幽冥钉的时候不也是无可奈何吗?
此时正是天都八九月份的深秋,风城却已经像是提前进入了冬季似的。
又是一阵激烈的呕吐声音传来,就像是要把胸腔里面的五脏六腑也给吐出来一般。
因为风城地处帝国边疆,所以,一旦http://m•hetushu.com下雨的时候,温度便会变得极低。
外间的木门被人大力推开,陆天语挟裹着一股寒风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出声问道:“母亲,父亲又犯病了?不要着急,不要着急,我带了孙神医来给父亲治病……”
李牧羊龙族的身份曝光,此番若是回来,怕是又将多生劫难。不若找一人迹罕至的地方躲避起来,就算他们没办法见到儿子,只要李牧羊健健康康的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活着……他们也就满足了。
而且,他现在都开始呕吐出那绿色的汁液……证明他的身体已经入毒太深,生命危在旦夕。
吐得声嘶力竭,吐得撕心裂肺。
“清明……”看着丈夫如此模样,公孙瑜心如刀割,脸上愁容满面,说话的声音却是轻松喜悦的:“天语刚才来看你,说是他在城中访到了一位名医,那医生名叫孙渔,据说有起死回生之术,之前好几次把人从阎王爷手里给抢回来呢……”
陆清明的体内只有一根幽冥钉,但是因为身体虚弱http://m•hetushu•com,那体内的幽冥寒气一路的攻城夺地,看这情形反而要比李牧羊要严重许多。
那幽冥寒气在体内聚集,滋长,然后向着五脏六腑奇经八脉蔓延。
前些时日只有在深夜子时幽冥毒气最盛时才会发病,现在不分日夜,随时都有可能发病。
“我知道你最担心的还是牧羊,牧羊这孩子从小就不在我们身边,一个人在外面也确实吃了不少苦头……不过,罗琦和李岩都是咱们的家人,他们的心性你还不了解?对待牧羊比亲儿子还要亲,也绝对不会委屈了他……”
“清明……清明,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舒服一些?”公孙瑜将陆清明的脑袋搁在自己的大腿之上,右手不停的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背,帮他平心静气,让他能够稍微那么轻松一点点。
一阵阵稀里哗啦的呕吐声音传来。
“我明白我明白……”公孙瑜连连点头。“行,你不让他回来,就让牧羊不要回来……”
家里的被子衣物全都潮湿长毛,甚至就连人的身上都有一股发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