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北冥钓鲲

第717章 家有贵妻

好不容易想着可以休息一段时日,却没想到又出了宋玉这一档子事。宋玉和自己是宋氏大船乘风破浪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两只巨桨。他们一文一武,互相呼应,相辅相成。
他虽然贵为右相,其实不过是宋氏的一个管家而已。国事要处理,家事更不能怠慢。
还有,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了,天都百姓会怎么看待宋氏?
纳妾是不敢的,娶了宋氏的女儿,那比娶了皇家的公主还要娇贵一些。哪里敢提纳妾之事?
他的夫人宋榷就是宋氏的小姐,当年也是天都城赫赫有名的一朵鲜花。他不嫌弃自己是个穷小子而甘愿下嫁,又得到宋氏庞大的推动和支持方步步登高,成就今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位。
倘若宋氏不再支持自己,怕是自己这相位再也保不住了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顾清林的心里开始有了心结。
“是,大人。”
但是,他们都知道对方对自己的重要性,所以俩人相处起来倒也是相安无事。
很多时候,顾清林不愿意回家,宁愿去外面和那女子说几句闲话吃一桌小菜兴致好的话再写几个字下一盘棋,他的心情也会瞬间开心许多。
听到书童的话,顾清林没有觉得轻松,疲惫的身体反而又重了三分。
好不容易将陆氏叛党给清理了,将新皇登基的事务给理顺了,西风帝国再一次按照某些人的意图走向了宁静祥和。
听到崔洗尘貌若忠诚中肯的话,和-图-书惠王的脸上浮现一抹遗憾,笑呵呵的说道:“是啊。只求上苍多给朕一些时日,朕定要和诸位忠君爱国的大臣们一起开苍西风盛世,让楚氏皇旗插遍世界每一个角落,让诸位大臣的封地延及神州九国。”
合上手里的公文,顾清林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出声问道:“几时了?”
一个月的时间不到,宋停云就要娶新娘子进门了。难道他就不怕别人骂他好色薄情?以后若是入朝为官,也落下了被人攻击的一个巨大的把柄。
崔洗尘的心脏微沉,心想,惠王说这事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对宋氏的不满已经难以忍受而想要拉拢自己?
于是,和许多官员一样,顾清林在外面偷偷的养了一房小的。
小书童立即明白了顾清林的意思,笑着说道:“大人,我这就让人去回报夫人,就说老爷今日有要事要处理,就宿在这军机处了。”
“是该歇息了。”顾清林轻轻叹了口气。
能够爬上这种位置的,哪一个没有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就任你这句捧杀之言就能够将那些因为利益而结合的同盟分崩离析?
就凭自己和惠王的力量,就想清君侧灭宋氏?那简直是痴心妄想。
没想到的是,宋玉竟然陷入了灭门案而难以自拔,不仅仅让他自己声誉扫地,就连宋氏千年书香世家的名头都被抹黑。最后无奈之下,被宋老神仙亲自出手拍碎了脑袋。
你说我是你最为借http://m.hetushu.com重和信任的人,将宋家的那位置于何地?
惠王仍然推说此事需要从长计议,怕是他的心中已经另有人选。
还有,再过几日便是宋家的宋停云和崔家的崔小心大婚的日子。原本宋氏出了这桩子事,婚期无论如何也是要延续的。
“戌时。”一直留在身边侍候的小书童低声答道。上前轻轻的帮顾清林揉捏着肩膀,为他稍微缓解一下疲惫的身体。
先是处理陆氏谋逆、新皇登位的大事。各部门的堂官首脑大事小事都是要向自己来请示汇报的。
顾清林据理力争,说上官天钧当日只是为了响应九国屠龙号召前去屠龙而已,孔雀王朝长公主赢千度不知自爱,以人族公主之尊,却去保护和偏袒一头恶龙。而且那赢氏公主心狠手辣,还干过率军越界击杀麒麟军数千将士和将军宋朗,与我西风素有血海深仇。我西风帝国怎能因为担心一个女人的态度而就委屈自家功勋累累的大将?
看到崔洗尘答应下来,惠王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转身看向崔洗尘,一脸真诚的说道:“国公大人,你我君臣相知,你是朕最为借重和信任的人……”
顾清林伸了个懒腰,说道:“走吧。去歇息了。”
“陛下何必担心?我西风帝国猛将如云,勇士如虎。又有像宋老神仙这样的星空强者坐镇,定能护我西风帝国国土不失,国威不坠,楚氏江山也绝对不会落于异姓hetushu•com之手。等到我西风养精蓄锐数年,便可提兵远征,一统神州。那时候,楚氏王旗便可插遍世间每一个角落。陛下也可成为千古明君,为后人所景仰。”
顾清林一下子觉得自己找到了知音,他逐渐衰老的身体也瞬间恢复了青春。
“是,陛下。等到崔新理和崔见来谢圣恩的时候,再请殿下面授机谊,让他们亲身沐浴圣恩。”
再说,这出行队伍里的众多宫女护卫,怎么可能没有宋家或者其它家族的那些眼线?若是这句话传了出去,怕是自己崔氏就要成为无数人眼中的尖钉眼中的恶刺了吧?
“嗯。”顾清林嘴角浮现一抹笑意,虽然有诸多杂事缠身,但是身边人的小意奉承还是让人非常的受用。“让人回去的路上,给夫人带两盒琼玉楼的糕点……夫人最是喜欢。”
“陛下圣明。”崔洗尘适时的送上奉承之言。
还有九国照会的钦差人选,他原本单独去和惠王沟通过,想要让与宋氏交好的上官天钧担当此任,但是惠王却言上官天钧与孔雀王朝长公主赢千度有大仇,由他前去怕是会激怒孔雀王朝,以为西风此举意在挑衅,不利于此次的出使计划。
他仍然爱惜宋榷,但是这种爱惜已经开始变质。而且,两人的相处模式也开始发生变化,越来越礼让躬谦,却再也没有任何的激情。就连每月的夫妻之事也是敷衍应付,只是不想撕破了脸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好。那hetushu•com朕等着他们来见我。”惠王高兴的说道:“前面的天都樱都开了,这几株天都樱是我特别让人从极北之地移植过来的,会比天都的天都樱早开几日,国公陪我一起去看看……”
“陛下,臣忠于楚氏,忠于西风,愿为我西风帝国鞠躬尽粹,死而后已。”崔洗尘弯腰行礼,同样是感动至深的模样。
为何要在这种地方和自己谈这么私密的事情?
那是一个来自江南水乡的女子,温柔似水,又温顺如猫。而且,那女子琴棋书画样样皆通,时常和自己讨论诗文子集至深夜不休。
虽然宋玉从来没有把自己这个宋家女婿放在眼里,自己也极不喜欢宋玉张扬跋扈目中无人的性格。
惠王摆了摆手,笑着说道:“那事情便就这么决定下来了。在明日的大朝会上我会提议由崔新理来担任九国照会的钦差,崔见任副使。由此俩人前去孔雀王朝,替我西风望风把脉,看看那孔雀王到底要搞一些什么妖蛾子。”
早些时日,他们俩人情投意和,也很是过了一些开心愉悦的日子。但是时间久了,顾清林就明显的感觉到,宋榷在自己面前总是或多或少的表现出高高在上的心态。就是自己一步步登上了右相之位,在她眼里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因为顾清林清楚,宋榷更清楚,他之所以有今天,完全是靠夫人的家族势力在撑腰。
想到这些烦心之事,顾清林就觉得身体的疲惫又多了一分。
顾清林的马http://m.hetushu.com车出了军机处走向与府邸相反的西城,却没发现身后有一双眼睛在暗地里盯梢。
“是啊。大人还是早些回去吧。这么晚了,夫人应该还在等着大人呢。”小书童劝解着说道。
不过,这种离间手段实在太幼稚了吧?
※※※
再说,就算你想要拉拢自己,也要找一隐蔽之所,没有第二个人在场的地方。
结果呢?
没想到宋停云这个公子哥如此的急不可奈,非要按照之前说准的日期举行婚礼。这是不是和古礼相冲突?会不会让崔家的人不满意?
虽然宋玉不是宋停云的父亲,但也是有血缘关系的叔侄。按照古礼,宋停云要为他守孝一年……就算陛下夺情,也得有半年的缓冲期来做做样子吧?
崔洗尘的眼皮子跳了跳,心想,这就是诛心的言论了。
丧事要办,礼节要守。还要照应宋氏内部各方面的想法和关系。
宋玉死了,铁门军数十万大军的主将为何人?
身为一国之丞相,顾清林每日事务繁忙,可以用日理万机来形容。
“死而后已这样的话可不要随便再说。”惠王伸手拉着崔洗尘的手臂,说道:“国公正是鼎盛之年,怎能轻言生死?再说,朕身边也需要国公这样的忠君爱国之士来辅佐,这样才能够保存我们国土不失,国威不坠,我楚氏江山不会落于异姓之手……”
宋氏刚刚死了人,就要把人家的千金大小姐娶回来,人家心里能够开心?
“今日就不回去了。”顾清林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