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北冥钓鲲

第744章 龙气入侵

燕相马眼神闪烁,沉吟良久,出声问道:“你想要知道什么?”
即便李牧羊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他的脸上也无喜无悲,更无丝毫的惊慌失措。
那三头长蛇全身上下滋啦啦作响,还不停的有银星火花飞溅出来,就像是铁匠一锤子砸出来的铁沫。三条巨大的长蛇在空中飞舞盘旋,交错缠绕,组成了一道理密密麻麻的电网剑阵。
宋大死了,宋二死了,宋七宋九全部都死了。
砰……
李牧羊喷出一口鲜血,这才觉得胸腔之中那激荡不休的气血稍微平衡下来。
剑主攻,衣主防。
宋停云全身上下血迹斑斑,身上的新郎官喜服凌乱不堪,左一条右一条的,看起来狼狈不堪。脸上身上还有无数条口子,最重的一剑来自于左手胳膊,那里皮肉外翻,可见白骨,血水汩汩的朝着外面流敞。
“是啊。”燕相马站在包围圈外围,出声说道:“虽然我是监察司长史,但是监察司内部不是崔氏的人便是你们宋氏的暗线,我这个长史想要做点儿什么也是有心无力,所以,陛下便命我设立监察司新部,为的就是避开你们的渗透和暗线,真正的为陛下分忧解愁。”
“他给我的……是信任。”燕相马笑哈哈的说道:“玩笑话而已。身居上位者,哪会给予下属真正的信任呢?我也知道,我上的是一艘破船,而且这艘破船随时都有可能被宋家或者其它几家的战船给撞沉。可是,也正是这样,我才有掌hetushu•com舵的机会。男子汉大丈夫,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谁愿意屈居人下呢?”
呛……
西门酌情倒是冷静如初,他的眼睛似睁微阖,手指操纵着剑阵迅速的斩向李牧羊。
李牧羊动了。
剑阵降落的速度很快,缩小的速度更快。
彩云衣天生就有着劣势。
那道剑阵从天而降,却将李牧羊的前后左右所有能够逃离的位置全部封锁。
轰隆隆……
噗嗤……
嘶啦……
这些人都是宋氏忠仆,是宋停云身边最可靠之人,而且每一个都境界高深,身手不凡,但是,他们还是死在这监察司和城卫军的联合围剿之下。
身上的彩云衣感受到了李牧羊心里的战意和杀气,儒衫长袍瞬间幻化成为英武不凡的白色战甲。
“怎么可能?”宋停云瞳孔涨大,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
※※※
宋停云的身体朝前栽倒,脸上还带着那惊骇莫名的表情。
奇怪的是,今天宋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按道理讲,城卫军大营发生的事情早就已经传递出去了才是。
“宋氏的援兵到底在哪里?”
鬼罗汉断了一条手一条腿,就连站也站不起来了。毛不二更残,半边脑袋被人砍了下来,倒在地上惨叫连连却没办法真正的死去……还不如死了舒服。
※※※
“我不信。”此时的宋停云冷静的可怕。“我不信你会做出这种愚蠢的选择。你一直是hetushu.com个聪明人。比我所认识的其它人要聪明许多。”
“公子,你快跑……快跑啊……”将他挡在身后的宋五语带哭腔的喊道:“回去告诉老神仙今日之事,让老神仙替兄弟们报仇……”
嚓……
剑气太过霸道,就连那来自昆仑神宫的彩云衣也难以与其直接抗衡,有种想要避而不战的感觉。
一股龙气从那伤口处钻入西门酌情的身体,迅速的游遍他的血脉脏腑,然后朝着更加深入的部位蔓延。
那道长剑,不,是一座剑阵朝着李牧羊所在的位置笼罩而去,一幅要将其碾灭成渣的架势。
除了说明他是天选之子外,实在没有其它的理由可以解释这一切。
“公子,我和他们拼了,你趁机离开……”宋六的一只眼睛瞎了,血水流得满脸满身,他也不管不顾,仍然握着手里的长剑随时准备冲出去和人拼命。“回去找老神仙求援,兄弟们不能白死……”
手里的桃花剑闪电出鞘。
城卫军大营空地,横七竖八的躺着各种各样姿势难看的尸体。
它撕裂那剑阵的封锁,突围而出。
随着身边的人越来越少,这一场厮杀也进入了尾声。
确实,神兵利器皆是天赐。李牧羊所得到的宝贝实在太多太多,那是凡人根本就难以企及的。
当李牧羊一剑斩向他的胸口时,他的左手也同时出动了。
“是谁给你的信心?”宋停云出声问道:“是谁让你如此的孤注一掷?”
双拳难敌四手和-图-书,猛虎难敌狼群。
燕相马轻轻叹息,附在宋停云的耳朵边小声说了一个名字。
燕相马伸手轻轻一揽,便将他的身体给搂在了怀里。
天空之中,出现了三道白色的闪电长蛇。
剑神之剑,确实不是那么好接的。
“再接一剑……又如何?”李牧羊咬牙说道。
化指为剑,一剑刺向李牧羊的胸口。
他的身体犹如一道白光,一道虚虹。
李牧羊利用身法的优势破阵而出,身体在西门酌情的面前闪电出现。
燕相马一步步的走到宋停云面前,出声问道:“何必呢?知道的越少,人也越是会快乐一些。”
然后一剑朝着西门酌情的胸口刺了过去。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宋停云感叹说道。“我实在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搭上最不被看重的惠王那条破船……他能够给你什么?你就不怕船沉了,你和他一起被海水淹死吗?”
嚓……
李牧羊的身体狂飞而去,连续撞倒了好几堵院墙,这才艰难的在半空之中停了下来。
李牧羊的眼睛和鼻子溢出鲜血,全身上下出现无数条细微的口子。每一道口子都在向外渗出血丝,就像是有无数条红色的细小蚯蚓在皮肤上面爬行似的。
《行云布雨诀》施展开来,使他的身体灵活鬼魅,犹如飞龙在云雾之中腾挪闪现,难以见到其踪影痕迹。
当剑阵越来越小,距离他的身体也越来越近时,他便会被那剑阵给切割成无数块。然后“砰”地一声,随着剑气的爆和*图*书炸而碎成尘埃。
内里的空间越来越小,李牧羊所承受的压力也就越来越大。
燕相马手里的匕首捅进了宋停云的腹部,轻声说道:“我就说嘛,做人啊,越简单,越快乐。”
“燕相马,你知不知道……你们燕氏将会被诛杀九族……”宋停云身边的智馕人物铁手书生周无名狠狠地盯着那站在远处的燕相马嘶声吼道。直到这个时候,他还想要让燕相马清醒过来,要让他认识到自己诛杀宋氏族人的严重后果。因为他心里清楚,想要依靠他们这几个人突围已经是不可能了。除非燕相马主动收手或者宋氏有强力人物赶过来相救。
李牧羊瞬间变得英明神武,杀气腾腾起来。
数十名身穿监察司制服的黑袍监察史将宋停云给围拢在中间,每一个人都浑身浴血,手里的明光剑正向下滴落出一颗两颗无数颗血珠。
燕相马挥了挥手,示意那些将宋停云团团围困的监察史们让开一条道路。
再厉害的高手,也难以全歼这成百上千的敌人。
宋停云胸膛起伏,剧烈的喘着粗气,眼神冷冽的盯着燕相马,指着那些监察史说道:“这些人都是生面孔。”
这一幕被宋孤独看在眼里,脸上露出惊骇的表情。
他脸上的肌肉抽搐,全身的汗毛紧紧的贴在身上,身上穿着的彩衣云越裹越紧,就像是要镶进李牧羊的皮肤深处似的。
“我江南城第一纨刳……真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啊。”
李牧羊的胸口被西门酌情的左手剑hetushu•com给刺中,身体被那强烈的剑气所逼倒飞而去。
“这彩云衣仿若活物……万物有灵,却不曾听说过衣物也有灵……难道这李牧羊当真是天神下凡不成?”宋孤独头发的白发更密,脸上的表情有着浓得化不开的忧郁。“不然的话,为何苍天如此厚赐?”
红雾缭绕,香气扑鼻。
宋停云扫视四周,说道:“今日难以突围,怕是要死在此地了……大家相识一场,你让我死个明白如何?这是我临死之前求你办的最后一件事情。”
燕相马看着那些监察史,笑着说道:“这些人都是我从偏远的军队从下层之中择中选优以及从楚氏嫡系飞羽军招揽而来……还有一些人是犯了重罪的要犯,原本应当是要拖出去斩了的,我重新给他们一次活命的机会,还给他们穿这么漂亮的衣服,他们做起事情来自然要尽心尽力。”
这些人悍不畏死,出手极度的凶残狠辣。正是因为他们的殊死搏斗,这才给宋停云身边的那些高手带来巨大的伤亡损失。
他主动朝着房间里的西门酌情冲了过去。
李牧羊的身体难受之极,全身的气机都已经被那剑阵锁死。
“我不想死不暝目。”宋停云眼睛血红,嘶声说道。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宋家玉树的光辉形象?
李牧羊被剑阵所困,而那剑阵里面充盈的剑气正在切割他的身体,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而李牧羊在倒飞之时,手里的桃花剑也终于找到了破绽,一剑划破了西门酌情那伸出来的右手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