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北冥钓鲲

第767章 梦回江南

心里存着这样的念头,李牧羊拼了命的去努力,去厮杀,去巧妙布局精心算计。
脚步踉呛,一败涂地。
陆行空脸色平静,但是因为李牧羊的激烈态度,语气里面还是不可避免的蕴含着一丝焦灼的味道。
来时如黑云,走时如疾风。
虽然他在自己刚刚出生的时候就把自己给抛弃了,不过那也是事出有因情有可原。
“计划是很早以前就制定的,那个时候先皇还只是帝国太子,楚氏皇族世世代代受宋氏遏制,政令难出,军令难行,先皇深以为恶,一心想要恢复楚氏皇族应有的尊严和地位。而且,宋氏不仅仅想要政权和军权,甚至连天下读书人的心也要抢了去,宋氏有‘帝国文库’的美誉,宋孤独被人称之为星空之眼……宋氏所言,皆是正义。宋氏所书,便是历史。天下读书人唯宋氏马首是瞻。天长日久,世人只知有宋,不知有楚。”
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李牧羊每天想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杀掉宋孤独,只有杀掉宋孤独,才能够替那个在自己心目中份量越来越重的老人报仇。
哗啦啦……
“我以为你会理解我做的一切。别人或许不能,你会。”陆行空沉声说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陆氏。”
“宋氏虽然没有夺权,却已经是帝国的影子君王。宋氏一方面在巩固自己的地位,一方面不停的在排除异已。自西风立国始,陆氏便一直执掌帝国军权。宋氏想要真正的谋反篡位,和-图-书便必须要从陆氏手里夺回军权……”
当然,也包括自己的生死以及情感。
就算他还是那个丑陋的黑炭,就算他还是那个废物少年,就算他每天要被人嘲讽一百遍……
“楚浔该死。”李牧羊沉声说道:“就算我不是陆氏族人,只要我有能力做这一切,我都不会让他活命。他活了,那些被他吸食人髓惨死的人又当如何?”
李牧羊脚步微顿,却没有回头:“还有什么事情吗?”
曾几何时,他觉得自己身负血海深仇,爷爷惨死,父亲重伤,就连原本和他八杆子打不着的陆氏豪族……后来才知道是自己的家族也被人给碾压铲除。
“至少,你不是……我也从来没想过将你当作牺牲品。你是我的孙儿,是我陆氏骨血。”
楚浔的脑袋被打爆了,失去了头颅的躯体看起来残缺又残忍。
终于,终于……
说完,便拉着还想说些什么的楚宁离开了。
“为了陆氏?那些逃难风城的陆氏族人不会相信,那些死于屠刀之手的人没办法相信……如果你当真为了陆氏,难道不应当是和家人亲友并肩站在一起,一起努力,一起去对抗所有即将到来的危险吗?如你这般,一个人诈死消失,却让无数人为了你殉葬,为你付出生命和家破人亡……这是为了陆氏?”
杀其人,灭其族,血债必须血偿。
李牧羊猛然转身,眼神如刀般的审视着陆行空,厉声喝道:“你以为我会理解m•hetushu•com你所的一切?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理解你所做的一切?谁给你的自信让你有这样的想法?我为什么要理解你?你诈死逃脱,你将陆氏推向险地,你让无数人因为你而惨死,让他们死在对手的屠刀之下……我为什么要理解你?”
看着这头龙,这头恶龙。
李牧羊突然间觉得有些无趣,那是一种深入骨髓里面的落莫。
大雾迷城,现场陷入了死一般的宁静。
可惜,在这深宫之中,高墙之内,谁人欣赏?
“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崔小心看看李牧羊,又看看陆行空,然后伸手牵住了楚宁的手,说道:“我们去旁边歇息。”
“道歉?还是解释?”李牧羊的嘴角浮现一抹微笑,这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微笑。轻松、惬意、难以名状的解脱。
“所以,我们都成了牺牲品?”
“多年布局,无数人的心血和牺牲……包括先皇的性命,陆氏无数战死的英杰和楚氏的千年血泪……难道这所有的一切,就可以付之流水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你们可以不用在意,但是作为你的爷爷,作为陆氏的家主……难道我可以不用考虑陆氏面临的危机,陆氏族人的生死以及……未来?”
说愤怒的话或者说原谅,都不符合李牧羊现在的心境。
李牧羊亲手杀死了楚浔。
李牧羊轻轻摇头,说道:“我被无数强者追杀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不是牺牲品吗?我被宋孤独打入八根幽冥和_图_书钉的时候,那一刻我不是牺牲品吗?我的父亲……你的亲生儿子替我挡下第九根幽冥钉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不是牺牲品吗?他不是牺牲品吗?那些一路护送着母亲和弟弟赶往风城的人,甚至包括我的母亲和弟弟……一路历尽坚险,难道那个时候他们不是牺牲品吗?”
转眼间,这西宫赏月苑也就只剩下李牧羊陆行空崔小心楚宁等寥寥数人了。
宋孤独自行仙解,宋氏一族在眼前覆灭,李牧羊却并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感,因为他发现……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血亲死,亲族灭,这得是多大的仇恨啊?这得用多么残忍的手段去报复才能解自己心头之恨啊?
此时此刻,他无比渴望那样的生活。
“所以说,宋陆两族从立国始便已经是生死之敌。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陆氏想要撼动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不做出牺牲,不做出长久的布局……怎么可能成功?”
“李牧羊……”惠王的眼神凌厉如刀,指着李牧羊嘶声吼道:“你是一头龙,你是一头龙啊……”
又转身看向陆行空,声音低沉,带着难以释怀的悲怆:“你要朕的半壁江山,朕给你。你就是要朕的整座江山,朕也给你……”
原本以为已经死了的人还活着,并且躲避在幕后操纵了这一切。
李牧羊只想安安静静的……回家。
“宋氏势大,把控朝堂和军队……上下下下全是他们的人,里里外外更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他们的人。不要论我http://m.hetushu.com们陆氏,就是西风皇族,也对他们策手无策。倘若我不行此险策,又怎能让他们放松警惕?又怎能将宋氏连根拔起?”
想回江南!
“你以为我为何要这半壁江山?你以为我为何要手握大权?我只是不想让陆氏再遭遇一次血洗,不想让我的子孙后代不用被人当作弃子随手抛弃……我死了,这所有的一切,最终不还是要托付给你。”
“牧羊……”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惠王躬下身体,抱起楚浔的尸体,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有好花没心情赏,有佳肴没时间尝,有知已不曾大喝一场,有父母双亲却孤独一人受尽这世间凄凉……
在他父亲西风惠王的面前。
他想接上父母妹妹,然后一家人回到江南小城,住在那个他熟悉的巷子里,有好吃的糕点,有熟悉的书店,有落日湖的景点……
直到这个时候,大家才不被他那英俊的人族五官所迷惑,不被他那出尘的仙人气质所蒙蔽,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这个长得祸国殃民的男子,他不是人族,他的体内藏着一头恶龙。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看着刚刚痛下杀手,连杀魔族十八魔将排名第四的无眼和以身侍魔的西风皇子楚浔的李牧羊。
李牧羊的视线看向墙角处的一棵鬼脸樱,那棵树有些年头了,和他们在江南城居住的那幢小院门口的鬼脸樱一样的粗壮。现在不是花期,但是枝叶茂盛。等到那花树如微笑着的鬼脸一样绽放开来时www.hetushu.com,定然会有着令人惊心动魄的妖娆艳美。
自己是相信他的。
李牧羊眼神哀痛,声音悲伤,沉声说道:“是不是……是不是在你们这些权谋家的眼里,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牺牲的?”
“李牧羊……”陆行空强行压下心中怒意,怒声喝道:“再完美的计策,终究会有疏漏之处……我没想到你会在那样的时间点回来,我没想到你会有那样的修为境界,我甚至没想过……”
楚浔死了!
“没想过我是一头龙?”
惠王瞳孔充血,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地上躺倒的尸体,嘶声说道:“好一个陆氏爷孙,好一个陆氏家族……一个要本王的半壁江山,一个当着本王的面亲手杀了本王的儿子。你们……眼里可还有我这个君上?你们可曾在意过我楚氏皇族?”
跟随在身边的数名供奉将军尾随其后,那更远处布防的飞羽军也在将领的喝令下四散分开,履行自己的职守之责。
于是,在这一片废墟当中,便只有这爷孙俩人独自相处了。
李牧羊想回家!
“我累了。”李牧羊摆了摆手,沉声说道:“我不管你为了什么,想要什么……这些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只想……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我要回江南。”
操纵着西风政局,也操纵着无数人的生死。
李牧羊这么想着的时候,便也同时这么做了,他转身朝着宫墙外面走去。
如此这般的尔谀我诈,垂死挣扎,到底是为谁辛苦为谁忙?
现在,他要和自己谈谈……谈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