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北冥钓鲲

第769章 抢了俩个

倘若不是婚礼上的那场大乱的话,宋氏的心神也不会一直聚集在他这边。李牧羊想要在宋氏老宅那边安安静静的杀掉宋孤独,怕不是一桩容易的事情。
“走吧。”李牧羊点了点头:“大不了园子置办的大一些。我有的是钱。”
“江南。”
这些老头子……怎么就没有一个简单的呢?一个个的心思都是九曲十八弯,绕得你头晕脑花不明不白一直等到事到临头才恍然大悟。
风城。清晨。
※※※
公输垣在心里苦笑不已,自己这贪吃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啊?早知道如此,就不溜回去买了这么多好号的以及换掉身上那件破破烂烂的衣服了……这样一来,反而被陆家这个小子给看出了不少的破绽。
李牧羊当真是被这些老头子们给坑惨了。
“决定了。”红袖无比肯定的点头。“现在拥有的一切恰好是我不愿意要的。”
知道隐瞒不过,公输垣倒也光棍,说道:“不错,我是去过一趟天都……怎么着?天都城我还不能去来着?”
公输垣只觉得身体鸡皮疙瘩乱掉,吼道:“陆天语,有事说事,千万别学你哥那一套……我怕。”
李牧羊又想起那个一脸平静自行仙解的老头儿,或许他在临死之时将孙女托付给自己的时候,便已经想到了这一层深意吧?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嘴里的死胖子是指我吧?”
杂草堆上面,露出一张贱兮兮的笑脸。
想到这里,公输垣特意挺了挺hetushu.com自己原本就很丰满的胸膛。
他又能怎么办呢?
他的身体在人群中间左冲右突,很快就消失在越发热闹繁华起来的风城大街上面。
“见是见着了……”
有亲人的地方,才能够称之为家。倘若父母家人不在,就只能称之为挡风遮雨的房子吧?
“然后我就回来了啊。”公输垣美滋滋的模样:“现在就站在你面前。”
李牧羊想着此时应当先去接上独居龙窟之中的宋晨曦一起去风城,还是先赶去风城接上父母家人返回江南定居,然后再转回来接上宋晨曦……毕竟,自己龙族的身份还是非常危险的,而龙窟却是一个极佳的藏身之所,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寻找到。
“我明白。所以我不怪你。”李牧羊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声音感伤的说道:“怪就怪我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怪就怪我相信我爷爷真的战死,怪就怪我主动将那些血海深仇背负在身,怪就怪……我把你们当成真正的朋友。”
他不愿意去思考这些问题,不愿意去思考那些死去的人,该死的或者原本不应该去死的……那些英勇的牺牲,那宁死不屈的忠诚,就这样被那个老人如此糟蹋亵渎……那个老人却又偏偏是自己的爷爷。
“我想跟随公子一起走。”
“公输大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陆天语的眼睛在公输垣的脸上身上扫来扫去的。“你回来的时候带了鬼樱酒和切片糕,还有马村烧http://www•hetushu•com鸡,宝锦珍家的衣服……证明你去的是天都,对不对?”
“……”
李牧羊沉默不语。
陆天语愣了一下,脸上瞬间铺满笑容,一脸亲溺的叫道:“公输大哥……”
陆天语指了指公输垣身上蓝色绸缎上面的一个宝字标记,说道:“这是宝锦珍家的衣服的独特符号……整个西风只有天都城才有宝锦珍家的店铺。”
“公子……”红袖眼眶微红,抬起头来看着李牧羊的背影,声音坚定的说道:“我亦是把公子当成朋友的。从那次公子舍命相救,红袖便将公子看作朋友。但凡公子有所差遣,红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是……主人没有说要告知公子,红袖也不敢泄露,怕误了主人的大事。”
“你师父怎么办?”
无仇一身轻!
“我去寻过公输大哥,恰好公输大哥不在……不过,你屋子里有喝光了的鬼樱酒酒壶,切片糕还有几份,至于马村烧鸡嘛……我去的时候,大概公输大哥刚刚离开,满屋子的烧鸡香味还没有消散……”
那她之前所做的一切,不都白白浪费了吗?
在他的记忆里,龙族就没有如此多的勾心斗角亲友相残……龙族是实力为尊,只要你实力足够强大,那么所有的龙都尊敬你。
“师父他老人家有自己的选择。”
李牧羊颇为诧异的看向红袖,那个老人正掌控西风朝局,他们师徒立下汗毛功劳,正是要论功行赏的时候,此番和*图*书却要跟随自己一起去江南?
“有没有见到我哥?”陆天语一脸急切的问道。
“怎么着?”公输垣一脸警惕的盯着陆天语:“你问这个做什么?”
人生第一次,李牧羊渴望自己是头龙。
“宋氏倒塌了?”
陆天语便将脸上的笑容收起来一些,仍然保持着笑呵呵的模样,说道:“公输大哥,你刚刚从外面回来?”
“他不仅抢了崔家的女了,还抢了宋家的……”说起这个,胖子公输垣就眼冒精光,一脸激动的模样,对着陆天语竖起了两根手指头,声音亢奋的说道:“哈哈哈,他抢了俩……”
“宋孤独死了。”
“消息?什么消息?”
“天都之大,竟然无自己容身之所。”李牧羊在心里发出由衷的感叹。
李牧羊猛然停步,站在一处天都樱下面,仰脸看着那微微绽放的粉红花蕾,轻声说道:“你要跟我走到什么时候?”
“是不是去了天都?”
“公子……”看到李牧羊眼神怪异的看向自己,红袖生怕他拒绝了自己的请求,低声说道:“红袖自小无父无母,是个孤儿,跟随师父他老人家长大……他老人家又在早年的时候受过陆老爷子的恩情,所以一生都追随陆老为其做事。我是师父的徒弟,也是师父唯一的亲人……师父在哪里,我自然也要跟着在哪里。”
“我……”公输垣面红耳赤,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带了那些东西?我带了什么东西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红袖对李www•hetushu•com牧羊此时的心情感同身受,沉吟片刻,出声问道:“公子要去哪里?”
当然,最后宋氏族人的疯狂追杀还是颇让他头痛。毁了他的百足飞虫不说,还差点儿把他也给做掉了……要不是躲避的太过狼狈,他有必要近乎光着屁股的跑回天都城买衣服吗?
公输垣刚刚出门,就发现屁股后面跟上了一个小尾巴。
“怎么了?”陆天语看着公输垣一脸为难的样子,说道:“见着还是没见着?这个都不能说?”
“可是,红袖怪自己。”红袖沉声说道:“我知道哪些人是暗线,哪些人是诱饵,哪些人是可以牺牲的……棋子。陈大富他们被杀的时候,红袖心里比谁都难受。可是……可是……我只能当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当作所有的事情都不可避免。”
“死了……”公输垣点了点头。虽然当时他的主战场并不在宋家老宅,但是,却也为李牧羊“击杀”宋孤独立下了巨大的功劳。因为,就是他驾驭着刚刚研究出来的百足飞虫潜伏在天都城下,又恰好在宋停云和崔小心的大婚当日发动攻击,直接将他们的婚礼给搅黄了,小院给挖塌了……
“然后呢?”
“公子……”一身红衣的红袖出现在李牧羊的身后。肤如白雪、面若银月,眼睛细长、睫毛弯弯,是一个十足的美人胚子。这是红袖的真实面目。红袖原本就是一个美人儿,只是因为长期以假面示人,总容易忘记她的这幅堪称祸水的容颜。
“那我哥抢了崔家的http://m•hetushu.com女子……是要准备和他成婚吗?”
“塌了……不仅仅是房子塌了,院子塌了,就是整个宋氏家族也全部都玩完了。”公输垣一脸骄傲的模样。
宋氏倒塌、族人尽屠,那些侥幸逃脱的幼小妇孺现在还不知所踪……
“如果你是来道歉的话,那些话就不要说了。”李牧羊沉声说道:“虽然你叫我一声公子,但是真正尽忠的主子是他,你为了他做事,为他隐藏真相……何错之有?”
“……”
“谢谢公子。”红袖笑颜逐开,激动的说道。
宋晨曦和崔小心不一样,可以真正的称之为“家毁人亡”,宋氏她是回不去了,亲人暂时也联系不着,只能由自己代为照顾了。
“决定了?放弃现有的一切?”
陆天语追了一路,当他发现目标人物消失之后,很是懊恼的一拳捶打在墙壁上,生气的吼道:“死胖子,又不知道溜里哪儿去了……”
“公子,红袖并不是有心想要隐瞒,只是……”红袖低下脑袋,低声说道:“身不由已。”
“你们在天都城到底发生了什么?外面传来的那些消息都是真实的?”
李牧羊转身,看着红袖羞愧自责的表情,轻声叹息,说道:“我都说了,这不怪你。”
“我去了哪里和你有什么关系?”
※※※
“现在陆老爷子大谋划成功,执掌西风权势,我再留下来也做不了什么事情……我愿意跟随公子,侍候左右。就算和公子一般在江南小城找一风景秀丽之所隐居安身,那也是一桩极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