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北冥钓鲲

第770章 否极泰来

“暂时俩个。以后说不准。”
明月得一不可,谁家可以同时升起两轮月亮?
“母亲,大哥应该不会有事……若是有事的话,消息不早就传回来了吗?父母现在掌控风城大军,更是往天都城派遣了无数细作……只要稍有消息,便会以蜂鸟传递回来。不会有失。现在没有消息传回来,那就证明大哥还安全着。”
“嫂子。”陆天语知道这样的消息才能够转移母亲的视线,能够让她从对大哥的担忧之中稍微的放松一些。这一段时间,眼见着的清瘦下去,眼窝深陷,再这样下去,怕是大哥还没有回来,母亲的身体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崔家的小心姐姐和宋家的晨曦姐姐……”
“俩个?”陆天语一脸呆滞的模样。心想,如果不是有求于他,自己早就一拳打过去了。你以为自己长得胖就不怕疼了?
“不可能。”陆天语立即就否定www.hetushu.com了公输垣的说法,说道:“千年以来,还从来没有哪个家族的男人能够同时娶得崔家和宋家的女子为妻,就是皇室也没有这样的先例……我哥……我哥他身份特殊,更不可能。”
“母亲……”陆天语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变成俩个了呢?”陆天语一脸迷惑,说道:“不是崔家那位小心小姐才是我嫂子吗?”
“嘿嘿,在你哥身上,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你想想,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到的?”公输垣不无得意的说道。心想,以前自己见到李牧羊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赶去星空学院读书的菜鸟。这才多长的时间,他就已经成长到……举世皆敌的大魔头人物。
“对。俩个。”公输垣无比认真的点头。
陆天语回家城主府,正在廊沿下等候的母亲公孙瑜对着他招了招手,问道:“天语,http://www.hetushu.com问出什么了吗?”
日日夜夜,时时刻刻,就没有一刹那是能够安心的。
时也?命也。想想就让人觉得心有荣焉。
可是,李牧羊和他说过,回去之后不要让人知道他曾去过天都,更不要让他的家人知道天都城发生的事情……
“大哥……”
“他抢了俩……”
“我肚子痛,先上趟厕所。”胖子的身体连续几个翻滚,就像是一只受惊的肥兔子,很快就消失在陆天语的眼帘。
“牧羊到底在天都经历了什么?为何不让我们知道呢?公输回来了,为何他还没有回来?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因为激动而声音变得尖细变形,再配上他肉乎乎的大饼脸和那幅故意瞪大眼睛而显得戏谑滑稽的表情,那模样……
“还有宋家那位晨曦小姐也是你嫂子。”公输垣斩钉截铁的说道。
“怎么?你不愿意?”公输http://www.hetushu.com垣斜瞅着陆天语,出声问道。
陆天语原本想说“我哥还是一个龙族”,那崔宋两家就更不可能把自己家的两个女孩儿给嫁给他了,更何况那可是崔小心和宋晨曦啊,被整个帝国称之为“明月”的耀眼人物。
公孙瑜点了点头,说道:“希望如此。”
在自己的孩子没有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面前,他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吃一顿美食睡一个好觉的。
“母亲,他遮遮掩掩的,没有一句实话。”陆天语有些气愤的说道。
“也是……那你告诉我,天都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宋氏突然间倒塌?为什么宋孤独那样的人物也会战死?为什么你回来了,我哥还没有回来?还有,为什么你回来了,还要故意向我们隐瞒曾去过天都的事实?”
他看着公输垣逃跑的方向,若有所思的想着:“天都城到底发生了什么?http://www.hetushu.com为什么……他避之如蛇蝎??”
“不是,我有什么不愿意的?就是……就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陆天语虽然年纪尚幼,但是因为久居天都,对天都的各种关系以及规则还算熟悉。知道想要娶崔宋两家的女子是多么的困难,即使现在崔宋两家失了势,难道就变得容易起来了?想来,想要将那两家的女子收进房里的天都权臣门阀豪强也不知道有多少。
陆天语认真的想了想,点头说道:“说的也是。”
“哎……”陆天语出声想喊,公输垣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又抢了……什么?”
“我回去……怎么跟母亲说啊?”
公输垣轻轻叹了口气,心想,陆天语果然长大了,自己故意隐藏行踪反而引起了他的怀疑。
还不得把自己给照死啊。
“嗯?”
儿行千里母担忧。公孙瑜知道李牧羊的身份,也知道他此番出去要做的是什么事情。
“大哥http://www.hetushu.com怎么了?”
他想隐瞒天都城发生的那些恶心事?还是说……他也没有想好怎么和父母家人解释?
顿了顿,出声问道:“所以,我会有两个嫂子?”
要知道,他能够一路斩妖除魔做掉无数伏击的杀手刺客们赶到星空学院,那可是因为自己的保驾护航。以后若是李牧羊入了史书,那自己可是也会有浓墨重彩的一笔。
李牧羊在外面危险重重,她们这些人在风城也同样的心力憔悴。
“……”
“你什么?”
“你别管,让你哥自己说吧。”公输垣在旁边帮忙出主意。“又不是你要娶媳妇了,你着急什么?”
很欠揍!
“还有孔雀王朝的千度公主……这可如何是好?”虽然嘴上说着“如何是好”的话,但是公孙瑜却眼眶泛红,喜极而泣,说道:“难道说这就是否极泰来……你哥哥他终于得到神明庇护了?”
“他在天都……好像又给我抢了两个嫂子……”
“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