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北冥钓鲲

第802章 幕后真凶

他虽然用的是千度的身体,但是他并不是千度。
彩鸟畏惧龙威,不敢靠近。
邪月祭司眼里闪过一抹疑惑,若有所思的打量着白龙,好像是在用眼神将它庞大的身体进行解剖。
轰……
白龙仰起头颅,张开大嘴,对着高空喷射出龙息。
邪月祭司的身体消失在这夜空之中,沉声说道:“这一剑名为《相见欢》!”
嚓……
对待这样一个对手,李牧羊不肯有丝毫松懈。
“那便试试。”
“确实如你所说,你被领主留守镇国,但是你不甘心……你知道,这是万年难遇的建功立业的时候。倘若这一次深渊入侵成功,你们整个族群都可以迁移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可以拥有星空之下的整个神州……那些征服者的名字就会被世世代代永远铭记……”
深渊之地,终日不见天色。那里面的魔族想要生存,想要在有限的资源下过活,便得激烈竞争,便得同类相残。
心有不甘,返身一剑。
一剑落空,邪月祭司驱逐着脚下的彩鸟朝着白龙飞去。
长剑的剑刃对准巨龙透头颅,然后狠狠地刺穿下去。
嘶啦……
“杀了他们,他们对你赶尽杀绝……”
孔雀坐骑一分为二,鲜血朝着地面喷溅而去。
“自不量力。”邪月祭司拔出腰间长剑,一剑劈斩而来,九天之上有天雷呼应。
头上的白羽被风吹走,身上的白袍被风撕裂。
天雷如巨剑,朝着白龙庞大的身躯斩了过去。
白龙翻滚腾挪,想要将那和*图*书头顶之上的恶魔给甩飞出去。
像是邪月这般能够炼化黑暗之力为已所用,并且成为恶魔之族的三大祭司之一,而且是实力最为强大的大祭司,就连深渊领主都要忌惮他的存在,这样的一个人……渣,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
“不知道。”李牧羊声音冰冷,怒声说道。刚才邪月祭司站在他头顶的时候,他不是没有反击的机会,他不是没有将他碾灭成灰的手段,可是,他用的是千度的身体……他毁灭的可是千度啊。
黑云翻滚,狂风呼啸。
这一剑之威,眼看着是要见那白龙给一分为二。
“你以为你能阻止我?万年以前不能,现在更不能。”
所以,这也是为何高等阶的龙族都愿意化作人形去修行绝技的原因。只有这样,才能够再攀武道巅峰,打破身体桎梧,成为真正的神族。
邪月祭司是修行高手,是一个恐怖的对手。这样的人很擅长发展对手的破绽,只要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就能够被他们斩落剑下。
嗖……
龙族虽然体形庞大,而且有着坚硬的鳞甲和结实的肌肉,又有行云之能,御水之技,但是在一些细微的操作上面远不及人族来的灵活多变。
可惜,无论它如何努力,邪月祭司都像是他身体的一部份,抓着他的龙角死死不放。
“你知道的……好像比我预想的更多一些……”
可是,白龙停顿在半空之中,邪月祭司的身前,并没有听从命令对津州百姓赶尽杀绝www•hetushu.com的意思。
“知道我这一剑叫什么名字吗?”邪月祭司手持长剑,站在高空之上,看着化作人形脱离战团的李牧羊说道。
现在这具身体的实力非常强大,而且各种稀奇古怪的功法让人防不胜防。阴险,狠辣,出其不意。
“噬心咒!”白龙口吐人言,那是李牧羊的声音。“邪月大祭祀的《噬心咒》果然名不虚传,就连我都差点儿被你所惑,成为杀人傀儡……”
邪月祭司身影如电,瞬间飞至到了那白龙的头顶,稳稳的站在了那脑门之上。
“所以,你躲在暗处,或者人群之中,对神州九国的统治者使用了《噬心咒》……你激发了他们心底对龙族的畏惧和恨意,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的对着精疲力尽损失惨重的龙族出手……所以,才有了第一次屠龙大战,才有了龙族的近乎灭族……你才是屠龙之战的罪愧祸首。”
邪月祭司愤怒之极,脚尖在鸟背之上一点,人便高高的腾空而起,朝着白龙的上空飞了过去。
“所以,我以龙族为敌人,悟出了这《斩龙》之剑。”
※※※
白色的巨龙不见了,手里握着的龙角消失了,就连那已经插进深处的头颅也无影无踪……
邪月祭司一手抓龙角,另外一只手握着长剑。
李牧羊对千度的招式功法都非常熟悉,知道她的实力只是中上之境,与自己远远不如。
“我是龙族。我的身体里曾经居住过一头龙……”白龙的声音低沉,每一个字和图书都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一般。“但是,我更是人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不允许你滥杀无辜,我不允许你拿这些无辜者的鲜血作踏板去成全自己的野心。”
“可惜啊,可惜……就算留下那一缕冤魂又如何?这天地,早就不是龙族掌控的天地,这神州,也不是你们龙族所主宰的神州……龙族落魄如丧家之犬,万年唾弃,人人见而屠之……不错,这一切都是我一手操纵的。”
“可是,你没想到的是,龙王重伤领主之后,深渊族如洪水般泄去,那个时候你拯救不及回天无力……你心知龙族才是你们深渊族最强大的敌人,倘若龙族不除,你们深渊族便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占据这块肥沃的土地……你知道人族统治者对龙族又惧又怕,还有隐藏在心底的仇恨……”
一剑落空。
“你还想撒谎?”白龙咆哮出声:“你不是对我使用,而是对那些人族统治者使用了《噬心咒》……”
危急时刻,李牧羊幻化成人形,避开了邪月祭司那致命一击。
邪月祭司的双手疾快无比的变幻各种各样的繁琐法诀,一团又一团的黑雾朝着白龙笼罩而去,白龙的瞳孔越来越红,仿若血水荡漾。
“这对任何一个修行者而言都是巨大的诱惑,谁不想与天地同寿,谁不愿与日月星辰一般不朽……你在深渊大军入侵之时便也悄然赶到了怒江,却并没有着急出手。你想等到魔族领主不敌龙族,深渊面临劫难的时候挺身而出…www.hetushu.com…那个时候,你便是深渊族的救世主,是所有族人的英雄……”
“不过如此。”李牧羊出声嘲讽。“倘若想用这样的招式来斩龙的话,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白龙咆哮一声,拖动着长长的尾巴轰隆隆的朝着邪月祭司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看来你的记性不太好。我说过,万年之前的屠龙之战,我被领主留国镇守,预感到战势不妙才赶到怒江,那个时候领主已经被你体内的那头黑龙击伤,深渊族溃败逃窜……我心知回天无力,便悄悄隐藏在人族,几时对你使用过《噬心咒》?”
“刚才那一剑,叫做《蝶恋花》。蜻蜓点水,只是想要点出你的人形。”邪月祭司嘴角浮现倨傲的笑意,说道:“毕竟,龙族虽然身体强悍,但是,只有真正的恢复成人型时才能够将自己的实力发挥极致。同时证明,那个时候的龙族被情势所迫,不得不使出终极形态。你再试试我第二剑。”
“人族和龙族怎么能团结呢?我只有借助人族的手将你们给屠杀掉,方能解除我心头的一大隐患……只是,没想到的是,人族对你们龙族恨意如此深沉,当我将他们隐藏在灵魂深处的恨意给激发出来时,他们所做的事情……就连我这个被你们称之为‘恶魔之族’的恶魔都深感震惊……”
天雷巨剑遭遇龙息吞噬,瞬间便在高空之上消失不见踪迹。
李牧羊确实感觉到了压力。
“知道。”白龙出声说道:“因为万年之前的深渊入侵和-图-书,你就已经使用过一次……”
“杀了他们,他们屠杀了你的同胞……”
吼……
“你知道《噬心咒》?”邪月大祭司表情惊诧,出声问道。
“斩龙。”邪月祭司出声说道。“以前在深渊的时候,我使的是《灭天剑》。天地最大,所以我要灭天。灭了天,我便成了这世间最大之人。后来,我进入人族世界之后,《灭天剑》的招式倒是忘记的干净,却在这数万年的寂寥数月中悟出了这《斩龙》剑。我见识过那头黑龙的强大,在我眼里,人族根本就不堪一击,只有那贵为半神之族的龙族才是我真正的对手。”
“李牧羊,你和当年的我一样,既然回天无力,那便听之任之……牺牲几个无用的人族算什么?只要孔雀王朝统一九国,那我便会成为神州共主……那个时候,我为你龙族正名,封你为我深渊国师……”
那些能够活下来的都是强者,那些能够被强者称之为强者的都是枭雄。
“哈哈哈……”邪月祭司狂笑出声,指着白龙说道:“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你体内的那头黑龙想了数万年都没有想明白的事情,没想到却被你这个毛头小子给想清楚了。他一定很意外,为何如此畏惧他们的人族会突然间向龙族举起了屠刀……不甘、愤怒、被背叛的屈辱日日夜夜的吞噬着它,让它生不如死。所以,他想报复,想要报人族的灭族之仇。只有毁灭掉整个人族,方能解他心头之恨……”
“杀了他们……去吧,杀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