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北冥钓鲲

第809章 言不由衷

嗖……
陆契机神情黯然,说道:“有。”
陆契机脸色难堪,出声说道:“孔雀王朝和黑炎帝国突然间向七国用兵,九国正处于惨烈厮杀的激战状态,可用之人全都加入战争,即便是一些星空强者还没有轻易出手,也被各国皇室给深藏起来,关键时刻用以保命……院长正四处联络,想来九国皇室总要给学院一些面子。”
“什么天生的祥瑞……我和他是不死不休的敌人……”
虽然说凤凰之族是人类母族,可是,在权力斗争的过程当中……父子相残,兄弟阎墙的事情还少吗?
“我只是……觉得他变了。”
“能够让不死族的凤凰喊一声姥姥,实在是一桩值得骄傲的事情。这一回,老身方才觉得这阴阳界没有白守……”
“你喜欢他。”
她知道老妪所说的是实话,可是……她也无可奈何。总不能用刀剑逼着九国皇室派人前来守护结界吧?怕是到时候他们不会派人过来和图书,反而会集结高手把自己也给灭了。
“不过,应当争取的就去争取,以你的性子,倒不是婆婆妈妈没有胆子……你是人族之母,高高在上的神族,配他那头小龙是绰绰有余了。他有什么不满意的?”
听了老妪的话,陆契机久久沉默,沉沉叹息。
老妪看着陆契机的表情,说道:“看来,他做了一些让你很不喜欢的事情……怎么?不愿意给我这个老太婆讲讲?老婆子好多年没有走出怒江,对外面世界发生的事情还真是有些好奇。”
“嗯?”老妪的嘴角再次浮现出笑意,很浅很淡,不敢被陆契机看到。“那头小龙陪在孔雀王朝公主的身边,所以,你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我们为了人族尽心尽力,结果人族他们自己不争气。正如你刚才所说,就算他们看在太叔永生和断山的面子上来了,也不过是敷衍了事……敷衍得了自己人,能够敷衍得了对面m.hetushu.com那些恶魔?你看看那阴阳界石,随时都有可能被他们打破。在此危急关头,倘若整个人族不能够放下战争,同气连枝,怕是很快就会有浩劫降临……”
“给学院面子,却没有一人前来守界?”老妪冷笑连连。“这些人私心甚重,只在意自己眼前的利益得失,诸不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倘若这阴阳界石破掉,神州之地被那深渊之族给占领,他们哪里还有生路?”
“他陪在孔雀王朝的公主身边……”
“不过,喜欢这种事情是藏不住的。你若当真喜欢那头小龙,索性告诉他便是了。有些男人啊,他们就是喜欢装糊涂。明明心里什么都知道,你不说,他便和你打马虎眼。装着装着,女人就老了……”老妪不知道想些什么,脸上的笑容逐渐敛去,眼里的神彩也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深入骨髓的失望和寂寥。
“姥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生气是和-图-书因为……觉得他最近做的一些事情有些出格。”
“他们……出了很多苛刻军法,动辄饿杀俘虏,攻城之时,手段更是激烈残忍……这和他一向的性子不符。所以,我担心……”
她不是一个擅长安慰别人的人,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后,自己都说的越来越是心虚,声音也就越来越小了。
“嗯?”
“是啊。”陆契机点了点头,说道:“所以,眼不见为净。他在外界征战九国,我便在这怒江江底陪姥姥守界。”
“我没事。”老妪摆了摆手,勉强自己坐直了身体,嘶声说道:“只是这些年来殚精力竭,年纪大了,怕是油灯耗尽,力不从心……刚才听到那边战锤声声,心急如焚,所以……”
“我现在很讨厌他,看到他就生气……”
“那头小龙,可有动静?”
“姥姥……”
老妪看了陆契机一眼,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因为这笑容牵扯,那脸上的皱纹便更加深刻了,就和_图_书像是一刀一刀被刻上去的年轮。
“我就是听了你的事情之后心有所感,随口那么一说……老婆子年纪大了,哪懂你们年轻人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
“也不是不喜欢……我从来都不曾喜欢过他。就是……好端端的半神之族,为何要掺和进这九国之战?还像是一个将军似的替孔雀王朝的小公主攻城拔寨,甘做人梯。如此行径,还有没有将自己视作龙族?难道他不知道,他越是帮助孔雀王朝征战它国,这场战事就越是惨烈,短时间内就休想结束……这阴阳界怎么办?这深渊族怎么办?”
“变得让你不喜欢了?”
“傻丫头,你们一龙一凤,原本就是天生的祥瑞……只是啊,那头小龙却偏偏总是喜欢人族,你的心里有些怨念也是理所应当……”
“……”
“你喜欢他,他却终日守护在那个孔雀王朝小公主的身边……唉,又和数万年前龙族的那位王者一般,更神奇的是,他们喜欢的还都是和_图_书赢氏女子。难道说,这赢氏女子就是龙族的克星不成?龙族见到了就走不动道了?”
一团紫红色的火焰落在了怒江江底,陆契机从那火焰之中跳出来,快步冲上去搀扶着老妪,关切问道:“你怎么样?”
老妪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只是小伤,并无大碍,出声问道:“你怎么来了?只有你一人过来?”
“至少,九国皇室都很在意学院的立场,倘若星空学院站在了孔雀王朝或者七国一方,便能够影响无数星空学子在大战之时的阵营选择。无论如何,他们都会派人前来勘察支援……姥姥莫急。”陆契机轻声说道。
“……”
“言之有理。所以……你吃醋了?”
“言不由衷!”
“这便是战争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战争上求仁慈,寻宽恕,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千度侧过脸去,不愿意和老妪的眼神对视。对方的称赞让她有种羞涩不知所措的感觉。
“……”
“吃醋?我为什么要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