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北冥钓鲲

第812章 铁骨铮铮

“最好再来一壶烈酒。听说孔雀王朝的神仙醉不错,孔雀王远征,身边自然不缺少这等美酒吧……送来一壶,给本公子暖暖身子。”燕相马大大咧咧的吆喝着说道。
“那若是寻不到呢?”
孔雀王脸带笑意,眼神却在燕相马的身上上下审视着,说道:“再给燕将军送上两壶神仙醉。”
“呵……”烈酒入喉,燕相马长长的舒了口气,一脸幸福的说道:“有烤鸡,有烈酒,给个神仙都不换……”
“原来如此……”燕相马一幅若有所思的模样,说道:“难怪孔雀王一定要生擒我燕相马……不过,现在看来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吧?”
“千度生死未知,陛下让人此时去捉拿李牧羊的家人……倘若千度还活着呢?倘若千度现在仍然在李牧羊的手里呢?陛下此时用他的家人去激怒李牧羊,实在是不智,更与千度无益……”
赢伯言看了一眼慕容铁马,说道:“你率领铁血营亲自去搜寻公主下落,活要见人,死……若是公主不在了,你们……就转道江南杀http://m.hetushu.com尽那恶龙身边所有的人。赶尽杀绝,鸡犬不留。”
“陛下,万万不可!”赢无欲极力劝阻。“切莫在此时行使极端之事。”
燕相马也不客气,撕下一只烤鸡腿就大口的吃了起来。自从三日前被孔雀军俘虏,他这几日每顿只有一小碗稀粥,饿得头晕眼花,前胸贴后背。现在闻到肉味,自然要大快朵颐一番。
“极端之事?”听到赢无欲劝说的话,赢伯言心中火气更盛。眼睛血红,俊雅的表情略显狰狞,狠声说道:“那头恶龙……他当着数十万人的面伤了我的女儿,现在……千度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让人去寻他的家人报复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二叔觉得我行事极端,难道就不觉得恶龙行事恶劣?倘若千度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是……把他们九族全给诛了,也难解我心头之恨……慕容铁马,你还站在哪里干什么?还不速去拿人。不是说那头恶龙最在意亲情嘛,我要你把那头恶龙的家人悉数拿来,带到朕和_图_书的面前……我要一颗颗的砍下他们的脑袋。”
“来人,给燕将军上烤鸡。”一个清朗的声音突然间传了过来。
※※※
“鸡翅膀总有吧?来两个鸡翅膀……肘子也行,行军在外,我也不是不可以将就的人……”
“喂,你们听到我说话没有?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江南城第一纨侉燕相马,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做不出来的,你们得罪了我,小心我让人打折你们的双腿挖了你们的眼睛……”
燕相马抬起头来,就看到一个身穿紫袍的中年男人大步朝着他的狱房走来。
“我说过,我要亲手砍下你的脑袋。”孔雀王冷声说道:“自你抢了我军的粮草,杀了我的将军之后,我便决定要亲手杀你。”
“还是说,孔雀王爱才惜才,突然间想要招揽本将军了?我可告诉你,我燕相马铁骨铮铮,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你让人出去打听打听,便知晓我在西风帝国的身份地位……没有一个王侯或者国公的身份,我是绝对不可能投降你们孔雀王朝的…和*图*书…”
烤鸡香气四溢,满嘴油水。确实满足了他刚才所提出来的对烤鸡的“苛刻”要求。
燕相马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就算是要砍头,也要让人吃一顿饱饭啊……”
赢无欲收回视线,仰脸看向昏暗的天色,沉声说道:“是时候去见一见那个小子了……”
“倘若我们主动寻不到,那也有寻不到的办法……”赢无欲出声说道:“从以往种种行事来看,那头小龙最重亲情,也最重友情……我们不是捉了一个叫燕相马的?据说那头小龙和燕相马交情甚厚,当时在昆仑神宫里面,与千度舍命挡在小龙身前,不惜与家族决裂,与父子断绝的便是此子……”
龙行虎步,不怒而威。
“是,陛下。”慕容铁马躬身行礼,转身离开。
“本公子是你们孔雀王请来的贵客,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整天给本公子吃粥,你们这是打发乞丐呢……”
又为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神仙醉,等到嘴里的鸡肉咀嚼干净,然后大口将神仙醉饮尽。
“二叔所和_图_书言甚是。倘若他来了,那便用燕相马的命来换我女儿的性命。若是不来,就先将那燕相马给砍了解朕心头之恨。”赢伯言冷笑出声,说道:“来人,传令四方,西风前锋燕相马落在我军手里,七日之后……不,三日之后当众斩首。”
“……”
“反正都是个死,能死在这么好的酒上面……死也甘心。”燕相马笑呵呵的说道:“再说,孔雀王当真想要杀我,直接在米粥里下毒就好了。用得着送我神仙醉?孔雀王不想让我死,若是让我死的话,也不会亲自过来看我了。”
“难道说,我们就只能束手就擒?我的女儿被那头恶龙带走了,我却什么事情都做不出来?”
燕相马对着外面的几名守卫招了招手,一脸谄媚的模样,出声说道:“要不,咱们打个商量,你们去给我搞一只烤鸡进来,我把身上的这块玉佩给你们。我可告诉你们,本公子的这块玉佩是张家的传家之宝,价值连城……现在机会来了,一只烤鸡就能换,改变你们人生的机会到来了……”
无论燕相马http://www.hetushu.com是威逼还是利诱,监狱里面守护的这些士兵一言不发,就连一个眼神交流都没有,完全将他视作疯痴一般。
“是。”身边的内侍答应着说道。
“……”
“二叔的意思是……我们以那燕相马为饵,诱使那李牧羊主动现身?”
“不错。”赢无欲点了点头,说道:“除非那小龙并不像外界所传的那般情深意重,重视亲友。不然的话,他是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挚友受害的。”
“……”
“……”
“你不怕酒水有毒?”赢伯言站在狱房外面,看着一脸陶醉模样的燕相马问道。
燕相马是头一回见到此人,但是,只是一眼,便已经猜测出此人的身份。
“是。”身边内侍答应一声,立即出外操办。
很快的,烤鸡和神仙醉俱送到燕相马身边。
“有没有烤鸡?我要热乎的,刚刚烤出来外面还流着金黄色油水的烤鸡……”
“至关紧要的是多派人手,四处搜索打探李牧羊和千度的下落。只要能够找到他们的行踪,方才有各种手段可以施展。是打是谈,也好迅速立下章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