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北冥钓鲲

第813章 性命交换

燕相马大口的撕咬着鸡腿肉,说道:“孔雀王如此厚爱,相马就怕承受不起啊。”
“什么事情?”
赢伯言手指头一弹,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便扑打着翅膀飞翔到了燕相马的面前。
“恶龙凶险,而且修为不凡,我是想先取得他的信任,然后给他一个突然袭击……你不懂……”
“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过我赢伯言。昆仑神宫里面舍身相救,不惜与家族父子决裂,这不是一个仇人能够干出来的事情吧?”
“李牧羊,你这个混蛋……”燕相马躺倒在草丛上面,狠声骂道:“要不是看在你有一个可爱妹妹的份上,真是不愿意和你做朋友啊。你看看你招惹的都是些什么人物……连自己的女人都拐,你还是个龙吗?”
“原本是应当要用刑的。”燕相马出声说道:“正如孔雀王刚才所言的那般,我抢了你们的粮草,杀了你们的将军,死在我燕相马手上的孔雀士兵更是不计其数……你hetushu.com们不仅仅没有砍了我的脑袋,对我严刑拷打,高高在上的孔雀王亲自下狱看望,还送我烤鸡和神仙醉……所以,你们所图甚大。至少,是比我这条小命更加重要的事情。”
“李牧羊。”
“那头恶龙人人得而诛之,我与他不熟……若是寻到机会,自然不会放过……”燕相马一边用力的咀嚼着烤鸡,一边义正言辞的对着孔雀王赢伯言说道。
“便用这只梦蝶与他传言,告诉他,倘若他不能在三日之内带回我的女儿千度……你便只有死路一条,还有他的家人,也全部都休想活命。”
赢伯言深深看了燕相马一眼,转身朝着监牢外面走去。
“哦,你这是在指责本王没有对你用刑?”
那个女孩子总是那般的开心,笑起来是那般的灿烂,自己这样一个粗鄙的男人……真是与她天生一对啊。
“燕相马……”赢伯言厉声喝道,打断了燕相马的胡言乱语,和图书沉声说道:“李牧羊带走了朕的女儿赢千度,而我……而你却落在了朕的手里。倘若李牧羊乖乖将千度还回来,你自然也安然无事。倘若千度有个三长两短,或者李牧羊完全不顾及你的死活……三日之后,便是你的死期。”
燕相马啃完一只大鸡腿,又喝了一杯神仙醉,把手指头伸进嘴巴里将上面的油水给舔个干净,看着面前飞舞的那只梦蝶陷入了沉思状态。
“我明白了。”燕相马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难怪你觉得我的命比我想象的还要值钱,因为你想用我的命去换孔雀王朝长公主赢千度的命,长公主的命自然是娇贵的……不过,你确定李牧羊会与你交换?你就这么肯定……我在他心目中有如何重要的地位?我可不是很有信心。”
良久,才轻轻叹息,对着梦蝶说道:“我喜欢你,却不知道你在哪里……虽然你上次拒绝了我,但是若还有机会,我希望能再当面被你http://m.hetushu.com拒绝一次。或许……我得不到你,至少我看到了你。”
“总要试一试才是……”赢伯言冷声说道。“我正派人四处搜索李牧羊的下落,倘若你能与他联系……”
“你是真聪明。”孔雀王赢伯言轻轻叹息,看着燕相马说道:“你猜的不错,我现在不准备杀你了……至少现在不准备杀你。”
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发现话到嘴边却张嘴难言。
燕相马一脸呆滞,就连嘴里咀嚼鸡腿的动作都停顿下来,抬起头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孔雀王赢伯言,说道:“我就是随便说说……你真的要答应啊?”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燕相马笑着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那也要看是什么马了。譬如那火云马和麒麟马,怕是你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它就已经追到前面去了吧?还有那泼出去的水就更容易收了,我自己就知道有三十七种把泼出去的水收回来的神功……对于孔雀王而言,那就更hetushu•com是小菜一碟吧?”
“也不是不愿意……就是你还没打我我自己就降了,这显得太没骨气了不是?这件事情要是传了出去,我江南城第一纨侉子弟燕相马还有脸出去见人?心中还有喜欢的姑娘,倘若那姑娘知道了我做了这样的事情,怕是要避而远之了吧?”燕相马喝了口酒,一脸认真的说道。
孔雀王的脸色就变得难堪起来,盯着燕相马说道:“你不愿降?”
孔雀王赢伯言率领着一众护卫离开,监牢里面再一次恢复了之前死一般的安静。
“可惜,她怎么就不喜欢自己呢?没道理啊。自己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难道说,上次的告白词不够深情?对了,一定是这样……”
赢无欲眼神若有所思地看着“铁骨铮铮”的燕相马,说道:“倘若我给你国公王侯的地位,你当真降我?”
他想表达的情感太重太重,又怕惊扰了女孩子的心境。
“那么,你想要我这条小命http://www.hetushu.com来做什么呢?逼迫他们打开洛城城门?怕是要让孔雀王失望了。倘若守城将领当真在意我燕相马的生死,就不会派遣我这个先锋官在城外四处骚扰孔雀军了……谁不知道这很容易走向绝径?”
他想说的话太多太多,这一刻却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是。”狱中守卫纷纷跪送。
“你也太小看我赢伯言了。朕若要洛城,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待到时机成熟,洛城举手投足间便可取下。”赢伯言一脸骄傲的说道。“我留着你,是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我这条命,比你所想的还要更加重要一些。”
“怎么?自己又想要反悔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自然是不可能再收回来的。”
燕相马挥了挥手,那只梦蝶便飘然而去。
“看好他,别让他跑了,更别让他死了。”
“我试试吧。他来不来我就不知道了。”燕相马云淡风轻的说道:“这神仙醉果然是好酒啊。要不要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