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庶女·明兰传

作者:关心则乱
庶女·明兰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97回 事定

明兰脸上微露尴尬,这次她决心尽数说实话,便微红着脸道:“……一开始,有些暗暗得意,居然有人这么用心打我主意,后来,越想越觉着气愤,恨不能抽他一嘴巴……,再后来,我又觉着发愁,这人这么……厉害,可该怎么办呀?”
老太太睁开眼睛,扫了扫明兰的面庞,轻声问道:“明丫儿,顾廷烨与你将一切说开时,你是怎么想的?”
她显然并不想与我多说什么,所以我无论说什么,她都一概配合。
应该说,她的举止十分得体,言语清楚,问答明确,一点也没有一般闺阁女子的羞怯畏缩,与适才见齐衡时的怯懦自私截然不同,既替余家大小姐圆了场面,又缓了我的怒气。
袁文绍也笑道:“谁说不是!有个老婆做同伙,滋味着实不错!”
……然后,她请我救她的丫鬟们,我叹气着闭了闭眼睛。
袁文绍素来知道华兰能耐,便长长吁了口气,华兰见状,神色一沉,颇有愧色道:“都是我娘家不好,好好的一桩亲事,偏叫弄成这样;倒叫你担上干系。”
好容易救起了她的一干丫鬟仆妇,还没等我去报功,就隔门听见她在说我坏话,我叫彭家涮了,她居然还说‘情有可原’?!随后,她还提议叫我娶了曼娘得了?!我坚定的表示曼娘已经不可取了,她竟然还暗暗丢了两个嘲讽的小白眼给我?!
袁文绍嘴里含着茶水,缓缓点头。
“你瞧着今日事如何?”袁文绍搂着妻子轻道。
老太太如何不明白明兰的小孩子心事,不由得叹气道:“你怎么这么糊涂呀!”
常嬷嬷气呼呼了半天,才道:“老婆子不懂什么大道理,嘴也笨,说不明白;可却有一双眼睛,她若是个好的,就不会撺掇你胡来;你瞧瞧你,自打被她缠上了有过什么好事没有!如今还离了侯府,漂泊在外,都是她害的!”
明兰哭红了鼻头,连连点头,不是我军太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了,居然搞偷袭?!
“估计不会。”袁文绍放开华兰,端过茶碗来再呷了一口,眉头松松的舒展,微笑着:“本来我也有些担忧,不过……呵呵,今日看来,此事无虞;顾二郎离去时,我瞧着他心绪极好,连连嘱托我尽快行事,最好年内就能过文定之礼,开年便办亲事。”
京城南郊,一处田园民宅,我洗去一身尘埃,卸下半年疲惫,躺进床榻里,年迈的常嬷嬷捧着汤婆子为我烫热被褥,我倒在炕上听她絮絮的唠叨,软软的苏南腔子,啰啰嗦嗦的关心,我好像回到了小时候,母亲还没有去世时。
绮年公子,玉样容貌,一脸的倾慕爱恋,满口的甜言蜜语,十个女孩中怕有九个抵挡不住,粉面绯红的互诉衷肠一番;剩下一个大约会板脸佯怒。
这小丫头是个乌鸦嘴,后来,而她所说的话就被一一印证。
我追问:“总得有个说法罢。”
老太太缓缓向后靠去,微微阖上眼睛,屋里只听见明兰有一声没一声的抽泣,地上福寿纹路的紫铜火炉里,发出轻微的hetushu.com哔啵炭火燃烧声。
其实明兰也不糊涂,她掩饰的很好,从未有人发现她和顾廷烨的干系。
“有什么好说的?!”老太太一眼瞪过来,斥道,“这事我去说,你不用出面!贺家的人,除了我那老妹妹,其余人你最好见都不要再见了!……哼!如今好叫他们放开手脚去接济亲戚罢,这会儿可没人拦着他们做好人了!难不成你还非他贺家不成了,如今便叫众人都知道,盛家的姑娘不愁嫁,有的是人惦记!”
江湖子弟少年老,午夜梦回,倒常常想起那个扔泥巴的小丫头。
似乎……是个有胆识的女子。
真相当然不是这样,但华兰却只能这样轻轻遮过。
没过多少日子,我远走他乡,然后,老父亡故,嫣红猝死,我再也不愿听曼娘的哭求辩解,独自一人漂泊南北;我识得了许多人,有贩夫走卒,有江湖豪客,也有倒霉受冷落的贵胄王爷,被欺侮,被轻蔑,知道什么叫人情冷暖,什么叫世态炎凉,被狠狠摔落到地上,还得撑着脊骨站起来。
老太太思绪万千,又心疼明兰,忍不住把女孩从地上拉起来,搂到身边轻轻拍着,叹道:“……也不能怪你,谁知那姓顾的心机这般深沉!”
……
明兰小脸哭的通红:“我,我怕祖母又责骂……也怕祖母为明兰担心……”
说句大实话,找个厉害老公,往往是利弊各半的,当他枪口对外时,天下太平,当他枪口对内时,怕要血流成河。
床帐内,我静静躺着,身体疲惫,脑袋却活泛的厉害,决心细数一下她的坏处来:首先,她是个骗子,口是心非,表里不一,最会装模作样;其次,她在大江上敢和水贼别苗头,实实在在的有勇无谋;还有,她是个庶女,我是要娶嫡女的;
明兰咽下口水,看着老太太骄傲凌厉的神气,微微惊讶后便了然:老太太骨子里其实是十分骄傲的人,也许……她早就不耐烦贺家的一连串状况了,不过也是强自忍耐罢了。
袁文绍从炕几上端起一杯新茶,缓缓啜了一口,他刚过而立之年,蓄了短短的髭须,他本就脸型方正,这般瞧着更加稳重威严,活脱脱快四十岁的大叔模样,华兰看了丈夫两眼,心里颇怀念刚新婚时的白面郎君。
“不然还能怎样?”老太太神色凌厉,嘴角却带着一抹自嘲,冷笑了几声:“人家都算计多少日子了,心机深重,步步为营,一路逼到门口了,如今还能有什么法子?!说出去,都道是盛家占了多大的便宜呢!罢了,就如他们的愿吧。”
我精神抖擞的思量起来,不意自己的思路已经偏了方向。
再次见她,在广济寺后园,她丢了块泥巴在她姐姐身上,又狠又准,双手叉腰,气势万千,我在墙后闷声,又惊又笑;因嫣红和曼娘之争而郁结的连日愁云一扫而空;可惜,还没等我笑足一刻钟,我就被她气的翻脸而去。
她呆呆的坐在炕上,明兰在下头跪着,小声抽泣着,老太太听的脑和*图*书门发胀:“你说……我们初到京城,你就识得他了?”想到这里,她忍不住骂道:“你怎么不早说?!”
我特特在去筵厅路口的庭院里等了半响,一转头便瞧见了她,忽忽几次花开花落,扔泥巴的小丫头竟变成了个清丽明艳的女孩,满庭春色,海棠树下,一春的明媚仿佛都被她盖下去了,我看了足有半响才说话。
袁文绍笑道:“是是是——,都是娘子算无遗策。”
我默然,常嬷嬷虽没读过什么书,却辨人甚明。
老太太略略收了气氛,顺了气息,靠在垫子上,平静道:“先把如兰和文家的事儿定了,然后就让姓顾的来下定;叫太太可以紧着打点婚事了;这回,祖母给你要一份厚厚的嫁妆,谁也别想废话!……哼!不就是过日子嘛,你把脑子放明白些,委屈了谁也别委屈自己,让自己舒服才是真的!”
华兰也跟着笑了几声,但心里还是没什么底,也不知盛老太太到底能不能答应。
明兰搁下斗笔,淡定道:“就是说,你偷吃了丹橘藏的杏仁糖,姑娘我会装作没看见的。”
华兰略觉吃惊:“真的?!”
然后,明兰很自在的挥袖进屋,留下小桃和丹橘,一个傻了眼,拔腿想跑,一个正掳袖子,磨刀霍霍。
——齐衡说的没错,她是个巧言令色的小骗子!我很干脆的下了结论。……然后,我忍不住回头,悄悄多看了她一眼;这年头,骗子大都生的很好看罢。
袁文绍握着华兰的手,神色温和,笑道:“岳父是读书人,重信守诺是自然的;岳母是做母亲的,舐犊情深也是常理;老太太更是一片慈心,心里一时转不过弯来,也情有可原。人人都有道理,你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
亲手挣来的第一份银子,我送去了京城的曼娘处,我自己犯的过错,我自己来填。
她可能自己不知道,她身上有多少奇怪的地方。
“哦?你肯定?”袁文绍追问了一句。
华兰松开愁绪,轻捶了丈夫一下,笑道:“我说什么来着?我那六妹颜色极好,是一等一的人才模样,顾二郎若见了,定会满意这婚事!你那会儿还顾虑呢!”
“嬷嬷,别说了。”我肃然打断了她。
“哪个与你做同伙!”华兰双颊姹红,娇笑着去捶打丈夫,袁文绍笑呵呵的接过粉拳,夫妻俩笑闹了一阵才正坐起来说话。
我忽然起来,不解的问道:“嬷嬷,你打一开始就不喜欢曼娘,这是为何?”
明兰有些吃惊的抬头,她明白老太太指的是谁,不安的试探道:“那……孙女要不要去与贺……说说?”
戏台开锣后,我暗中跟着她,想寻个隐秘地方问她两句话,谁知跟着跟着,却瞧着了一出好戏,我那族姐的宝贝儿子,齐国公府的荣耀,京城多少闺秀的梦中情郎,齐二公子,正死死拉着她苦诉相思。
最后,我装出一副长辈的模样训了她几句,在她惊讶不已的神色中,威严稳重的离去。
“好!”小桃在旁很卖力的拍手:“姑娘写的真好!……呃,姑m.hetushu.com娘,什么意思呀?”
这番话说的老太太连连点头,这些心思很真实,但点完头后,她似乎又想阖眼歇息,明兰急忙去摇她的胳膊,连声问道:“祖母,你倒是说话呀,你心里怎么想的?”
一场京都变乱,天翻地覆,我替八王爷提前进京探查消息,不意遇上袁文绍,他为人不错,不但不以我一身落拓打扮而轻看我,还邀我去喝他儿子的满月酒。
明兰默然,吩咐翠屏去请盛紘后,自己静静走回暮苍斋,在书案前呆呆坐了一会儿,然后忽然起身,叫丹橘开砚磨墨。明兰展开一张雪白的大宣纸,提过一支斗笔,饱蘸墨汁,屏气凝神,唰唰几下,奋力挥毫,墨汁淋漓,笔走龙蛇,书就四个狂草大字——难得糊涂!
老太太倏然睁眼,目光如电,冷声道:“去把你老子叫来,告诉我答应婚事了!”
那时她刚刚因为替嫣然出气的事儿被老太太严厉的罚了一顿,好说歹说之下,那件事算揭过去了,结果顾廷烨又跳出来寻事,她哪敢告知老太太,就怕又一顿数落,何况她那时怎么知道后来会一次又一次的牵扯上顾廷烨呀!
明兰吃了一惊,惊疑不定:“就……这样?”好干脆的投降哦。
常嬷嬷又道:“哥儿呀,待你这回娶了媳妇,可不能由着那女人胡来了,她是戏子出身,惯会唱念做打的,回头别叫你新媳妇落了心结才好!那女人心机可深着呢,当初一见你走了,立刻把蓉姐儿丢进了侯府,却把昌哥儿留在身边,饶世界的去寻你!能狠的下心,又能放的下身段,寻常女子可不是她的对手!”
番外 关于想娶一个骗子的心路历程报告
那时的曼娘从头到脚都是楚楚可怜,一无错处,对常嬷嬷也恭敬有礼,常常未语泪先流,谁知常嬷嬷却怎么看她都不顺眼,我离家后,她为了躲开曼娘纠缠追问,居然还搬了家。
襄阳侯府的宴饮会上,她一派温良谦恭,和顺斯文,樱口轻笑的和一众金贵小姐说话,一只蜂儿顺着探进厅来的枝头嗡嗡叫着飞来,女孩们皆惊叫失声,挥舞着帕子缩作一团。她先是颇兴味的看了看,然后忽瞧见了旁边女孩的惊慌,她连忙也一脸惊慌状,也扑到女孩堆里去,轻呼着惊怕着,拍着胸口很害怕的样子。
常嬷嬷立刻板起脸来:“那算什么?你总得正经娶个媳妇才是,那女人算不得数的。”
不过她的脖子真好看,像小时候吃过的江南糖渍水藕,又水润又甜美,我忽觉着嘴唇有些发干……别掐了罢。
华兰依旧蹙着眉头,忧心道:“就怕恼了顾将军,到时亲家没做成,倒结了仇。”
那也是我第一次,隐隐觉着曼娘似有不妥之处。
我暗暗点头,齐衡那小子颇有眼光,早早就看出苗头了。
这天晚上,盛老太太听到了一段匪夷所思的故事。
“……哥儿呀,瞧你这累的,外头买卖不好做,你也莫要乱跑了,嬷嬷这儿有些银子,回头你置些地,安稳的过日子罢。”常嬷嬷一脸心疼,她始终以为我m.hetushu.com在外面跑生意。
不过她两样都没有,她的第一个反应,也是唯一的反应,都是唯恐齐衡会连累自己,又威胁又恳求,反复严令齐衡不得有任何泄露;衡哥儿失魂落魄的离去了。
常嬷嬷干枯的面容露出忿忿:“都是那群黑心肝害的!海宁白家的外孙子,居然要出去挣这份辛苦钱!当年咱们白家的银子多的堆山填海,如今却……”
华兰定定的点点头,干脆道:“事已至此,这婚事不成,我们谁都没面上无光。”
唉——不过,怎样才能娶她呢?这得好好计算一下。
就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大人好不容易原谅她了,结果她犯的错又出新后果了,她自然不敢提出来,然后隐瞒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我道:“等这趟买卖过了,我便能定下来。”如果我没死在战阵中的话。
湖光水声,夜黑风冷,只有她的一双眸子明亮若星辰,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这样好看的眼睛了罢。
然后,她南下金陵,我北上京城。
明兰慢慢的揩干脸上的泪水,见老太太久久不说话,便上去轻轻扯着她的袖子摇了摇:“……祖母……现在我们怎办?”
华兰把一双白嫩纤细的手摆在丈夫胸前,故意把眼睛睁的大大的,一副无奈可怜的模样,低低道:“我爹爹是个读书人,他们这种作道德文章的最是认死理,自打我那四妹妹嫁入梁家后,爹爹老觉着对不住文家相公,就惦着要把五妹妹许过去,也算略略弥补;可我娘却觉着大姑爷你提来亲事才好;偏我那六妹妹自小是祖母身边养大的,她的婚事素来是祖母说了算的。这下可好,三下一凑,人人都各有主张,这才把事情弄拧巴了!”
后来,这骗子遇上了水贼。
这还没完,接着,她又得意洋洋的给我定论,什么‘骨子里却是个最规矩不过的’?!我本来就很规矩,到现在我连她一根头发都没沾过!何况经过曼娘之事后,我以后都不会随意和女子亲近了。
其实,也有不怕蜂儿的女孩,镇定的立在一旁,或静静躲到旁人背后,只有她,装模作样;她似乎很怕与众不同,总极力想做到与众人一样。
“顾二郎走了么?”
“都躺了大半天了,再躺成什么了。”华兰娇嗔的白了他一眼,随后放下针线篮笼,下炕替丈夫松衣解带,将外头的袍服和氅衣递给一旁的丫鬟,袁文绍换了常服,才扶着华兰又坐回到炕上。
我扭过头去,装作呼呼大睡过去了,常嬷嬷无奈,只得出去了。
袁文绍大笑着摆摆手,安慰妻子道:“这与你有什么相关的,不过是几位长辈一时没说停当罢了。”
我心头一动,袁文绍的妻子不也是盛家女儿么?
最最要紧的,她还有眼无珠,居然敢看我不上……
我提起亡父,她就一脸哀伤状,很真诚的劝我节哀顺变;我说对起余阁老的歉意,并愿补偿,她就作十分理解的钦佩状;我表示她若有急难之处愿相助一二,她一双大大的眼睛明明盛满了不信,却摆出一副很感谢的和图书样子,就差拍手鼓掌叫好了。
待丫鬟出去后,夫妻俩竟同时开口,闷了一刻,袁文绍和华兰互视一眼,一齐笑了出来,笑了半响,华兰故意轻叹着笑道:“都说贼夫妻,贼夫妻,我今日才知是个什么滋味!”
我笑道:“娃娃我不是已有了两个么。”
我气结。
我眯起眼睛——她在装。
常嬷嬷怔怔的瞧着我,叹道:“你和大姑娘一个脾气,又烈又倔,什么苦都往心里放,打落牙齿和血吞;当年她若肯忍一忍,也未必会……”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个庶女。
我一个恍神,居然叫这骗子猜出了嫣红死的不简单,好吧,这年头,骗子大多还很聪明,她猜的虽不中却不远矣。
我就知道,这小骗子不会平白对人好,叫的我这么热乎必有所求,我狠狠瞪了她一眼,可却止不住的弯起唇角;我觉着自己有病,叫人使唤了还这么高兴。
我忽然出现,问及曼娘之事;她惊了一惊,然后照实答来。
常嬷嬷微微叹着气,然后又轻轻道:“待哥儿定下来,就赶紧娶媳妇吧,然后多生几个娃娃,我好给大姑娘上香报喜。”
常嬷嬷每回都要唠叨一遍海宁白家的好光景,我早木然了,只淡淡道:“无妨,银子我自己能赚回来,该我的我都会拿回来。”
很好,顾廷烨,你越活越回去了;我撂下两句狠话,再次拂袖而去。
常嬷嬷喜孜孜的起身,帮我把衣裳在桌上堆折好,过了一会儿,她才想出些味道来,回过身来,轻轻试探道:“哥儿,莫非……你心头有人了?”
华兰想起丫鬟的回报,远远望过去,虽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瞧着样子也能猜个大概,一开始两个人还客客气气的说话,但后来不知顾廷烨说了什么,明兰被气的哭着跑掉了;华兰沉思片刻,道:“这婚事跑不了了。”
我从水里捞起了她,她冻的浑身哆嗦,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转着小脑袋慌张的四下张望,然后,一船人中,她一眼就认出了我,笑颜如花,我忽觉着心头一片柔软。
我森然道:“岂容她再妄行!”
我会养活他们,不叫他们母子挨饿受冻,但我决不再见她;看清了她的为人和步步算计,我只觉得后背发凉,她领着孩子到处寻我哀求,我更觉得一阵惊惧警惕。
送走母妹后,华兰换过一身半旧的桃花色掐牙丝棉软袄,坐到临窗的炕上,靠着迎枕做起针线来,过不多久,一阵帘声响动,袁文绍抬步进屋,快步走到炕前,见妻子笑道:“你怎又起来了,还不躺下歇着?”
我真想一把掐死她算了!
明兰心里歉疚,手指绞着衣角不敢说话,老太太顿了顿,又轻轻讽笑了下:“也好!有人用尽心机的打你主意,总比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强!”
她似乎始终有很大的顾忌,似一只警觉的小松鼠,时刻提防着周遭可能出现的威胁。
常嬷嬷端着脸,只道:“那女人是个祸害,蜘蛛精投的胎!叫她缠上了,一辈子就完了,好在哥儿现下终于明白了!总不算太晚!”
“岳母和妹子都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