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三十五章 针锋相对(上)

“刚才小娘子说,墙外面好像动静。
“啊!”
“来人啊,有贼!”
杨守文再次发现了杨承烈的逗比属性,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青奴,你怎么了?”
杨承烈这时候已经赶走了下人,回到后院,发现宋安也在。
一个娇小的身影从他身后扑上来,一下子就窜到他的背上。
“好了,我跟着你,你边洗边说吧。”
“阿爹,咱们屋里说话。”
“兕子,到底是什么情况?”
而杨青奴则是一副好像见了鬼的模样,不停的扭动。
可没想到这水沟了!
他一个人,能抵得住对方七八个人的围攻。
“嗯……说可以说,你先去洗个澡。”
也幸亏杨守文手下留情,看差不多了,手一松,便不再理他。
我也没看清楚是谁,所以……你没事吧。我刚才那一脚有点重,要不要请人来看看?”
宋安滔滔不绝,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别说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从暗处窜出一个人影,举棍就打。
杨承烈拿着一摞干净的衣服和毛巾皂角走过来,放在旁边的长廊上。
手,好像钢爪一样,死死扣住宋安的肩膀。
他被杨守文踹了一脚,五脏六腑都好像被踹散了似地,站在那里,脸和图书色苍白如纸。
“呼!”
“阿爹,是我。”
一个尖锐,带着稚嫩的声音传来。
不同人不同命,杨青奴可以洗热水澡,看样子自己只能在井边冲洗,真是憋屈。
阿爹,城里居然藏着这么一伙人,我觉得问题不小。”
杨守文猝不及防,被人一棍子打在肩膀上。这一棍力气很大,险些把他肩膀打断。他闷哼一声,腰部用力,身体生生一扭。对方第二棍正要落下,被他一把就攫住了棍子,抬脚踹在对方的身上,把那人给踹得噔噔噔退了几步,摔倒在地上。
杨守文脱得赤条条,从水井里提起一桶水,当头浇下。
杨承烈愣了一下,带着不确定的语气叫了一声。
只是,没等他站稳,一股香风袭来。
宋氏让宋安先下去,然后把油灯放在水井旁边,这才捂着嘴,一边笑一边离开。
可即便是这样,杨守文这一下子,宋安至少要休养个几天,如果调理不当,胳膊就算是废了。
夜色,已深。
不过,杨承烈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模样倒也不算夸张。之前杨守文没觉得什么,这会儿细一闻,连他自己都觉得恶心。
只是杨守文从他微微翘起的嘴角看出,什么没有看清楚和*图*书,这家伙就是故意躲在那里偷袭。
与此同时,住在前院的家奴,也听到了动静,纷纷往后院跑来。
杨守文蹲坐在地上,示意老爹帮他浇水。
杨青奴大叫一声,扭头对宋氏道:“阿娘,我要洗澡。”
他窜上墙头,纵身跳下去。
但就在他落地的一刹那,只觉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上。
之前持棍打杨守文的人,正是宋安。
青奴,我和你说,刚才真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出来就往我身上扑。也不知道那水沟里都是些什么,刚才我躲在里面,连我自己都觉得恶心。”
杨守文被熏得不要不要的,一路小跑着,来到番仁里杨府后院的院墙外。
“阿爹,拦住他们。”
这时候,杨承烈屋中的灯亮了!
……
杨守文可不是一个轻易吃亏的主儿。你特么的敢打我,就别怪我心狠手辣。金刚八大式之中,有一招叫做鹞子双抱爪,专练手上的功夫,有点类似于少林的龙爪手。杨守文在杨大方的督促下,专门练了两年的爪功,施展出来能抓断骨头。
“阿爹,是我!”
刚才杨青奴说是要小解,出去之后就没有回来……这丫头肯和*图*书定是发现杨守文出去,所以故意埋伏在那里,想要偷袭杨守文。至于宋安,绝对是个忠心耿耿的家伙。可惜他家族的观念太强,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这里是杨府,并不是宋家。
杨承烈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顺从的来到后院的门口,把家里的奴仆拦下。
杨承烈手持一个短杖从屋子里冲出来,抬手就要攻击。
杨承烈也觉得他刚才的举动有些过分,于是连忙补充道。
“青奴,我刚在外面的水沟里藏身,估计……”
“兕子,怎么回事?”
杨守文无奈,拎着断龙宝刀来到后院的水井边上。
前提是对方不用箭矢,否则他也会非常危险。
杨守文哭笑不得,转身看了一眼好像一头小老虎似地,随时要扑过来的小人儿身上。
杨守文从路边的水沟里站起来,强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翻身跳出,拐进了一条小路。
秋天的井水,不似夏天那么冰凉,可淋在身上,还是让杨守文一哆嗦,倒吸一口凉气之后,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勒个去,我是要说正事!
宋氏这时候拿着油灯,从屋里走出来。
杨守文大喊一声,身子随之一抖,把身上的小人甩开,然后快步来到了http://www.hetushu.com院子中央。
杨承烈走上前,拎着水桶,缓缓把水从头顶浇下去。
如果动手的话……杨守文不认为自己有必胜的把握。
小人听说后,担心有贼来,所以就躲在暗处,看到大郎从墙外面跳进来。只是当时光线不好,小人也没有看清楚,所以就冲过去打了一棍,还请大郎恕罪则个。”
那小人儿发出一声尖叫,一下子跳出去老远。
“老宋,你怎么在这里?”
宋氏眸光一闪,如何能看不出这其中的问题?
杨守文没有理睬杨青奴,而后抓着宋安的肩膀。
“老宋,刚才那一下,我真不是故意的。
对于这个‘儿子’,宋氏觉得还不错。
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队巡逻民壮。
杨守文打着哆嗦,又拎了一桶水浇在身上,这一次感觉没有刚才那么刺激。他拿过来皂角,一边在头上,身上打皂沫,一边向杨承烈把情况一五一十的讲述了一遍。
“那些人没有追我,否则我麻烦大了。
他可以肯定,那鸿福客栈的人绝不是昨夜偷袭县衙的人。如果是这些人的话,别说是杨承烈,就算杨茉莉都估计有危险。从刚才的交手中,杨守文可以觉察的出,那些人不但身手高明,彼此间似乎更有和*图*书一种默契,在配合的时候颇有章法。
杨守文一来,杨承烈明显轻松很多。而从杨守文的表现来看,他绝没有什么痴症,显然已经恢复正常。最重要的是,杨守文一来,就对她释放了足够的善意。这也让宋氏非常高兴,觉得这十几年的辛苦,似乎都算不得事情。
一盏油灯在雾中闪烁,忽明忽暗。
院子里弥漫着雾气。
这昌平县里竟然藏着这么多高手,着实有些出乎杨守文的意料。
谁能想象,堂堂昌平县尉的儿子,为了躲避他老爹的手下,居然会躲到那臭水沟里。
杨守文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惹事,所以看到那些民壮,他二话不说就跳进路边的水沟。
“没事,我刚才出去了一趟,回来时可能惊动了青奴,所以她找来宋安帮忙……
从鸿福客栈出来,他一路不敢停留,逃出了和平坊。
“那你怎么看?”
“兕子?”
太特么吓人了!
再加上那个中年人……杨守文有种直觉,那个中年人才是这些人当中,最可怕的存在。
刚才杨守文的模样,实在是太有趣了!
杨守文则转身走到墙角下,伸手把倒在地上的人拉起来。
想到这里,宋氏心里面,已经有了主意。
宋安疼的直翻白眼,想要喊,却又不敢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