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一十四章 不是结束

大家都很担心你的安危,没想到……”
“青之,你没事就好。”
我就知道,以你明家的底蕴,怎可能没有后招?
他的目光显得有些迷离,许久后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身来。
事情也正如杨守文猜想的那样,在走出了十里山路之后,迎面就遇到了一队官军。
……
杨守文也没有赶他,听到高伯元询问,于是从身上的挎兜里取出了那枚机关钥匙。
杨茉莉坐在杨守文的身后,一步也不肯离开。
“你留两个人送我过去就是,你自行事去吧。”
“是啊,青之,你实在是太冒险了。”
“征事郎,你这是怎么了?”
明秀脚下顿了一下,背对着杨守文,轻轻摆了摆手,便沿着湿涔涔,溜滑的碎石河滩离去。
他是真的累了,所以走的很慢。
薛崇简发现,杨守文好像变得可爱了许多。
就见明秀的那艘渔船向舰船驶去,而后两艘舰船在湖面上变幻队形,就把那渔船隐藏起来。
好在,高戬等人也都知道杨茉莉是什么人!
湖面上,飘着一层薄霭。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在岸边慢慢坐下。
好在那看守谷口的军官和杨守文认识,正是王海宾。
虽然看不太真切,但可以判断出,那正是朝廷的水军舰船。
薛崇简一听这个,顿时也急了眼。
崔玄暐也在一旁责备道。
听到杨守文的叫喊声,他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定睛观瞧,也不由得大吃了一惊。
“如此,多谢征事郎体谅。”
杨守文连忙向两人见礼,而后又看了hetushu•com一眼在崔玄暐身边的中年人。
这样一个豪门士族,又怎可能没有后招?
至于他能不能找到鱼龙谷?
杨守文怎能不知道杨茉莉对他的依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轻声道:“茉莉不哭,阿郎没事……乖,让阿郎先和大家见礼,晚上了带你吃好吃的食物。”
此时,那地宫里的火势已经熄灭,从洞内冒出了滚滚浓烟。
他不清楚自己所处的方位。
他和薛崇简相遇的地点,距离石头岭并不算很远。如果那石头岭是一只金鸡的话,游仙宫位于鸡颈下方,而他遇到薛崇简的地点,就是鸡尾。不过,路虽然不远,可却很崎岖。杨守文在四名官兵的搀扶下,用了大半个时辰才算是抵达山谷。
那里,有一艘渔船在等候。那船上的渔夫,赫然就是之前送杨守文却厥山岛的明信。
估计一时半会儿不太可能进入地宫,所以官军在山谷里,已经支起了一定帐篷。
江左水军……呵呵,天晓得那江左水军之中,有多少是明家的门生故吏呢。
这次南下,虽然找到了宝藏,可是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这皇泰宝藏,几乎是杨守文一手找到……这种事做不得假,毕竟杨思勖在那里,不可能偏向任何人。
他呼的一下子直起了身子,瞪大眼睛看着杨守文,有些激动问道:“青之,莫非你已经见到了宝藏?”
“青之,日后你自然会明白。”
“此前在神都的时候,我曾偶然间得到了这枚机关钥匙。
就在刚才,和-图-书他们可是才目睹了杨茉莉发狂是什么样子。活生生一个人,竟被他一下子撕成了两半。
“一言难尽,如今谁在岛上主事?”
不过从他的语气中还是能听得出来,他内心中的喜悦。
“啊?”
战鼓声此起彼伏,一队队舰船向岛屿逼近。
在进入山谷之后,高伯元不禁好奇问道。
“哦,崔刺史和湖州的高府尊都在,高舍人和世子也都上了岛,如今都在那山谷之中。征事郎,你怎地如此狼狈?先前我们到了谷中,发现地宫内被纵火焚烧。
反正他又不是真的走不动,只是有点累而已。与其拖着薛崇简,倒不如随了他的愿。反正,杨守文把那甘娘子等人的下落说出来,本就有成全其他人的想法。
两人一边走,王海宾一边询问。
明秀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复杂的神色。
但此刻,官军已经发动了攻击,相信很快就能遇到自己人。
不过,在崔玄暐的介绍下,他知道了高伯元的来历之后,也就随之了然。高睿收了杨瑞做干儿子,理论上来说,高伯元和杨守文属于平辈。两家关系不错,特别是在杨承烈出任洛阳司马,行洛州团练使之后,两家的来往也就越发频繁。
“对了,你立刻派人前往泽山岛的鱼龙谷……那些贼人往鱼龙谷去了,估计现在还躲在那里。不过,我看那些贼人非常硬气,若觉察走投无路,一定会自尽。”
所以,他和杨守文唱反调,更多还是嫉妒心作祟。
高戬忙介绍道:“青之,这是湖州刺史高伯http://m•hetushu•com元,他听说你身陷险地,也非常担心呢。”
高伯元闻听,顿时笑了。
“啊,有劳府尊。”
“青之,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青之,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王海宾看到杨守文的时候,也是万分惊喜。他连忙上前搀扶杨守文,同时命人前去通禀。
杨守文远远就认出,那领军的人是太平公主次子薛崇简,于是大声喊叫起来。
不过,没等他们走到杨守文跟前,一个壮硕的身影便从人群中跑出来。他跑到杨守文身边,一把就抱住了杨守文,然后哇哇大哭起来,“阿郎,他们说你死了,杨茉莉好害怕。”
高戬脸上流露出一丝后怕之色,拉着杨守文的手道:“方才我们听说你被困在洞中,真是担心至极。若青之有什么意外,我等都不知道回去神都,该如何交代。”
只是我当时并不知道这就是开启地宫大门的钥匙,乃至于后来宝珠不惜貌似犯险留下来,也是因为它的缘故。好在,我把它带在了身边,在贼人纵火之后,我也是感觉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因为那贼人,曾用一枚相似的物品,试图打开地宫大门。”
杨守文在吃了一袋子肉干之后,总算是恢复了一些精力,然后拄着大枪,一步步往岛内走去。
杨守文见状,忍不住笑了。
“我在地宫里,发现了一条水道。”
湖面上,传来悠扬号角声。
“喂,明老四,你不怕我把你明家呈报朝廷?”
明秀登上渔船,又冲着杨守文挥了挥手。
那张憨憨的http://www.hetushu.com大圆脸上,布满了泪痕。
杨守文则苦笑一声,正准备把经过和王海宾说一说,却听到山谷内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明家自东晋南下,至今也有三百年之久。他虽然不似王谢门阀那样名人辈出,但是却能够始终占居江左一隅。而今,昔日王谢堂前燕,早已飞入寻常百姓家。可明家依旧盘踞江宁,是江左有数的豪门士族。从这一点看,明家非比寻常。
杨守文捡起口袋,又顺手抄起了大枪。他以枪做拐,深一脚浅一脚走到了河湾入口处。
他扶着礁石站起身,目送明秀走到湖湾入口。
若是能抓到贼人,还能够挽回一点颜面。
“征事郎,你怎会在这里?”
想到这里,杨守文心中晒然。
薛崇简是在登岛之后,奉命领兵搜寻岛上的余孽。
这一路上,他不服气杨守文,甚至多次和杨守文唱反调。倒也不是他多讨厌杨守文,说穿了还是有点眼红。毕竟,杨守文在短短数月间成名,根基还是不够稳固。薛崇简是太平公主的儿子,性子高傲,又岂能容得有人压在他的头上?
杨守文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在距离小岛大约两三里的地方,停泊着几艘舰船。
对于薛崇简立功心切的想法,杨守文倒是能够理解。
这一下,连李隆基也不淡定了。
薛崇简当下留下四名官兵护送杨守文,然后就火急火燎的带着人,赶奔泽山岛。
“青之在哪里?青之在哪里?”
估计,薛崇简就算找到鱼龙谷,也不会有什么收获。
杨茉莉总算是止住了哭声,杨www.hetushu.com守文这才上前,拜见众人。
山谷外,官军戒备森严。
杨守文有点怀疑!看他这毛糙的性子,估计要找一阵子。不过,就算是他找到了,估计也没什么用处。明秀这个人懒懒散散,明溪,也就是明十三似乎也不是狠毒之人。但世家大族的手段,又岂能从表面上揣测?明秀可以留下杨守文,因为他很清楚杨承烈、杨守文父子和明家的关系。所以,杨家父子不会拆穿。
说完,他转身离去。
杨守文不信,明秀会留下她们的性命。
“薛二郎,是我!”
杨茉莉浑身上下尽是血迹,看得出来,曾经历过一场惨烈搏杀。
狡兔尽走狗烹的道理,连他都知道,更何况这些个出身于世家豪门的子弟呢?
可甘娘子那些人……
“我听姑姑说了,从昨日到现在,你只吃了几块肉干,想必也饿了。填填肚子吧,接下来有的你忙呢。说实话,我本来可以不出现。但仔细想想,还是把事情说清楚一点为好。我不喜欢麻烦,相信你也不会喜欢,说清楚了对大家都有好处。”
说完,他转身朝身后看了一眼,然后从腰间取下一个口袋,丢给杨守文。
薛崇简听得一愣,不过见杨守文有气无力的样子,连忙让人上前搀扶住。
高戬、崔玄暐和高伯元三人走在最前面,身后还跟着一群人。
渔船随后悠悠然驶离岸边,朝湖面上划去……
他语气很亲切,让杨守文感觉有些奇怪。
想到这里,他就再也耐不住了,对杨守文道:“征事郎,事不宜迟,我带人前往鱼龙谷,还请你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