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三十三章 病

根本没有李过其人,亦或者说,李过在东宫很卑微,所以没有人知道。
醒来时,屋子里点着灯,枕边放着一只袜子。
杨守文听出了一些内涵。
原来的那幢三层阁楼已经被推倒,如今变成了一片竹林。如果从八角楼的位置看过去,会看到一排排翠绿的竹林,让人顿时心情愉悦。最重要的是,从八角楼向东看去,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那皇宫的轮廓。合着旁边的瀍渠,正应了当初司马承祯所说的鱼跃龙门局……
“大兄生病了?”
“奴奴在家,听话吗?”
要说明秀不知道李过,杨守文可以理解。
听郎中说杨守文无大碍,宋氏总算是放了心。
杨氏看到杨守文的时候,兴奋的喊叫起来。
不过,她还是很开心,看着杨守文道:“嗯,那陈先生的医术倒是不错,这一副药下来,你精神比昨天好多了……你昨天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病怏怏的,看着都让人心疼。
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金,蹲在一月身边。
宋氏命人准备了一锅肉汤,杨守文就坐在八角楼外的门廊上,美美吃了两大碗。
……
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
杨氏连忙跑过来搀扶住他,紧张问道:“兕子,你怎么了?”
送走了郎中,她立刻命人去抓药,准备为杨守文煎制。
可惜这一次去江南,未能打听到幼娘的消息。
自从杨承烈就任之后,这铜马陌的府邸已正式被赏赐给他父子,m•hetushu.com并改名作了‘杨府’。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
一阵小风吹来,竹叶沙沙作响。
此前,长宁公主出面,化解了杨守文和观国公杨睿交的恩怨,并成功解救下郭十六,似乎已经说明了李过确实存在;可如果说李过卑微,杨守文还真没有看出来。
郑家是中原大族,是五姓豪门之一。
可郑灵芝不了解可就奇怪了!
他被宋氏等人强行送到了床上休息,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医工前来为他诊治。
不过你放心,我自会帮你留意。”
明秀曾对杨守文说过:“岁寒三友只是他们江湖中的名号,现实里的身份非常隐秘。
说着,她把一月抱过来,放在杨守文身边。
杨守文笑了,轻轻揉了揉青奴的小脑袋。
杨守文无奈苦笑,却又不敢拒绝杨氏。
婶娘不用担心,我休息一下就好。”
吃完了药,他很快就开始犯困,于是复又躺下,一觉睡到了天亮。
脚下还是软绵绵的,就好像踩在棉花里一样。
在她的记忆中,杨守文很少生病。
四只獒犬,就匍匐在他的脚边。
……
虽然这些年郑家已经衰落,但瘦死骆驼比马大,他们的消息相当灵通。而郑灵芝作为郑家在神都的耳目,又怎么可能不了解东宫,不清楚太子李显的家庭成员?
搞不明白武则天在想什么,杨守文也没有追问。
杨守文睁开眼,感觉精神好了很多,于是翻www.hetushu.com身坐起来。
悟空等更是汪汪吠叫起来,立刻引来府中一阵喧嚣。
而悟空四个,则匍匐在床尾的地上。
不过他拜托了不少人,包括明家,都会为他寻找梅娘子的下落。
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杨守文的精神好了很多。
毕竟明秀久居江南,而李显是去年才从庐陵返回洛阳,不清楚李显家事也说得过去。
一个是现在的主心骨,也就是杨承烈;另一个是未来的主心骨,便是杨守文。
“不关老杨的事情,是我要去复命。”
宋氏这时候也出来了,听说杨守文不舒服,哪敢怠慢,连忙让人搀扶他去休息。
“生病了?”
杨氏就坐在一隅缝补衣衫,一月安静躺在她身边睡熟,鼻子里还不是冒出一个泡泡。
一边说,杨氏一边把杨守文搀扶下床。
她红着眼,看上去非常疲惫。
“征事郎这是过度劳神,以至于精气消耗太大。
“你等着,我去看药煎好了没有……待会儿你吃了药,再好好睡上一觉才可以。”
当杨守文出现在铜马陌巷口的时候,就看到杨氏怀抱一月,身边跟着悟空四只小狗和一只猴子小金,等在门外。
杨氏一直就守在屋内,被杨守文惊醒。
这一觉睡得很踏实,不过在第二天醒来,却发现自己的内衣,都被汗水给湿透。
“兕子回来了!”
从他和李过的交集可以看出,李过在东宫的地位似乎不低。m•hetushu•com
“那兰夫人,一定还有别的身份。”
而那个被杨守文改造为兵车园的园子,也被推倒重建,变成了杨承烈夫妻的住处。
否则,堂堂典直高力士又怎么会不惜千里迢迢跑去长洲,向杨守文发出求救呢?
从郑灵芝家中出来,已经是正午。
还真变成了病人!
“当然听话了,奴奴已经开始学女红了呢……对了,奴奴给大兄做了一只袜子,待会儿大兄要试一试。”
哦,袜子是一只一只的吗?
没有阴谋算计,也没有勾心斗角……穿越唐朝的生活,如果都如此惬意,又该多么美好?
在这个家,宋氏是他的母亲。可是在杨守文心里,杨氏才是除了郑三娘之外,他最亲近的娘亲。
“大兄快去休息,阿娘还吩咐做了好多好吃的,等大兄醒来补一补。”
她和杨氏分左右搀扶着杨守文走进大门,四条獒犬则汪汪直叫,好像是在开路。
只是杨守文太困了,躺在榻上就睡了过去。
也就是说,此次武科是一次恩科,并非常规的科举,更像是武则天临时起意……
杨守文,真的是糊涂了!
特别是在他清醒过来之后,哪怕是在那天寒地冻的昌平,也没有见他脸色这么难看。
这两个人勿论谁出事,对这个家都是巨大的打击。
我让人准备了洗澡水,你先去洗一下,然后再吃一副药,今天就在家好好休息。”
杨守文想要过去搀扶杨氏,可才走了几步,只觉天旋地转,腿一hetushu•com软险些栽倒在地。
仲秋时节的日头有些强烈,杨守文站在郑府的门阶下,只感到一阵阵头晕目眩。
郑灵芝也没有太多有用的信息,说的最多的,还是即将开始的武科。
杨守文靠在廊柱上,只觉心情格外轻松,整个人也变得愉悦许多。
算算日子,杨守文离开洛阳足足有三个月了!
杨守文半依着杨氏,心里变得平静不少。
他才走到门口,就见青奴好像一只快乐的灵雀从里面跑出来,一头便扑进杨守文怀中。
“好多了也不能起来……先生说了,你这病需要静养,不可以随便走动。”
“兕子,醒了吗?”
“这次武科,有不少人参加。
“婶娘,我好多了。”
八角楼,成为杨守文的住所。
青奴露出吃惊的表情。
幼娘如今是杨守文心里的牵挂,找不到幼娘,始终是他的一块心病……
但由于圣人临时决意开科,所以举子们主要都是来自于河洛与京兆尹,以及一些官宦子弟。最近几日,这些举子闹腾的很厉害,把个洛阳搞得乌烟瘴气。前两天,还有一伙人在龙门山下聚众斗殴,惹得圣人大怒,抓了十几个,才算安生。”
找到了梅娘子,幼娘的下落自然明了……只是这梅娘子神出鬼没,有偌大的名气,却没有人知道她的踪迹。甚至包括她的同伴,那岁寒三友中的兰夫人和竹郎君更加神秘。明秀只知道那竹郎君是在巴蜀出没,梅娘子和兰夫人则音讯全无。
所以,宋和图书氏很害怕……
“大兄,你怎么出去那么久,现在才回来。”
但精神头的确是要好过昨天,至少不似昨晚那样有气无力。
除此之外,他还得到了一个有用的消息:郑灵芝好像并不清楚东宫有李过其人。
青奴知道他身子还没有好利索,所以也没有吵闹,只安静坐在他的身旁。
在杨氏的逼迫下,杨守文哭丧着脸,把那苦的好像黄连汤一样的药喝下去。
杨氏,依旧跟着杨守文,住在八角楼里。
再加上连日奔波,元气受损,体质虚弱,导致风邪侵体。不过,征事郎的体质很好,无甚大碍。只需开两服药将养几日便可以恢复,大娘子不用太过于担心。”
可是,他这一放松下来,那种眩晕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杨氏发现了他脸色不太好,连忙道:“青奴,你大兄路上受了风寒,身子不太舒服,咱们先让他休息。”
杨氏顿时急了眼,气呼呼说道:“老杨简直是太不像话了,你生了病,他居然不把你带回来,还让你自己跑去忙碌。”
“婶娘,你怎么在这里?”
只是,杨守文实在是顶不住了,也没有心情欣赏美景。
“哦,可能是路上染了风寒,所以有些眩晕。
留意,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有消息。
“兕子,你怎么起来了?快躺下。”
如今,这个家有两根主心骨。
回到家,真的是轻松许多,整个人都好像松弛下来。
这一觉,他真个是睡得很踏实,从正午时分,一下子睡到了夜幕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