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浑水摸鱼

“这里有无数的水族等待他们的猎杀,有无数的精血等待他们的吞噬。给他们说,我希望在这场该死的大水结束前,闇日一脉的战士们起码都能提升一个品阶的力量。”
被围攻的城寨西北方向,不到三百里的高空中,大片浓云包裹着一座小小的浮空山峰。
“等到大水退去,不论是其他十一个混蛋,还是帝释杀,或者我那该死的弟弟耶摩天,无论他们有任何的阴谋,只要我们的战士比他们强,那么我们就一定不会输!”
“耶摩杉椰殿下,从未见她这样过。”过了许久,耶摩杀一耷拉着眼皮笑了起来。
“吞噬一切,融化一切,这才是闇日的终极法则。”耶摩椤椰眯着眼,感受着体内不断扩散开的热流,温和的说道:“让闇日的战士们出动吧,不要惊动那些愚蠢而卑贱的水族,也不要让那些该死的人族发现他们的动静。”
通体漆黑的浮空山峰好似水中的虚影,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虚无感,高有百丈的倒锥形山体hetushu•com好似在不断的转动,犹如漩涡一样的转动着。
耶摩杀一笑了,他很慈祥的看着耶摩椤椰,手指轻轻的敲击剑柄,异常温和的说道:“陛下,您和您的父亲……真正是太相像了。也只有您这样的性格,才能带领耶摩一族越来越强大。”
已经被龙血醉引得近乎疯狂的水妖大军怒吼着继续向城寨冲去,浩浩荡荡的水妖大军迅速填满了这个空白,那些冲杀在最前方的巨妖们,没有一个发现这里的异变。
耶摩椤椰耸耸肩膀,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我的睿智么?或许吧,我宁可相信,这是闇日对我的祝福……让战士们出动吧,但是告诉他们,所有的战利品,我独得五成,这是闇日一脉的规矩!”
耶摩杀一叹了一口气,向耶摩椤椰微微欠身行了一礼:“我明白了,陛下。那么,就让耶摩杉椰小姐去追求她喜欢的快乐和幸福吧!虽然,那小子只是一个卑贱的土著生物。”
耶摩椤椰静静的hetushu•com看着耶摩杉椰的动作,看着她和蛮蛮嘻嘻哈哈的笑闹成了一团。
耶摩杀一恭谨的向耶摩椤椰行了一礼,沉声道:“这都是因为你的睿智,陛下。”
一箭将那头带鱼水妖爆头,耶摩杉椰大声笑着和蛮蛮拍了一下手,咬着牙给强弩上了弦,搭上了一支锋利的弩矢,对准密密麻麻的水妖大军再次扣动了弩机。
耶摩椤椰不以为然的把玩着酒杯,洁白细腻的手指在水晶酒杯上轻轻划过,发出极其轻微的响声。她轻声说道:“倒也不能太过于纵容她……派人盯紧她,先让她开心一段时间,如果她正要和那卑贱的土著结合……就杀了那个该死的人族。”
耶摩椤椰听到‘父亲’一词,她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她端起酒杯,将杯中果酒一饮而尽。
一圈极淡的黑色光晕向四周急速扩散开,眨眼间就笼罩了直径百里的一个圆形区域。
耶摩椤椰站起身来,将半截身躯探出了尖塔,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密密麻麻的水妖http://www.hetushu.com大军,很是满足的笑着:“这是多么完美的猎场,专门为我们闇日一脉而出现的猎场。更加完美的是,还有人为我们吸引了这些猎物的全部注意力,我们只要尽情的猎杀就可以了。”
还有几滴余酒的酒杯被耶摩椤椰用力的投掷了出去,酒杯划破乌云,迅速向下方的茫茫水面坠落。一点白光坠落,‘当啷’一声,酒杯在一头巨型蓝环章鱼的脑袋上撞得粉碎。
“闇日一脉的贵族,有闇日一脉的体面,她这样疯疯癫癫的,她对得起闇日的祝福么?”耶摩椤椰丢下水晶球,任凭他飘浮在空中,有气无力的向后一倒,躺在了一张黑玉雕成的摇椅上。
一片幽光闪过,影像突然集中在了站在一头星空巨龟的脑袋上,正大呼小叫的操持一张特制强弩,亲手射杀了一头大巫级水妖的耶摩杉椰。
耶摩椤椰站在尖塔顶部,纤细白净的十指虚托着一颗人头大小的水晶球,幽光缭绕的水晶球内人影闪烁,水族大军围攻城寨的每m.hetushu.com一个细节都一览无遗。
身披黑色长袍,上身穿着龙鳞制成的半身甲,腰间挂着一柄重剑,耶摩杀一静静的站在耶摩椤椰的身后,眯着眼看着水晶球中的影像。
抿了一口色泽微微泛黑的果酒,耶摩椤椰眯着眼沉吟了片刻,突然轻轻的笑了起来:“为什么带她回来呢?虽然这会让耶摩一族的荣誉受损……但是,既然她不满我给她安排的婚约,那就随便她去吧。”
在水妖大军包围圈的外围,无数身躯高大的闇日一脉的伽族战士悄然出现,他们借着黑暗的掩护,犹如幽灵一样侵入了水妖大军。
耶摩椤椰的手指上出现了一滴晶莹剔透的红色血浆,这是刚刚被她击杀的数百万水族体内最精纯的一丝生命精气,若是有人能够完全吸收这滴血浆内的能量,足以让一个普通的人族战士直接突破到巫王巅峰!
耶摩椤椰斜眼看了一眼耶摩杀一,手指一弹,一条雾气凝成的黑色人影飘飘荡荡的从尖塔下飞了上来,将一杯冰冻的果酒恭谨的放在了耶摩椤和*图*书椰的手中。
“甜美,芬芳!”耶摩椤椰眯着眼笑了,微微张开嘴,将这滴甘甜、却蕴藏了庞大生命精气的血浆吸入嘴里,耶摩杉椰白净的面孔上露出了一丝迷人的血色。
一股极其可怕的腐蚀和吞噬的力量一闪即逝,这个圆形区域内的所有水族无声无息的化为乌有,就连一丝半点存在过的痕迹都没留下来。
将酒杯放在了摇椅的扶手上,耶摩椤椰看着耶摩杀一淡淡的说道:“她降生的时候,闇日的力量跨越无穷的时空,在这个世界为她降下了闇日的祝福……她拥有前所未有的完美天赋,她的天赋十倍甚至百倍于我……”
山峰上矗立着一座精巧的小城堡,黑色的城堡犹如一只高傲的黑天鹅,一座高有百丈的纤细尖塔,就是黑天鹅长长的脖颈。
耶摩杀一笑着点了点头,身体一晃化为一抹暗影消失。
“陛下,需要我将耶摩杉椰殿下带回来么?”耶摩杀一摸了摸剑柄,低着头看向了耶摩椤椰:“她和那个用弓箭的小子太过于亲近,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