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蛟蛇相峙

原本朝着相柳小八头颅打去,可以将他一击必杀的冰块,此刻相柳小八的身躯变得庞大异常,尾部粗有里许,小小冰块在他身上破开了一个水缸粗细的透明窟窿,这点伤势就好像凡人被牙签戳破了手掌,对相柳小八根本不算什么。
他摇晃着细长的脖子嘶声尖叫道:“蛟王,你以为我怕你?你不过和我家老祖一样,也是共工氏的八大重臣之一,有老祖撑腰,我们相柳一族的子孙,没有一个人会把你当回事!”
姬昊和耶摩杀一对视了一眼,姬昊默默的挑起了一根大拇指——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相柳那老家伙果然是家学渊源,这相柳小八果然是‘杰出的人才’!
“本王性命何其珍贵,救命之恩不能不报,所以本王才带领寒蛟一族加入共工一脉,却也是听调不听宣,历代共工对本王都恭谨有加!”北溟蛟王阴沉着脸冷笑道:“本王的低调和宽容,在你们这些小儿辈眼里,却变成了无能和软弱?你们居然敢对本王的独生女儿起那样的心和图书思!”
相柳小八长啸一声,一直被北溟蛟王压制不敢动弹的他在这生死存亡之际,终于突破了对北溟蛟王的恐惧,身躯一晃显出了相柳本相。
伴随着沉闷的大水轰鸣声,一座高有数里、厚达千丈的水墙出现在相柳小八面前。他九颗头颅中一颗雪白的蛇头张口喷出一道寒气,这座厚重的水墙顿时被冻成了一块厚厚的冰墙。
相柳小八的九颗蛇头晃啊晃啊,十八颗眼珠瞪得溜圆——他从不知道北溟蛟王的过往,在他心里,北溟蛟王和他家老祖相柳都是一回事,都是共工氏的八大臣子之一。
相柳小八重重的往水里吐了口吐沫,‘嗤嗤’声中,大片游鱼翻着白肚皮漂上了水面,这家伙的口水都蕴藏剧毒,所过之处大小水族死伤无数。
袁力气得直跳脚,他仰天怒吼一声,身躯骤然膨胀到了五六里高下,他扛着那条大铁杠子,指着相柳小八怒吼道:“相柳小八,你居然是这样的杂种!”
伤口有一层淡淡的冰晶扩散hetushu•com开,刺骨的寒气让相柳小八的尾部活动变得缓慢不灵便。
相柳小八也不知道是中邪了,还是被北溟蛟王给吓破了胆子,他居然直挺挺的竖起了大半截身体,九颗脑袋几乎钻进了高空的黑云里面去。
他居然硬生生以自身的力量,将一方虚空从盘古世界割裂开来,用自身的寒气将其化为一片冰山雪地,形成了一个属于冰雪的小世界。
北溟蛟王目光阴冷的看了姬昊一眼,牙齿磨得‘咯咯’响。姬昊摆明是煽风点火,唯恐事情不闹大……但是他北溟蛟王可不在乎事情闹大,雪菱出事了,他总要找人泻火才行!
深吸了一口气,北溟蛟王喃喃说道:“共工一族去往北荒,想要占了北荒做北荒之主,起初本王和共工一族也是平起平坐,互为邻居、互不干扰。后来本王渡万年一次命劫时走火,差点身死魂消,是那一任共工用自家本命精血锤炼的一颗共工血珠救了本王。”
北溟蛟王打出的冰块重重轰在了冰墙上,只听一www.hetushu.com声脆响,厚达千丈的冰墙被打穿了一个水桶粗细、光洁圆润的透明窟窿。
一声轻叹从虚空中传来,一条枯瘦的人影冉冉在相柳小八面前浮现,相柳站在相柳小八面前,肃然向北溟蛟王行了一礼:“蛟王,看在老夫面上,还请蛟王放过小八一次。”
一座座冰山凭空从虚空中涌出,凛冽的寒风从冰山中呼啸而出,天地之间骤然变得酷寒异常,可怕的寒气让姬昊都激灵灵接连打了好几个冷战!
相柳小八那颗雪白的蛇头猛地转向了伤口部位,张开嘴狠狠一吸,一缕缕冰晶不断从伤口内飞出,不断飞入他的大嘴中。眼看着冰晶迅速消散,伤口内有一丝丝血迹渗出,相柳小八庞大的身躯急速的蠕动着,伤口内无数肉芽生出,眼看就要愈合。
一道寒光撕裂虚空,寒光中是一块拳头大小的锥形玄冰,看冰块的去势正是相柳小八的头颅。
姬昊急忙一挥手,太极乾坤镜喷出缕缕清光,化为一条条绳索将袁力死死捆住。姬昊厉声道:“袁力,和-图-书你干什么?有北溟蛟王前辈在这里,还需要你出手么?这条烂皮蛇,他死定了。”
“小爷可不怕你!”相柳小八几颗蛇头张开大嘴,不断有各色粘稠的毒液从他嘴角喷出,他看着北溟蛟王狞笑道:“之前对你这老家伙恭恭敬敬的,那是看在雪菱的份上……现在雪菱都变成了死鬼,小爷想日她都没得机会了,你又没有另一个女儿,我对你恭谨做什么?”
“相柳小八,你很有种!”北溟蛟王不冷不淡的轻喝了一声:“你比相柳那老家伙都有种得多!”
北溟蛟王咬着牙冷笑道:“呵呵,呵呵,原来你们相柳一族,把本王当成了……嘿,嘿,嘿,本王生性喜静不喜动,占了北溟冰海,本王就一心潜修,不愿意招惹是非。”
从没听说过,北溟蛟王是因为某一代的共工救命之恩,这才投靠了共工一族啊!
“蛟王,你要杀我,哪里有这么容易?”恢复了本体的相柳小八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了勇气,九颗蛇头左右乱晃着,向北溟蛟王大声的吼叫挑衅。
姬昊和图书悚然,他看着浑身不断喷出大量寒气的北溟蛟王,这就是北溟蛟王的力量么?
冰块击穿冰墙,狠狠打在了相柳小八的尾巴上,将他的身躯一举洞穿。
袁力气得直跳脚,他‘吱吱’尖叫着,抡起大铁杠子就要去和相柳小八拼命。
北溟蛟王气得眼珠子发绿,就连他被封冻在那块巨大冰山中的本体都睁开了眼睛,两道蓝色寒光从巨大的眼眸中喷出,死死的锁定了相柳小八。
天空变成了白色,水面变成了白色,四面八方的虚空都变成了白色。
‘嗤嗤’声中,一条体长百里,身体修长而纤细,独尾而九头,每颗头颅色泽各自不同的相柳出现在众人面前。相柳小八显出本体后,一颗海蓝色的蛇头狠狠一晃,顿时茫茫水面上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盯着袁力厉声喝道:“杂种?你爹是无支祈,一头水猴子,你娘是人族巫祭,一个人族!你这半人半猴的小猴头,你莫非是什么纯种货色?啊呸,你在我面前装什么样?你不也是亲近讨好雪菱,为的不就是想要干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