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一言不合

无数雪片化为一道白色的龙卷风,将相柳和相柳小八裹在正中,雪片不断的相互碰撞弹射,发出刺耳的金铁撞击声,可见这些雪片有多么的坚固锋利。
在姬昊神识扫描下,这个冰窟窿一样的小世界一些最基本的奥秘,被他悄然揭开。一枚枚银蓝色的符文在虚空中急速穿梭,带起无数条银蓝色的寒光包裹着这一方虚空。
漫天都是冻气翻卷,寒光中隐含刀剑之利,一座座冰山按照某种诡秘的轨迹交错游走,偶尔冰山相互碰击一下,顿时有一波波阴柔的阴寒雷劲喷薄而出。
“相柳,废话少说!”北溟蛟王冷淡的说道:“我唯一的血裔陨落,你把你全部的儿女子孙都宰了,变成和我一样的孤家寡人,我们就两清了。”
相柳的脸一阵阵的抽搐着,他终于转向北溟蛟王,苦涩的笑了:“蛟王,这种事情,没人愿意他发生……这,只是误会,您若是能换一个条件,老夫无有不从。”
北溟蛟王阴沉的说道:“在我面前,你有个m•hetushu•com屁的面子?你舍不得你的儿女子孙,那我家雪菱……”
相柳一口老血憋在嗓子眼里,他张张嘴,好悬才将那口血吞了下去。
姬昊默默的将这些银蓝色的符文记在心里,只等未来将其融入自身的太阴大道中,定然又能让姬昊的太阴之道增进不小。
怪笑了几声,相柳阴恻恻的说道:“但是你太强,老夫不是你对手,所以老夫让小八从你那宝贝女儿身上下手……只可惜,真是太可惜了,多好看的一丫头,居然被人给毁了本体,真是浪费!”
“蛟王……你的一滴精血,都能创造北溟寒蛟一族,这些寒蛟的实力不弱于纯血龙族!”相柳的九颗蛇头张开,同时发出沙哑难听的声音:“老夫一直在想,想了好几万年了,如果老夫能吞食你全身精血的话,老夫能成长到什么程度?”
耶摩杀一也是眉头一挑,惊讶的低声叹道:“好霸道的做派!当年我族侵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并没有和这位和*图*书蛟龙之主交战过……今日所见,他一定会是一个极其可怕的敌人。”
尤其相柳的本体干瘪而苍老,就好像一条被埋在棺材中,放在无数腐尸中腌制了数百年的老僵尸,他浑身都透着一股子腐朽、苍老、萎缩、枯朽的气息。
话说了半截,北溟蛟王突然有点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我不喜欢动舌头,我只喜欢动拳头。既然说不拢,你就给我去死罢!”
相柳气得面孔扭曲,眼珠都差点跳了出来,他恶狠狠的盯着姬昊厉声喝道:“简直是……垚侯姬昊,老夫日后一定要亲自带兵屠了你垚山城,你今日所言,是在给你自己招灾惹祸!”
姬昊只是往相柳的本体望了一眼,就觉得全身不舒服,好像自己突然就苍老了数百岁一样浑身都变得松软无力。姬昊吓得心脏剧烈的跳动了数百下,体内蕴藏了神奇力量的混沌血液迅速冲刷全身,花费了足足十个呼吸的时间,才将这种莫名的苍老之气洗涮干净。
要么杀和图书光自己的儿女子嗣,要么就自己干掉自己?北溟蛟王给出的这两条选择,相柳一条都不能选。他瘦削干瘪的身体微微哆嗦着,狰狞的三角眼里绿光闪烁,阴恻恻的说道:“蛟王这么说,就是不给我面子了?”
姬昊浑身汗毛竖起,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
北溟蛟王眯了眯眼睛,冷淡的说道:“好,你的儿女子嗣不死,你自尽罢!用你的老命,还我雪菱的一条小命,你死了,我不对你相柳一族下手就是。”
这些符文气息古朴、形状古拙,和姬昊所知的一切符文体系风格迥异,并非人族巫符,也并非异族符文,更不是洪荒天地法则纹印,也不是太古妖族的妖符,更不是上古天庭传承的神纹。
北溟蛟王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引起了整个小世界的应和,无数巴掌大小的六角形雪片宛如利刀,呼啸着从高空坠落,纷纷围绕着相柳和相柳小八急速的旋转起来。
北溟蛟王再次向姬昊望了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姬昊的话深得他意,他http://m.hetushu.com北溟蛟王从不仗势欺人,他所求的也只是一个公平,只是一个公道而已。
相柳嘶声怒啸了一声,随后厉声喝道:“蛟王,若是你没有闭关渡命劫,老夫见你自然远遁万里……但是你在渡万年一次的命劫之时,居然还敢以元神化身和老夫动手,今日老夫免不得要心狠一次了。”
无边寒气迅速向北溟蛟王汇聚过来,寒气迅速凝成一条体长万里的冰蛟,北溟蛟王凝气聚体,大声长吟着向相柳扑杀了过去。
和鳞片光洁、浑身充满生命活力的相柳小八相比,相柳的原形狼藉而肮脏,斑斓斑驳的鳞甲上附着了厚厚的黏糊糊的黏液,不断有大量的黏液从他鳞甲中分泌出来,带着可怕的恶臭和剧毒向四周喷洒。
尤其是刚刚包裹着相柳和相柳小八的无数雪片,更是齐齐向内一合,带着无数条极细的寒光劈了下去。
一股让人眩晕的腥臭气息翻滚着向四周扩散开,淡淡的绿气中,相柳显出了原形——一条体长万里的九头蛇!
所有射向相柳的和_图_书冰刀冰剑,还有那些寒气所化的战士,都在相柳显出本体的时候化为一缕缕粘稠的浆汁坠落。
姬昊默运元神,一波波神识犹如水漫金山,缓缓扫过北溟蛟王支配的这一方小小世界。
姬昊也轻声赞道:“这种做法,我喜欢!可不是么,这世间的事情逃不过一个公平公道,蛟王的子嗣因为相柳小八的错全部陨落了,那么相柳的所有子嗣都应该陪葬才是,这最是公平公道不过了。”
北溟蛟王神色诡秘的看着相柳,他阴沉的说道:“原来如此,呵呵……你只是错算了一件事情,本王就算在渡命劫,你依旧不是本王对手!”
姬昊摊开双手,曼然说道:“相柳呵,先应付完蛟王的怒火再说其他吧。如果你以后有心情和我在垚山城做上一场,我无比欢迎呵!”
‘亢昂’一声龙吟,北溟蛟王昂首长啸了一声,虚空中无数寒气凝成的冰刀冰剑齐齐生出,更有无数寒气凝成的重甲战士破空出现。无数刀兵、无数战士带着滔天的寒气,狠狠向相柳和相柳小八斩杀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