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雨牧请缨

一旁的各部长老和将领骇然看向了姬昊。
那一支黑甲人族战士骑在独角大鲤鱼背上,远远的浮在水面上,一个个面色阴冷的看着这边。
姬昊注入箭矢的太阳精火轰然爆发开,一团金色火焰席卷方圆数里的空间,蒙达惨嚎一声,他身上甲胄瞬间汽化,半边身躯被烧成了飞灰,残躯凄厉的嚎叫着向后飞出了数十里,洒下大片鲜血狼狈向南方逃窜。
“姬昊,让我试试吧!”
浩浩荡荡的水妖大军没有再多看城寨一眼,他们离开城寨远远的,不断的向南方进发。
姬昊抬起头,看着雨牧愕然道:“试什么?”
不能让水妖大军肆无忌惮的南下增援,必须想办法将他们羁绊在北方。
一声怒啸,蒙达左手猛地举起了一块圆盾,右手挥动一柄六尺长的分水刺向着数十条箭影狠狠一砸。
姬昊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中。
只要大洪水不退去,人族子民就只能被困在狭小的空间中苟延残喘,人族的元气就hetushu.com会一寸寸的被消磨。当人族削弱到极致后,共工氏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人族沦为奴隶。
“这是撕破脸了啊!”风行站在姬昊身边,跃跃欲试的说道:“北荒的那些蠢货,他们这是死心塌地跟着共工氏走了,这是真的撕破脸了……让我给他一箭?”
风行龇牙咧嘴的接过箭矢,‘嗤嗤’声中,箭杆灼烧他的手掌,以风行正式踏入巫帝境的实力,他的掌心都被烧得青烟缭绕,空气中迅速弥漫出一股烤肉的焦味。
姬昊和一众部族长老、将领分别回转营房,忧心忡忡的陷入了沉思中。
姬昊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些水妖大军去了南方,他们会加入占据了各处河道水府的水妖,疯狂的袭击人族的治水大军。
数百头巨妖不甘心的远远朝着城寨咆哮了几声,无数奇形怪状的小妖踏在水浪上用尽污言秽语问候了一通姬昊的亲眷,伴随着沉闷的鼓声,水妖大军重新整顿队列,浩浩http://www.hetushu•com荡荡向南行去。
身上的黑色甲胄上一层层水波绵绵而起,死死抵挡着狼牙突的刺杀。
蒙达带来的上万黑甲精锐有过半被金色火焰覆盖,他们身上的甲胄远不如蒙达身上的重甲,五六千黑甲精锐连惨呼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在火光中化为一缕缕轻烟。
姬昊只是向一支箭矢中灌注了一部分巫力而已,这箭矢居然就能烫伤巫帝的手掌?
这支黑甲精锐的领军将领,城寨中很多人都认识他,北荒龙鲤部的战士首领蒙达,在蒲阪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勇将。
“撤退!”
“那一滴‘天灾’!”雨牧严肃的说道:“如果他真的是瘟毒的话,那就让我试试!或许,我能掌控他!”
一声狼啸冲天而起,金色的狼牙突带起一道猛烈的金光向前窜去。
蒙达距离城墙有三十几里,风行射出的狼牙突只是一闪就到了蒙达的面前。也不知道风行使用了什么古怪的箭技,箭矢到了蒙达胸和-图-书前时,突然有一片青色的强风吹出,箭矢骤然荡出了数十条残影。
数十条箭影,却只有一条影子是实体。
蒙达也是巫帝级的实力,可是人族大巫不修元神,就算巫帝也没有神识外放的能力,他只能用肉眼分辨这些箭影的真假。
龙血醉已经没有了效果,也不知道共工氏给那些巨妖许诺了什么好处,那些巨妖强忍着龙血醉的强大诱惑,目不转睛的向南进发。在这些巨妖的掌控下,那些没多少灵智的小妖们完全没有任何自主能力,就连一只小虾米都没有再多看龙血醉一眼。
很快,姬昊就摇了摇头,在这茫茫大水上和水妖大军们摆开军阵大战,吃亏的肯定是人族。而且水妖的数量太多,人族大军才多少人?没有了盘古守护大阵的保护,人族要死伤多少战士?
一股可怕的热力从箭矢上散发出来,姬昊将箭矢递给了风行。
但是仅仅一座城寨,根本不足以封锁水妖南下的通道。
乱糟糟一团,犹如http://m.hetushu.com无头苍蝇一样围攻了姬昊城寨几近一个月的水妖大军,终于恢复了秩序。
姬昊缓缓点头,他抽出一支狼牙突,双手握住箭杆,一道道金色流光犹如融化的黄金汁液,‘汩汩’的注入箭杆。通体银白色的箭杆上迅速出现了金色的纹路,一片片形如羽翼的金色纹路逐渐亮起,很快整枝箭矢都变成了纯金色。
这场大洪水至今为止,各处都是水妖作乱,还没有北荒的人族部落正儿八经的露面过。今日蒙达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姬昊面前,而且他还将混乱的水妖大军整顿得井井有条,勒令他们继续南下。
“逃,快逃!”
“痛啊!”风行被炽热的箭杆烫得低声痛呼,他忙不迭的将箭矢搭在了弓弦上,运起全身巫力注入神弓,缓缓将长弓拉圆。
姬昊站在城墙上,同样神色冷肃的望着对方。
青色箭影轰然粉碎,所有箭影全是虚影,没有一条影子是实体。蒙达呆了呆,他左手突然猛地一颤,已经荡起了一片黑色水波的圆http://m.hetushu.com盾被一箭击穿,箭矢射穿他持盾的左手,狠狠没入了他的胸膛。
盘坐在中军大帐中,姬昊喃喃自语道:“放开军队,和那些水妖野战?”
惊慌之中蒙达大声哀嚎,他麾下的残兵忙不迭的催动坐骑,数千头独角大鲤鱼发出惊恐的鸣叫声,迅速沉入水中,带起一道道鳞波向南方窜去。
大帐的门帘被人挑开,圆溜溜、肉滚滚的雨牧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当啷’一声将他的大铁锅丢在了地上,很艰难的向姬昊微微弯腰行了一礼。
陶煞低声喃喃道:“这小子,简直是个怪物,他今年才多大?老子最小的灰孙子都比他大上十几岁……难不成,他已经踏入了巫神境?没这个道理啊!”
疯狂逃窜的蒙达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的伤口上无数肉芽在急速的蠕动,他倾尽全力催动精血想要修复伤势,但是一缕缕粘稠的太阳精火附着在他的伤口上,多少肉芽生出来都被烧成了飞灰,伤势不见任何好转反而变得越发的可怕,已经威胁到了蒙达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