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败露

只要瘟神幡放出的瘟蝗赶到,那片冰山中的水妖一个个全都得死,不会有一个幸存。
这一片依旧归属赤坂山所辖,山岭之间本来有不少药草生长,尤其是赤坂山北面的草原上更是出产数量庞大的各色药草,其中不乏药力强大的灵药。
正笑得开心,高空中一声巨大的悲鸣声传来,大片黑血‘哗啦啦’的混在暴雨中洒得漫天都是。
体长数十万里,遍体鳞伤、不断有巨量黑血喷出的相柳哀鸣着从高空坠落,他的身体越是靠近地面,就越发急速的蠕动、缩小,当他来到离地不到十几里的空中时,他已经收起原形,重新化为人形。
平日里一直以黑脸示人的皋陶也都不由得笑了起来,缺少药草,无法熬制汤药消灭疫气,这可是水妖们自家造孽,怪不得别人。
双眸尽成彩色,色泽斑斓犹如无数毒虫在眼眶内旋转的雨牧端坐在高塔上,瘟神幡端端正正的杵在他面前,无数毒烟被瘟神幡吞入,然后化为一缕缕灰色气息不断注入雨牧体内。
浩浩荡http://www•hetushu.com荡弥天极地的水妖大军不见了,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相柳嘶声怪叫了一声,他猛地向北方看了过去,就看到一条东西不知道有多长,高有上千里的灰色雾墙正缓慢的向北方逼去。
哪个部族的长老,哪个部族的将领,不希望给自己的儿孙开辟一片沃土,让儿孙们繁衍壮大,在自己出身的氏族之外再建一个强大的部族呢?
能够拥有一片属于自家私人的领地,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大口大口的吐着血,黑血刚刚喷出嘴就迅速化为黑色的冰块,相柳抬头看着天空巨大的云洞,声嘶力竭的哀嚎着:“北溟蛟王……你等着瞧!今日之仇,我相柳誓要百倍报之……我,我,我一定要灭了你北溟寒蛟一族,将你抽筋扒皮,取了你的魂魄当灯芯!”
上古瘟神陨落之后,瘟神幡没入虚空,藏匿无数年方得出世。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如今人族掌握的诸般巫毒和上古相比迥异,威力更是不可同日和*图*书而语。
高空乌云突然被撞碎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漫天阳光透过这个大窟窿罩了下来,一时间就连姬昊都因为长久不见的阳光被照得眯起了眼睛。
因为没有直接和瘟蝗接触,只是感染了瘟疫气息的干系,这些水妖只是病倒,还没死掉。浩浩荡荡的水妖大军已经挺直南下,他们在更北方的水域中凝聚了无数座冰山结阵自保,但是也仅仅是自保而已。
各部长老和将领也随之放声大笑。
惊恐的看了雨牧一眼,相柳怒啸一声,带起一道黑气急速冲上了高空。
无数道狂雷电光混着大片寒气从天空坠落,狠狠劈在了营寨的盘古守护大阵和四周水域上,盘古守护大阵轻松承受了狂雷电光和寒气的进攻,但是方圆十几万里的水域却被劈得巨浪翻滚,滔天巨浪相互冲撞发出巨大的声响,可怕的寒气更是将巨浪冻成了绵绵冰川。
缓缓向前的营寨被冻结在冰层中动弹不得,构成营寨的巨木在寒气中不断发出‘嘎嘎’巨响。
短短三天时间,以虫老为首和图书的巫殿诸多毒巫随身携带的剧毒之物消耗了八九成,雨牧的实力从初入巫帝境一路飙升到巫帝巅峰,周身气息却变得更加的诡秘莫测,就连姬昊的神识扫过雨牧,都觉得一阵阵的心悸。
无论是最普通的鱼虾龟蟹,还是那些可以排山倒海的水妖巨擘,在瘟神幡放出的混合瘟毒面前全都束手无策。
三千条寒蛟簇拥着一座巨大的冰山冉冉飞来,冰山中北溟蛟王的本体缓慢的睁开眼,淡淡的冷笑了一声:“随你……这次本王不好亲自出手,让你逃了一条性命……下次再见,我灭你相柳一族!”
除开已经感染瘟毒暴毙的水妖,更北方的水妖大军中更有无数的水妖已经染病倒下。
帝舜交待的任务,他们算是很好的完成了,他们不仅仅是牵制住了水妖大军不让他们南下,更是用瘟毒击杀了无数的水妖。等洪水退去了,到帝舜面前叙功的时候,搞不好大家都能得到一个伯候的封号。
“缺少药草?”姬昊听了东夷飞骑传回的情报,不由得幸灾乐祸的放声和*图*书大笑。
相柳恶狠狠的咒骂了几句,然后下意识的低头向水面看了一眼。
城寨正中竖起了一座高塔,数百名巫殿的毒巫环绕高塔列阵,龇牙咧嘴的施展各自独门巫毒,化为五彩浓烟纷纷涌向高塔。
“瘟疫,果然是极可怕的东西。”姬昊站在城墙上,远远看着城寨正中的高塔,不由得咧了咧嘴。
这几天羿地和其他东夷将领带着各自下属,骑乘坐骑漫天乱逛,他们所到之处,所见所闻尽是无边无际的水妖尸体。无数水妖死得狼藉凄惨,如今瘟神幡释放的灰雾裹挟着无数瘟蝗,已经向北突出了上万里,所过之处尽成死地。
所以大家都兴奋得笑了起来,一个个笑得满口大牙都露了出来,在灯笼火把的映照下熠熠发光。
人族嘛,总是对脚下的这片沃土有着异样的亲近和依赖,能够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私人的领地,这是多少人族英雄好汉一辈子的追求?得到人皇册封,积功而成伯候,这简直太美了。
拖拽城寨向前行进的星空巨龟发出不安的鸣叫声,水面在急http://www.hetushu.com速的结冰,而且冰层极厚、极其坚硬,以星空灵龟的力量都难以挣碎冰层。
这一场大洪水来得好,赤坂山和北方草原上的所有草木都被冲得粉碎,那些能够救命治病的灵药都被被洪水泡得稀烂,水妖们还能找到足够救命的药草才有鬼。
“瘟神幡!怎么是瘟神幡?瘟神老儿早就陨落……当年我亲眼见他被打得魂飞魄散……谁能动用瘟神幡?不对,是谁继承了瘟神之位?”
作为瘟神传人,雨牧如今已经是万毒之躯,对寻常生灵触之即死的剧毒,于他却是大补品。
相柳声嘶力竭的尖叫着,不可置信的向姬昊的营寨望了过来。
东夷飞骑日夜监视水妖冻结的冰山,发现水妖大军中缺少药草,他们只能依靠强悍的生命力和瘟疫对抗,短短几天时间,染病倒下的水妖数量何止亿万?
这些巫毒对瘟神幡而言,是极有营养的滋补品,巨量巫毒被瘟神幡吞噬,无数奇形怪状的剧毒符文不断从瘟神幡中飞出,不断的修复雨牧体内的瘟神印记,更是刺激瘟神印记不断的强化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