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花言巧语

正因为他看透了这些菩提树是一座大阵,北溟蛟王就觉得一股无形的巨力禁锢了他的身体,令得他想要做任何动作都变得极其的艰难。
木道人沉默了一会儿,手中木杖轻轻一晃,淡淡的说道:“若是蛟道友能接我三杖,你为大,倒也无妨。”
木道人沉默了一会儿,他慢吞吞的伸出右手,掌心中乖巧的盘踞着一条尺许长,通体寒气惊人的小白龙:“北溟冰川下的那条天地生成的冰龙与本门有缘,贫道已经将她取来。”
木道人指了指身体下方的华美池塘:“这池塘中功德之水,配合蛟王之女命珠,当能让她神魂丝毫无损、附体夺舍。并且,还能极大的补益根骨、禀赋,让她未来成就更加不可思量!”
通体碧绿、叶脉却是金色的菩提树叶放出大片绿光,绿光落在盘古守护大阵放出的光幕上,两色光芒相互冲击碰撞,盘古钟‘嗡’的一声响,震碎了大片绿色光华。
“蛟道友,许久不见,可安好?”菩提树内传来一个和-图-书平淡如水的声音。
袁力看不透,看不懂,他只是觉得这些菩提树煞是美观。北溟蛟王道行神通远比袁力强大千百倍,他更是经历了洪荒中无数大事,眼光何等厉害,一眼就看出了这些稀稀拉拉的菩提树堪堪组成了一座玄妙无穷的大阵。
就在北溟蛟王和袁力的面前,平地陷下一个大坑,方圆近百里的圆形大坑通体流光溢彩,八宝彩光耀人耳目,池子里铺满了各种珍珠宝贝,更有一层深达数丈、散发出檀香味的清澈池水凭空冒了出来。
北溟蛟王的脸一阵阵的抽搐,半晌没有说一个字。
菩提放出一道绿光直冲高空,在空中化为一朵碧绿的庆云笼罩了整个池塘,庆云中不断有点点绿光拉着长长的光尾坠落,这些绿光击打在池水上,就好似无数宝珠落在了玉盆中,不断发出清脆的响声。
七彩神莲中不断喷出一缕缕霞光瑞气,这些霞光瑞气冲上高空,同样化为一朵彩色庆云。一缕缕金色、银色的m.hetushu.com光雨犹如璎珞,同样带着曼妙响声坠落池中。
北溟蛟王听到蛮蛮的笑声,不由得摇了摇头,突然间他双眼一翻,厉声喝道:“哪位朋友?”
北溟蛟王摇了摇头,他沉声道:“本王在北溟自成一体,逍遥快活,何必卷入你们的是非当中?木道人,你们自己折腾去吧,休要给我找麻烦。”
北溟蛟王身体一僵,骇然看向了那条小白龙:“你……”
池塘中一左一右,左边是一株参天菩提,右边是一株七彩神莲。
广袤无边的草原上,稀稀拉拉的散布着一些菩提树。
两人站在一片一望无边的草原上,齐腰深的绿草在风中翻滚,掀起了一波波绿色的草浪。不远处有几条蜿蜒的河流娴静的流淌而过,河水清澈见底,河底却不见砂石,居然清一色都是各种琉璃、水晶、珍珠、玛瑙、金刚石之类的宝贝。
北溟蛟王阴冷的笑了,他看了看赶到身边的三千寒蛟,冷声道:“原来你拉我入门,只是想要找一批打http://m.hetushu•com手?以你二人的手段,哪里不能花言巧语弄一批山精水怪入门呢?何必找我?”
北溟蛟王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你若不来,我自安好。”
姬昊和相柳在高空动手的时候,袁力抱着北溟蛟王的大腿,正带着满脸谄媚的笑,想要让北溟蛟王答应带他一起回北溟冰川。
这些菩提树枝繁叶茂,看似随意的点缀在草原上,但是他们相互之间的位置和距离,却蕴藏了某种极其玄奥的道理在内。
营寨中的人族各部战士只觉身体一紧,脑子里一阵迷糊,随后就恢复了正常。
一点淡淡的绿光从天而降,绿光中隐隐可见一片看似灰尘一般极其微小,但是映射在灵魂中却好似将天地都覆盖的菩提树叶飞速的落下。
低沉的喘息声远远传来,三千寒蛟簇拥着那座巨大的冰山,拱卫着冰山中北溟蛟王的庞大本体,缓慢的向这边飞了过来。很显然,他们也被木道人拉入了这个奇异的世界。
木道人眯着眼,依旧是那万年不变的苦涩和-图-书面孔:“蛟道友你若归入本门,北溟寒蛟一族,就当为本门护法八部之龙部部首。本门护法八部众,关系本门未来大计,地位尊崇,非同小可,贫道兄弟二人,在这上面花费了数万年心血……这也是寒蛟一族的机缘和造化。”
一声清朗的长啸传来,‘簌簌’声中,那几条河流中荡起了点点涟漪,无数嫩芽从河底生出,嫩芽迅速的抽条生长,不多时连天莲叶铺满了河面,无数大大小小的莲花冉冉绽放,空气中就有一股馥郁的清香流转。
木道人干涩的,极其艰难的挤出了一丝笑容:“蛟道友,你以为如何?”
木道人苦着脸淡淡的说道:“寻常山精水怪,怎有资格入我门来?我门中弟子,哪一个不是有出身、有来历的大能人物?”
位于盘古守护大阵之外的北溟蛟王和袁力则是身体一晃,被绿光照在身上后,他们只觉身体一轻,就来到了一片光线明丽,四处鸟语花香的世界。
“三教主?”北溟蛟王‘嘎嘎’笑了起来,顾盼之间一股骄http://m.hetushu.com傲之气油然而生:“我为大,你们为小?”
蛮蛮坐在城墙上,看着袁力死死抱着北溟蛟王的大腿不放手,不由得‘嘻嘻’直笑:“老蛟王真是好脾气,换成爹爹的话,早一脚把这水猴子给踹飞了!”
北溟蛟王的脸色一黑,他阴沉着脸看着木道人冷声道:“你自信我接不下你三杖?既然我连你三杖都接不下,你还拉我入门做什么?木道人,你是有意侮辱本王么?”
抬起头来,看着这一方明丽的天空,北溟蛟王冷声道:“是你主动放我出去,还是我打破你这一方芥子虚空?”
一抹绿光在树干上涌出,面色枯槁、一脸苦涩之意的木道人从绿光中冉冉走出,他左手拎着一根木杖,抬起右手,慢吞吞的向北溟蛟王稽首行了一礼。
木道人眯起了眼睛,他温和的说道:“你有求于我,所以我便来了。我既然来了,正是道友归入本门的机缘。若是蛟道友愿意入我门来,当与我二人并列,为本门三教主。”
他要亲眼看到雪菱得到新的躯体,这才能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