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横添变数

花道人笑着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莲花瓣,随手递给了相柳:“如今洪水席卷天地,人族子民多陷于洪水之中。相柳道友只需偷偷打点,但凡有莲花处,约束水族大军不要骚扰就是了。”
花道人将令牌递给那道人,笑着说道:“有劳道友走一趟,未来他们都是我教八部众的骨干哩!”
姬昊站在九龙车辇上,就好像万丈巨浪中的一叶小舟,九龙车辇被震得动荡不停,姬昊的五脏六腑都隐隐收到了震荡。
他还以为这所谓八风尊者都是道行深不可测、法力无边的大能,结果却是他们每人手中都紧握着一柄旗幡,随手一荡虚空中就有庚金之气呼啸而出,化为金刀向姬昊乱劈了过来。
相柳呆了呆,他将莲花瓣塞进袖子里,低声问道:“就这么简单?有莲花处……哼,你们……”
热风之后又是一阵清风,看似清澈轻柔没有丝毫杀伤力的清风悠悠袭来,姬昊只觉身体一寒,大日元神骤然一颤。这些清风居然莫名http://m•hetushu.com的避开了大日金光,径直攻击他的元神。
花道人微微一笑,双手虚扶让相柳起身,他非常满意相柳的态度,轻声说道:“如此大善……相柳尊者入我门来,自然不是普通弟子身份,身份堪比本门副教主之位……相柳尊者的子孙后裔,不如带出一部分让贫道现在就带走,如此不论未来有任何变故,尊者都后顾无忧了。”
“也好,也好,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那就把话说得更明白一些。共工氏如此这般,老祖我以为,他或许是要倒血霉的。若是他事成了也就罢了,我相柳也能博一个天大的前程,或许未来天庭大帝,就有我相柳的位置。”
但是仔细看去,姬昊不由得咬了咬牙。
相柳的老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怔怔的看着道人消失的方向,低声感叹道:“道友神通,果然非常人所能及。”
“但是万一他事败了,还请两位道友护得我周全!”
寒风之后,半hetushu.com空中又是一道道热风冲出。黑漆漆的热风中裹着大片黑沙,暴躁的黑沙在半空中相互摩擦撞击,溅起无数火星。这些火星撞在九龙车辇的护体金光上,立刻化为滚滚火雷凶猛爆炸开来。
相柳很认真的向花道人深深鞠躬行了一礼:“一切,都有劳教主了!”
花道人又笑了笑,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青皮葫芦递给了相柳。
“这是一葫芦‘祛瘟丹’,天下任何瘟毒,只要一粒都能解除。尊者,你好生使用才是!”
相柳气喘吁吁的站在花道人身边,他看了看花道人,冷冷的哼了一声:“花道友,你最是无利不起早的人,受了你的情,这笔账我要怎么还?”
与其说姬昊是在和八风尊者对战,还不如说是花道人正在直接和姬昊交手。
旗幡晃动,金风阵阵中,又有大片寒风呼啸而出,这些寒风一出现,就立刻卷起拳头大小坚硬异常的冰块铺天盖地的向姬昊打来。这些冰块寒气惊人,硬生生将hetushu•com九龙车辇的金光逼得缩小了七八里方圆。
这些旗幡散发出的气息极其可怕,而且气息姬昊也极其熟悉,和花道人身上的气息一般无二!
那道人应诺了一声,接过令牌后化为一道白光,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将青皮葫芦递给了相柳后,花道人一袖子拍在了相柳身上,一道狂风卷起相柳,将他扫得无影无踪。
相柳的脸剧烈的抽了抽,他沉声道:“那……”
八柄旗幡,应该都是花道人的随身至宝,被这八风尊者拿来列阵对付姬昊!
无数极细的庚金煞气化为点点砂砾,带起一条条极其锐利的金风,化为肉眼可见的金刀斩向姬昊。
姬昊不由得心头震惊——花道人随意招来的八个门人,就有这样的神通道法?他们布下的所谓八风不动之阵,居然能破开九龙车辇的护体金光?
花道人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他接过令牌,向东北方向望了一眼,身体一晃,就从他体内飞出一条白影。一名和花道人生得一般无二的http://m.hetushu.com道人从他体内飞出,笑着向他稽首行了一礼:“道友,何事找我?”
姬昊忙祭出了太极乾坤镜,放出一道清光照耀周天,清光剧烈的震荡着,半空中无数团清澈的涟漪荡漾开来,这一阵清风这才被姬昊抵挡了过去。
花道人依旧是满脸带着淡淡的笑意,他低头看着下方无边无际的大水,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入我门来,既是本门弟子,当身处烈火洪水之中,念诵贫道兄弟法号,自有福德护体,不受烈火洪水之灾,不受猛虎毒蛇之伤。唯有本门弟子,才受贫道兄弟庇护……其他人族……贫道兄弟的法力,也不是凭空生出来的!”
花道人轻轻一叹,他看了看被八风不动大阵围住的姬昊,满脸是笑的向相柳打了个稽首:“道友误会贫道了……贫道是一番好心,这才邀请道友加入本门……未来道友有一次大劫,必须是加入本门后,才能化解哩。”
这些金刀锐利非常,九龙车辇喷出的大日金光席卷百里,寻常五金精英稍微碰触www.hetushu.com就化为汁水,这些庚金杀气所化的金刀却‘嗤嗤’有声不断穿透金光,好些金刀甚至快要碰到九龙车辇本体,这才被金光融解。
相柳的眉头一挑,颇为意动的琢磨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从袖子里掏出一块骨质令牌递给了花道人,又向东北方向指了指:“如此甚好,吾在陵水凌天峰下水府中,藏了一部分资质最佳的孩儿,还请教主将他们带去安全之地妥善安置。我相柳一族最精华的血脉,尽在其中了。”
怪异的笑了几声,相柳斜眼看着花道人冷声道:“我还以为,你们师兄弟两人,真是一片慈悲心肠。原来,你们也只是要护住那些有莲花处的人!”
八风尊者用力的摇晃旗幡,各色稀奇古怪的风劲从虚空中不断钻出,团团围着九龙车辇猛吹。姬昊施展浑身解数,诸般秘法、至宝一起祭了出来,任凭他东南西北诸般劲风猛吹,也丝毫无法奈何姬昊。
相柳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他万分忌惮的看了一眼花道人,沉默了一阵,突然怪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