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蛟王变

‘咔咔’几声响,封冻着北溟蛟王本体的玄冰大山突然裂开了无数蜘蛛网一样的裂痕,他巨大的本体微微的蠕动着,颇有破山而出和木道人决一生死的架势。
远远地,耶摩杀一等人看到那一片莹润的绿光冉冉消散,城寨前突然出现了数千条人影,正是北溟蛟王、袁力还有三千寒蛟。
“天地本身就是一大泥塘,众生都在其中打滚,无论你我他,除非能彻悟了这一方天地的无上大道,否则谁能逃脱?谁能挣脱呢?”木道人看着北溟蛟王,情真意切的劝说道:“所谓的逍遥自在,不过皮相,蛟道友何曾摆脱过这个泥塘?”
“贫道并未算计蛟道友。”眼看北溟蛟王就要动真格的了,木道人这才悠悠说道:“以贫道道心起誓,贫道只是冥冥中心血来潮,知道蛟道友之女有血光之灾,特特前往北溟冰川,破开冰川地肺,将这条尚未成型的冰龙擒拿。”
城寨内的人出不来,城寨外的人进不去。
木道人为了造就和_图_书这条小小的冰龙,居然连续动用了三种灵物来成就她!
龙族精血只是让水族有进化为龙的可能,而这三种先天灵物,则是能极大的提升水族自身的血脉,若是份量足够,甚至可以将他们的血脉提升到堪比龙族的程度!
木道人微微耷拉着眼皮,静静的看着手上的白龙一言不发。
死死咬着牙,北溟蛟王阴恻恻的冷笑道:“好,好,好,这次你们算计到我的头上来了!你们算计我也就罢了,你们为何连雪菱也要算计进去?”
北溟蛟王沉默了许久许久,雪菱的命珠就悬浮在他面前,木道人的手掌也伸到了他的面前,小白龙就躺在他的掌心。雪菱命珠内一条细细的龙影若隐若现,不时的向那小白龙望上一眼,显然她对这具躯体颇有兴趣。
木道人双手一翻,神池内顿时有万丈霞光冲天而起,一缕缕功德玄黄之气从天而降,慢慢的注入雪菱的命珠和那条小白龙的躯体中。
袁力已经痴痴呆呆的和*图*书说不出话来,三光神水、天一真水、太玄凝露,这都是顶级的先天灵物,有一滴化一海的威能,更有化腐朽为神奇的神效,对任何水族而言,这三种先天灵物的价值甚至比龙族精血还要珍贵。
北溟蛟王的脸剧烈的抽了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木道人手中的小白龙,眸子骇然闪过一抹惊艳之色。
北溟蛟王颇有点歇斯底里的吼道:“如果不是你们受了某人的警告,被驱逐去了最贫瘠的西荒大陆,勒令你们无事不许走出西荒,以你们的心性手腕,早就将这天地搅得一团糟。”
袁力都说不清,现在这条冰龙的禀赋高到了什么程度,但是就凭她体内的九条太阴玄脉,她的禀赋就已经超过了雪菱的本体。袁力可是心知肚明,雪菱的本体小银蛟,体内也不过六条太阴玄脉而已。
木道人苦兮兮的脸上艰难的挤出了一丝笑容,他不笑还好,他这一笑,越发显得他都快要哭出来了。
耶摩杀一停下m.hetushu•com了脚步,和风行、羿地几人远远的站在水面上,不敢靠近此刻的城寨。
木道人向北溟蛟王点了点头,沉声道:“雪菱资质绝佳,贫道有意收她为关门弟子,日后修炼有成,当可继承贫道教主之位,蛟道友以为如何?”
“若是蛟道友之女,以我功德池中功德之水洗炼命珠,附体这条冰龙之躯,未来前途,不比她原本身躯差上多少。”木道人淡淡的说道:“贫道也是一番诚心,还请蛟道友入我教门,坐那第三教主的位置。”
‘呼’的一下,长宽千多里的城寨被封冻在了一块万里方圆的玄冰中。
北溟蛟王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三千寒蛟,再看看面前命珠,又看看木道人手中的白龙。
巨大的城寨悬浮在水面上纹丝不动,一层柔润的绿光牢牢裹住了他。绿光散发出一股恢弘不可侵犯的气息,负责拖拽城寨的一万头星空灵龟蜷缩着爪牙,脑袋也缩进了龟壳里,静静的漂浮在水面上不敢发出半点儿动静。
他手和_图_书掌一抬,轻轻的将小白龙丢进了下方的神池中,北溟蛟王轻叹了一声,伸手摸了摸雪菱的命珠,手一抖将她也丢进了神池。
犹豫良久,北溟蛟王苦笑道:“罢了,罢了,被小儿女辈拖累了。既然如此,就顺势而行,但是这第三教主,本王是不做的,给个清闲的位置罢。”
蓦然间天地间寒风大作,天空好似彻底崩碎一般裂开了无数缺口,大股大股的寒罡从天而降。封冻了北溟蛟王本体的冰山裂开,一颗直径百里的硕大龙头慢慢的从冰山中探出,轻描淡写的向姬昊的城寨吐了一口寒气。
北溟蛟王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他指着木道人厉声喝道:“当年盘古世界第一代原始神灵的陨落……天庭最初的五大天帝的消失……还有天地万族对人族的奴役……这些事情,你们两个都有份!”
那个风景绝美的芥子世界中,北溟蛟王死死咬着牙看着木道人手上那条小小的白龙。
耶摩杀一急匆匆带着风行、羿地返回城寨,但是远远的看到和-图-书城寨,耶摩杀一几人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居然能测出这些事情?”北溟蛟王突然朝着木道人怒笑道:“莫非雪菱遭劫,是你们师兄弟两个背后下手推动?定然是这样了,你们当年没少做这样的事情!”
抬起眼皮,森森的向北溟蛟王望了一眼,木道人轻声说道:“贫道还耗费了三光神水、天一真水、太玄凝露三种至宝,耗费自身精血为她洗精伐髓,与她体内凝聚了九条太阴玄脉。”
北溟蛟王的神色又轻松了许多,他缓缓点头道:“那都是多少年后的事情了?暂且不提他,不过有道友教训小女,也好,也好,省得她不知天高地厚,又惹出杀身之祸来!”
“第三教主……”北溟蛟王轻叹了一声:“若是本王真成了这第三教主,怕是就要为你们师兄弟两个呕心血了……可怜,可惜,本王原本在北溟逍遥自在无数年,莫非还真要去泥塘里打滚不成?”
就连瘟神幡放出的灰气中,铺天盖地的瘟蝗也被这一口寒气冻杀了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