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守棺人

木族命偶一出手就放出一片茵茵绿光,巴掌大小的命偶凌空一晃,当即化为八尺高下。外表和活人没什两样,唯独皮肤和头发、眼眸呈淡绿色的命偶身体一沉,带起大片细细的水泡向水洞底部沉去。
姬昊捏了一个印诀,低声念动咒语,命偶就双手结了一个怪异的印诀,他身边的水流剧烈的波动起来,命偶体内一道道极细的雷光涌出,伴随着低沉的风雷声,命偶的掌心中凝聚了一团水缸大小的紫色雷光。
一道人影突兀的出现在龙棺上空,大片寒气腾空而起,人影右手一挥,命偶放出的雷光被他一把抓在手中。
“不是活人,只是一只小小的木偶?”人影有点神经质的喃喃自语:“但是在我的勾魂沙面前,你躲多远都没用,没用,没用,真没用的!”
“那棺材里的……不是人!”袁力艰难的咕哝了一声。
将几块盘羲世界的顶级木系晶石塞进命偶中,姬昊念诵一声咒语,抖手将巴掌大小的命偶丢出。
和*图*书悄祭出太极乾坤镜,姬昊一道元气喷了上去,太极乾坤镜中一道银色幽光喷出,笼罩在袁力的身上。袁力施展太阴遁法,配合太阴乾坤镜中的太阴神光一起发动,他的身形顿时凭空消失,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水洞深达千里,命偶下沉的速度并不快,过了大概半个时辰,他才靠近到距离黑玉祭坛不到二十里的地方。他停下动作,悬浮在水中,低头向黑玉祭坛上下打量起来。
如此微弱的精神威压,却差点没压垮袁力?如果不是禹馀道人传授的《混世经》激发了袁力骨子里的桀骜不驯、战天斗地的狂暴精神,袁力甚至会被这股微弱的威压逼得昏厥过去?
淮河的这个水眼充斥着邪异的气息,同样看到了三口龙棺的袁力浑身僵硬的悬浮在水中,浑身每一根银色的长毛都和铁针一样挺得笔直。
‘嗤嗤’一声响,命偶双手向外一甩,雷光撕裂水波,狠狠向一口通体雕满龙纹的龙棺http://www•hetushu•com砸去。雷光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到了龙棺上空不到三丈远的地方。
最终,姬昊感受到了一丝微弱至极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精神威压。
《混世经》自发的运转起来,袁力体内一股洪荒野蛮的凶悍之气呼啸着冲了起来,他的眼珠骤然变得猩红一片,一股无法遏制的怒意充斥全身,他浑身肌肉鼓起,慢慢的挺直了腰身。
搜寻了足足一刻钟,姬昊掏出了一个木头雕成的小木偶。这是盘羲世界一位木族祖灵制造的替身命偶,有诸般奇异之极的妙用,自身战斗力也足以和刚刚踏入巫帝境的人族巫帝相抗衡。
袁力的灵魂受到了某种压制,但是姬昊完全没能感受到这种压制。
这是源自某种血脉极深处的恐惧,一种发自先天的恐惧。一如普通的游鱼虾米碰到了真龙,来自血脉中天生的压制,会让那些游鱼虾米和现在的袁力一样狼狈。
青木破邪雷,在盘羲世界的木族子民中,是最常用的战和_图_书斗雷法。这种雷法若是在森林中发动,会引发森林中浓郁的青木灵气不断注入雷法中,动用自身一份力量,则能发出万倍的雷霆威力,是极其实用的大威力雷法。
姬昊在自己的手镯中翻了许久,这些年来经历了若干次战争、厮杀,他搜罗了无数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袁力的膝盖突然一软,差点跪了下来。
人影‘嗤嗤’的笑了几声,突然张开嘴,一片雾茫茫的沙砾呼啸着向命偶喷了上去。
“青木……破邪雷!”命偶嘴唇微微开合,一个字一个字干涩无比的说出了这一式的名字。
惨白色的面皮几乎透明,人影的面皮上密密麻麻生了无数细小的鳞片,在他脸上勾勒出了奇异的纹路。他的面孔不似人,倒是好像蜥蜴和蛤蟆的综合体,宽大的嘴巴几乎撕裂了整张面孔,嘴唇是极其怪异的紫红色。
“有点古怪,小心为妙!”姬昊低声的咕哝了一声:“嗯,你且别动。”
在水中施展开来,青木破邪雷自然没有在森林中施m.hetushu•com展的时候那样得心应手,但是五行相克水生木,四周不断有浓郁的水灵气注入雷光中,原本紫色的雷光就逐渐多出了一丝幽蓝色泽。
命偶身体一晃,被沙砾一卷,身体就骤然崩解成了无数细小的木屑。
姬昊皱起了眉头,刚刚袁力的气血变化他感知得极其清楚,袁力浑身精气神骤然萎缩了一瞬间,然后一股可怕的怒意煞气从他体内冲出,瞬间刺激他的精气神膨胀了数十倍,将那股萎缩、萎靡的软弱之气冲刷得无影无踪。
庞大犹如实质的神识缓缓扩散开,姬昊附着在袁力的长毛上,一缕缕若有若无的金色、银色光辉在袁力的身边隐现。姬昊倾尽全力的调动神识,一丝丝的搜索四周虚空中的异动。
‘嗤嗤’笑声中,人影双手一阵揉搓,命偶放出的雷光被他搓得稀烂,化为无数条极细的电芒消散在水中。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影抬起头来,露出一张狰狞难看的惨白色面孔。
一股极淡、极淡,好像在万里水域中滴了一滴鲜血散http://m.hetushu.com发出的血腥味一样淡的压力隐隐从龙棺中扩散开来。这股压力就连姬昊都难以察觉,但是对袁力而言,这股压力犹如山崩海啸,犹如天地崩塌,呼啸浩荡犹如一万头巨龙的齐声怒吼同时在他的灵魂中爆开。
“无支祈的子孙越来越不成器,什么乌龟王八全都放了进来!”人影干涩沙哑的‘咯咯’冷笑:“以他无支祈的实力,子孙后代怎么差成这样?莫非那群水猴崽子,都不是他的种?”
随后姬昊又在手镯中翻了一阵子,掏出了许多的零碎物件一一填充晶石后丢了出去。
原本纯粹的青木雷法,就凭空增加了一丝后天癸水阴寒之气,雷法变得更加的阴柔内敛。
黑色的洞壁,清澈见底的静谧水域,隐藏在洞壁中蠢蠢欲动的极阴煞神,还有下方千里深的水底,黑色的祭坛上三口散发出浓浓寒气的黑铜龙棺。
附着在袁力长毛上的姬昊心脏突然一抽,冥冥中一股莫大的危机袭来。
他很坚定的对姬昊说道:“师兄,这棺材里的,绝对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