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无穷化身

“蜮祖……你好生无赖!”姬昊有点抓狂的看着蜮祖,手持无上神锋,却硬生生不敢出手,姬昊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难缠的敌人!
姬昊没有给蜮祖多想的时间,脚踏禹馀剑道最基本的北斗七星步,姬昊身形一晃就到了蜮祖面前,太极神锋带起一抹寒光,很轻巧的擦过了蜮祖的身体。
蜮祖的身体一晃,随手向一条黑影一指,就看到蜮祖浑身伤势骤然消失,而他手指的黑影身体突然四分五裂爆体而亡。
姬昊感受了一下肩头那依稀存在的酥痒感,又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原来如此,你可以和所有伤害你的人,分担……”
看到蜮祖身上的遍体鳞伤,姬昊默默的掏出了数百颗雷火,用法力托着放在面前。
否则以他的蛮力,加上禹馀道人赐下的蟠龙棒的恐怖杀伤,就算是一半的杀伤力也能打碎他半边身体,甚至有可能连妖魂都会被打得魂飞魄散。
要不,还是用雷火慢慢的磨死蜮祖?
蜮祖歪着头,带和-图-书着一丝癫狂的看着姬昊。他努力的瞪大眼睛,想要弄明白,为什么他被雷火炸得遍体鳞伤,自身元气损耗了七八成,但是姬昊看上去一丝伤口都没有!
他一把落下太极法衣,将半个肩头露了出来,蜮祖的肩头上隐隐有点发红,姬昊的皮肤上也是如此,好像是被某个东西划过一般。姬昊强大而敏锐的神识更是感知到,他的皮肤被切走了极薄的一层,大概是一片蝉翼的千分之一的那么一薄片。
说到这里,蜮祖的脸上泛起一阵红晕,他挺起腰身,趾高气扬的比出了两根手指:“两大天帝,嘿嘿,那可是上古天庭地位最崇高的天帝,人间妖魔最畏惧的角色,老祖一个人逼退了他们两!”
姬昊、袁力,彻底傻眼了!
就算姬昊有一剑斩杀蜮祖的能耐,他不敢动手啊!这该死的移花接木‘嫁祸’神通,姬昊一剑劈断了蜮祖的脑袋,自己也要承受一半的伤害!
‘咕咕~呱’的一声大吼,水洞内突然出现和*图*书了数百条黑影。
剑锋掠过蜮祖的肩膀,姬昊只觉自己的左肩微微一痒。
蜮祖的眼珠一阵乱旋,他突然仰天大笑了起来:“耗命……哈哈,拼命是吧?那,老祖也就不能藏手了,老祖的第三项本命神通,今日就让你们见识见识!”
袁力也是一声惨嚎,‘嗷嗷’痛哭着丢下了蟠龙棒,双手抱着几乎凹陷进去的后脑勺连蹦带跳的哭喊着。他刚刚倾尽全力的一棒偷袭,大概有一半的杀伤力直接透过冥冥中的某种怪异联系,直接作用在了他身上。
一如袁力所言,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比蜮祖强出一筹的人,也基本上胜不过他!
不得不承认,猴子玩棒子乃是天性,但凡成精的猴子耍起棍子来都特别顺溜。袁力的这一棒凌空轰下,气势雄浑、招式浑圆,无论是起势还是收招都没有半点可挑剔的地方,完美的将他全身的力量全部爆发了出来。
姬昊手指轻扣太极神锋剑柄,目光不善的上下打量着蜮祖。
“蜮祖,你所谓hetushu.com的移花接木‘嫁祸’天赋,大抵就是你受到外人伤害后,有一半伤害可以循着冥冥中的牵扯,反馈到伤你之人身上罢!”姬昊身形一晃绕过七窍喷血的蜮祖,一把抓住袁力拎着他退后了十几里地,掏出一颗疗伤丹药塞进了他嘴里。
如果实力和蜮祖相当的人,给蜮祖造成多少伤害,自己就要承受多少伤害,两者受到的伤害一模一样。如此一来,他人和蜮祖作战的时候,不仅要承受蜮祖的攻击,更会受到自己一半杀伤力的反噬。
这一剑的来势很古怪,剑锋轻巧的刮走了蜮祖肩膀上的一层油皮,切断了几根汗毛,除此之外没有对蜮祖造成任何损伤。蜮祖神色怪异的看着姬昊放声大笑:“人族小辈,你不会是昨晚上和哪个娘儿弄得腿软了,今天挥剑的力气都没有了吧?”
若是一剑将蜮祖枭首……
太极神锋的杀伤力毋庸置疑,蜮祖除了两项诡秘莫测的天赋神通外,其他的妖法变化也只是普通寻常,看他浑身破破烂烂的样子,和*图*书就知道他的妖躯根本无法和姬昊相比,论起肉体力量,姬昊一只手都能轻松将其镇压。
幸好袁力自身妖躯强横,骨头比金刚还要坚固许多。他又只承受了一半左右的杀伤力,他体内的太阴之力更是主动护住,阴柔的太阴之力消去了起码八成的伤害,所以袁力这才只是半边脑袋凹陷了进去。
太极神锋的威力太强,禹馀剑道杀伤力太甚,姬昊都不敢说,他如今的身体能承受太极神锋的锋芒。
姬昊惊呼了一声‘不要’!
袁力的外伤急速愈合,他‘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嘶声叫道:“好诡秘的天赋神通,这岂不是说,但凡实力和他相当的人,甚至实力比他略强的人,都永远无法胜过他?”
姬昊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沉声道:“我年轻,骨肉坚实,精血充沛,我就和你耗命,看看谁耗到最后承受不住!”
蟠龙棒带起地水火风四色浑浊光影,狠狠砸在了蜮祖的后脑勺上。就听一声闷响,蜮祖七窍喷血,后脑勺一大块骨头被打得粉碎,他双和_图_书手抱着后脑勺嘶声惨嚎,眼珠里骤然密布上了血丝。
姬昊正要说出自己的发现,刚刚被姬昊一道混沌气息轰飞,嘴角还挂着鲜血的袁力鬼鬼祟祟的从蜮祖身后冒了出来,拎着蟠龙棒冲着蜮祖的后脑勺就是一棍劈下。
剑光乍起,蜮祖本来想要闪避,但是看到剑光的来势,蜮祖不由得‘嘎嘎’怪笑,得意洋洋的昂起头,任凭剑光斜斜的掠过了自己的肩膀。
蜮祖的脸色骤然惨变,他吓得退后了几步,嘶声吼道:“这等雷火,你居然还有这么多?小子,你,你,你简直无耻!你想要慢慢炼化老祖?你,你,你自身能承受这些雷火的威力么?”
“小儿辈有点眼光。”蜮祖森森怪笑了几声:“这就是老祖从洪荒之时活到现在的最大依仗,就靠老祖的移花接木和含沙射影两大天赋,老祖当年还硬生生逼退过天庭的两大天帝!”
蜮祖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指着姬昊大吼道:“老祖有无穷化身,一条化身就是一条性命,和老祖拼命?你拼得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