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万民之力

“天理?你要问我天理,那些在洪水中哭喊挣扎的人族子民找谁去讨天理?”
作为盘古世界的第一代生灵,鲲鹏有他的骄傲。
“天理?你若是要说天理,那些被洪水淹杀的生灵找谁讨一个天理?”
巨量血水混杂着浑浊的脑浆从天而降,鲲鹏的惨嚎声撕裂了虚空,一波波尖锐的声波向四周扩散开来,方圆千万里内风起云涌,漫天黑云被鲲鹏的惨嚎声震得粉碎。
“你听,听到了么?这中陆世界遍地哀鸿,无数人族子民在哭喊哀求,在绝望的诅咒!”
神农氏固然是人族圣皇,但是和鲲鹏相比,那真正是后生晚辈!
可怜鲲鹏本体方圆百万里,犹如摩天之云浮在天空,他似鱼非鱼、似鸟非鸟的头颅,就有十几万里大小。
“天理?”站在烛九阴头顶的神农氏厉声喝道:“你敢在我面前提‘天理’这个词?”
“感觉到了么?这天地间的无穷怨气,我人族无数黎民散发出的怨气!无穷无尽的人族子hetushu.com民想要你们死啊!”神农氏声嘶力竭的喝道:“我聚集无穷黎民念力,用我当年挖药草的石刀斩你,我的刀下,就是天理!”
那简直是一轮辉煌的紫金色太阳从天而降,无边无量的玄黄功德之气不断从石刀中喷涌而出,百万里虚空中一切天地法则都被这功德之力排斥一空,所有天地元气都被无穷无尽的功德之力压制得动弹不得。
蕴藏了无穷能量的精血在浊浪翻滚的大水中扩散开来,无数不知道死活的水族呼啸着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疯狂的争抢吞噬鲲鹏的精血和皮肉。
天地刚开辟,混沌一片,就连日月星辰都未出现前,烛九阴于天地间孕育而生,口含一团先天火精照耀周天。所谓先天火精,先天火焰精纯至极致也。温度极高,光焰极亮,是天地火焰之极,故能以区区一点火光照亮洪荒世界。
鲲鹏艰难的挪动眼珠,斜斜的向烛九阴头上站着的人影看了过去,hetushu.com他又看了一眼刚刚砍掉了自己半个脑袋的石刀,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神农氏!你这后生晚辈……你怎么能伤我?”
那人丢出的石刀,只有一尺长短,显然是用一块普通的青石磨制而成,而且打磨石刀的人手艺显然不怎么样,石刀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痕迹,这么一柄粗劣的石刀就算丢在路上,也不会有人乐意浪费力气弯腰捡起。
方圆十几万里的脑袋,被一刀劈下了半个,鲲鹏的半个脑袋从天空坠落,他身上出现了一个七八万里长、三五万里宽的巨大伤口。
事情发生得太快,姬昊等人没一个反应过来。
‘啪’的一下,方圆千万里内,水中的所有水族随着鲲鹏的咒语声爆体而亡。
‘我的刀下,就是天理’!
除了心脏在跳动,除了本身肉体之力,姬昊完全失去了所有法力。
让姬昊震惊的是,站在烛九阴头顶的人,用一柄看上去粗陋之极的石刀,居然一刀砍掉了鲲鹏半个脑http://m.hetushu.com袋。
就连姬昊,他大日元神也被恐怖的功德气息压制,一丝法力都调动不得。他全身百万本命巫星犹如灰烬中苟延残喘的火炭,死气沉沉的同样失去了平日的光泽。
“没天理!”鲲鹏气急败坏的嚎叫着,半个脑袋被砍掉,脑浆受损严重,鲲鹏的神智都有点模糊了。他盯着鲲鹏看了许久,最终吼出了‘没天理’三个字。
他的根脚固然不如烛九阴这般强大,但是比起烛九阴他也只是欠缺了一筹而已。尤其是无数年来鲲鹏在北溟潜心修炼,又曾经祭炼了河图洛书两件先天至宝,他自觉自己道行精进、法力飙升,已经是天地间一等一的人物。
烛九阴,即天地间第一头烛龙,所有烛龙的始祖,更是人族部落联盟烛龙部供奉的图腾祖灵。
在太古洪荒时代,烛九阴更是占据食物链顶端的恐怖存在,他平日里呼呼大睡,一旦苏醒就猎食八方,什么洪荒巨妖之类的妖魔鬼怪,都是他的口中食粮。
鲲鹏的子和-图-书孙也好,那些威名赫赫的洪荒巨妖也罢,他们放在当年的洪荒世界,也不过是烛九阴下酒的一份小菜,烛九阴一口火焰烧得他们生死不知,简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咚’的一声巨响,鲲鹏的半个脑袋坠落在水面上。
那柄外表粗陋,内在只能以恐怖形容的石刀从天而降,犹如一柄巨大无朋的刀轮斜斜的切过鲲鹏的身体。姬昊看得真真切切,鲲鹏连闪避都来不及,甚至连祭出护身宝物的时间都没有,半个脑袋就好似刀切豆腐一样被石刀劈下。
神农氏才修炼了多少年?他鲲鹏修炼了多少年?而且这里的神农氏只是一尊分身,而他鲲鹏却是本体到此!修炼时间不到鲲鹏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的神农氏,他的一具分身居然能瞬间重创鲲鹏?
所以烛九阴口吐火焰,烧得数十头鲲鹏子孙和数十尊洪荒巨妖惨嚎连连,姬昊丝毫不意外。
“啊~啊~啊~要死了!”
神农氏手一扬,刚刚那柄青石刀飞回他手中,他指着鲲鹏厉声和*图*书吼道:“你们为了一己之私,兴起大洪水,祸害无数生灵!不仅仅是我人族,看看山林中多少飞禽走兽遭了你们毒手?”
烛九阴太古老,他口中的先天火精威能太大。若是单单论火焰的温度和破坏力,烛九阴口中的先天火精甚至比姬昊掌控的太阳精火还要恐怖得多。
“你看,看到了么?这方圆千万里尽是一片大水!水上有多少人族尸体?你可看到了?”
鲲鹏的本体太大,姬昊站在远处,极力的转动脖颈,他的视野中都是鲲鹏头顶那一道惨厉的伤口。这么大的一条伤口,简直犹如苍天被人剁了一刀,整个天空都被鲲鹏喷出的鲜血染得变了颜色。
姬昊差点鼓掌叫好,就见神农氏又是一刀狠狠的砍了下去。
鲲鹏裂开只剩下半边的大嘴声嘶力竭的嚎叫着,硕大的脑袋上只剩下了一只眼睛,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水面上那些疯狂争抢他血肉的水族,恼羞成怒的大吼了一声莫名的咒语。
但是在姬昊的道眸中,这柄石刀却变了一个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