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逼退

如此重宝,怎能落入姬昊的掌控?应该属于他花道人才对嘛!天地金桥这等宝物,几乎可以作为镇压一个教门气运的气运重宝了,怎能让姬昊区区一后生晚辈拿在手中招摇过市?
“你,很好!”花道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淡然道:“从未有一个弟子晚辈,能够让贫道如此头痛。姬昊,你……你若是愿意拜入贫道门下……”
一声长啸,姬昊强行催动天地金桥,一道清光裹着他和身后诸人,带起一条长长的光芒在虚空中急速穿梭。虚空荡起一道道波纹,天地金桥撞碎了一重又一重玄妙异常的虚空禁制,眼看就要冲出金色掌印封印的虚空范围。
姬昊的身体晃了晃,他的大日元神光芒一阵黯淡,元神差点崩解。
蛮蛮则是情绪最为直接而干脆,她突然抱着姬昊的胳膊哭了起来,两行热泪滚滚流下:“哇……蛮蛮好难受,心里好难受……但是蛮蛮为什么要哭?阿爹说了,打死也不能哭!”
不要说姬昊了,天地金桥这种http://m.hetushu.com来自于鸿蒙混沌之中,内蕴五十条鸿蒙宝禁的奇珍,就算是花道人也不敢说,他就一定能将天地金桥的全部神威彻底的发挥出来!
死死咬着牙,花道人右手五指印诀再次变幻,他已经毫不留情的下了重手。
少司、太司、风行、雨牧、袁力,几个人身体一晃,他们脑子里同时闪过了生命中最为悲惨、最不堪回首的往事。他们的眼圈同时一红,一股酸溜溜的味道从鼻腔直冲额头,眼泪水差点就喷了出来。
花道人手掌上放出一道朦胧的金色掌印,瞬间化为直径百丈的巨型手掌向姬昊压来。金色掌印一出,姬昊四周虚空骤然凝滞,就连时间都停止了流动。
“不仅仅是八风尊者。”姬昊看着花道人,神色自若的上前了两步:“我还宰了袁圣,赶走了降龙、伏虎……嗯,他们的随身兵器,也被我一不小心给斩碎了。”
他看得真切,姬昊虽然能催动天地金桥,但是他自身的修为实在hetushu.com是太低了一些,他只能发挥出天地金桥最基本的一些神通,根本无法将天地金桥全部的威能发挥出来。
花道人目光闪烁,他右手五指骤然变幻手印,就要施展出更加高深的禁制困住姬昊。
连赞了三个‘好’,花道人缓缓举起右手,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向姬昊拿了下来。
天地间香风荡漾,无边瑞气平地而起,一股奇异的明光充斥虚空,甚至连烛九阴嘴里的先天火精放出的光明都被这一层明光压制了下去。
花道人怒啸一声,他顾不得禁锢姬昊,双手一点,身前连绵绽放出了十八朵莲花,每一朵莲花绽放的时候,都隐隐看到莲花中有山水虚影若隐若现,每一朵莲花,俨然就是一个小世界。
天地金桥前方骤然喷出了地水火风诸般洪荒景象,花道人不仅仅直接对姬昊他们发动了灵魂攻击,更是将天地金桥四周的虚空强行崩毁,重演洪荒、再造地水火风,可怕的力道从四周袭来,压制得天地金桥通体清光http://www.hetushu•com不断荡漾,前进的速度骤然变得和蜗牛一样。
还不等花道人开口,一道惊天动地的剑光从极远处袭来,这一剑霸道凌厉堪称绝顶,剑光纵横千万里,整个天地都被这一道剑光夺走了全部的颜色。
一声怒啸,花道人阴沉着脸,一把抓起鲲鹏转身就走,瞬间就走得无影无踪。
花道人挪开身体,大袖一挥,就听‘啪’的一声,他的袖子被剑光撕碎,化为无数麻布丝飘散。
一朵彩莲在花道人头顶喷出,生生挡住了神农氏这一刀。
“天地金桥,如此至宝落入你手中,难怪八风不动大阵困不住你。”花道人恼怒道:“只是以你的修为,连天地金桥万一的威能都发挥不出来,禹馀道人还真将这等至宝交给你掌管……简直是……”
一如花道人所言,姬昊无法将天地金桥的全部威能发挥出来。
剑光呼啸袭来,‘咔嚓’声不绝于耳,十八朵莲花被一剑劈得粉碎。
青石刀上一道紫金色强光喷出,粗糙的青石刀突然变得光芒m•hetushu.com万丈,神农氏手持石刀一刀划下,花道人的神色骤然一紧,抬头怒道:“神农氏,莫非你觉得,贫道不敢动你?”
花道人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目光深沉看着姬昊,缓缓点头:“好,很好,非常好!”
姬昊身体四周的虚空突然变得一片漆黑,无边无际的漆黑虚空中,只有几颗黯淡的星辰在闪烁。那些星辰的光芒白茫茫的,宛如死人的眼珠一样浑浊无神,看上去就让人一阵阵的心悸。
花道人的神色骤然一变,满脸的笑容荡然无存,只留下了一片的冷厉肃杀。他是何等人物,居然被神农氏一刀劈散了发髻!
此刻除了姬昊,其他人全都浑身酸软无力,浑身巫力再也调动不了一丝半点。
说话的人是神农氏,出手的人也是他。
黑漆漆的虚空中弥漫着一股让人心碎的气息,这种让人浑身难受,让人总觉得必须要嚎啕大哭才能化解的古怪情绪好似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让人无端端的变得软弱、变得多情善感,好想放弃一切,就此沉浸在这种和*图*书莫名的情绪中。
但是神农氏的刀光一闪,这朵彩莲被他一刀斩成了两片,刀光余劲未消,斜斜的擦着花道人的脑袋掠过,将他的一个发髻劈得散乱不堪。
眼看姬昊等人就要在花道人手下大败亏输,一声长叹远远传来:“花道人,你还要不要脸?当着我们这群老家伙的面肆意欺凌我人族后辈,今日说不得要给你一个难看了!”
花道人的面皮抽了抽,满脸的笑容骤然收敛。
若是此刻掌控天地金桥的人是阿宝或者龟灵等禹馀道人座下的大弟子,以他们的道行修为,就算花道人亲自出手,他们也能依仗天地金桥遁走。
但是对姬昊而言,四周压力过于巨大,他只能依仗天地金桥勉强在地水火风中保持不败,想要遁走却是无能为力了。
若是此刻是禹馀道人亲自掌控天地金桥,他不仅可以轻松穿越花道人的虚空禁制,更能以天地金桥的破禁之力,将花道人的所有禁制彻底破除。
姬昊打断了花道人的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道:“你不怕我师尊一剑劈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