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嚣狂

帝舜闭上了嘴,他双手揣在袖子里,神色阴戾的看着姬昊。
拳头狠狠落在了扶风宇的软肋上,就听一声闷响,扶风宇中拳的部位没有任何变化,但是他身体另外一侧的软肋,正是中拳处正对的位置‘嘭’的一声炸开,三根两寸多长的肋骨带着大片血水破体飞出,‘嗖嗖’有声的飞出了数百丈远。
如此一部之长,姬昊怎么就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下杀手呢?
姬昊手掌一翻,太极神锋带起一道流光毫不客气的向扶风宇的脖颈劈了下去。
“所以你就杀人了?”帝舜的眸子里光华闪烁,语气阴冷的呵斥了一声。
一众人族臣子也默然不语,他们看看帝舜,再看看姬昊,弄不清姬昊究竟是脑子坏掉了,还是中了外人的巫咒暗算。按照姬昊往日的脾性,他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你,你!”帝舜气得脸色铁青,他猛地大吼了一声:“来人啊!”
“帝舜啊!”扶风宇无奈的看向了和图书帝舜,语气中带上了一丝可怜巴巴的哀求意味。
他看向姬昊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和不解——为什么姬昊敢在议政大殿前,当着帝舜和众多人族重臣的面向他下杀手?怎么说他现在的肉身也是扶风部的族长,他是奉命带领族中精锐前来蒲阪听从帝舜调遣的一部之长!
“舜!”姬昊走到扶风宇身边,同样向帝舜鞠躬行了一礼,抢在扶风宇之前,阴沉着脸,带着几分倨傲和骄狂的冷声道:“臣奉命返回蒲阪,听从您的调遣,这老家伙居然敢对臣无礼。”
一众人族臣子面面相觑的使了个眼色,他们都认识姬昊,平日里的姬昊没这么嚣张跋扈啊?正相反,以前的垚侯姬昊,最是和人族内部那些嚣张跋扈的人不对付,他自己却最是温和谦逊的。
“这些兄弟可以为我作证,这老狗刚刚对我大声训斥、极其无礼。”姬昊不紧不慢的看着帝舜的手指,向站在议政大殿前的http://m.hetushu.com一队人族战士笑道:“扶风部是哪里冒出来的?听都没听说过的小部落,他敢对我大呼小叫的,我自然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扶风宇晃了晃脑袋,阴沉着脸分开站在身边的护卫,大踏步的向帝舜走去。
姬昊目光森冷的看着帝舜:“我要他明白一个道理,不管他是从哪个破旮旯里蹦出来的,不管他是人不是人,总之和我说话的时候,一定要谦虚有礼,否则会挨揍的!”
扶风宇吓得怪叫一声,他双腿一蹬,一道狂风从他两条小腿内喷出,带着他的身体快速向后挪移了数十丈。饶是他逃得快,太极神锋几乎是擦着他的脖颈划过,一缕剑芒从剑尖上喷出三尺多长,斜斜的扫过了他的胸膛,扶风宇的胸膛突然裂开一条尺许长的裂口。
他眸子里五彩光芒若隐若现,偶尔他的瞳孔骤然膨胀到正常时候的三五倍大小,有时候他的瞳孔又缩小到针尖大小。他的身体更是时而绷紧和*图*书、时而放松,一丝丝沉重的压力不时从他体内扩散开来,无声无息的,他脚下议政大殿门口铺的厚重石板裂开了极细的裂痕。
“舜!”人群中,几个老臣子走了出来,很是严肃、同时不解的看着帝舜。
他一跃而起,指着姬昊厉声吼道:“我就是对你无礼,你敢杀我不成?”
话音未落,姬昊就挺起了胸膛,傲然说道:“帝舜,若是你要派人擒拿我,休怪我将盘泇太阳引爆,整个蒲阪都要化为焦土。”
“您贵人多忘事啊!”姬昊‘呵呵’的笑了起来:“这颗盘泇太阳,可是我性命交修的宝贝,嘿,若不是我将他献了出来,蒲阪和周边众多人族部族的粮食,怕是早就吃光了吧?”
“舜!”扶风宇肃然向帝舜鞠躬行了一礼。
帝舜眯着眼,神色阴郁的看着姬昊。
“臣……惶恐!”姬昊挺着腰,直勾勾的盯着帝舜,嘴里说着‘惶恐’,但是脸上的表情分明是在大声的向帝舜挑衅——我就是杀人和_图_书了,我就是打人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但是今天的帝舜,怎么就变得有点古怪了呢?姬昊的威胁,应该对他毫无效力才对呵!
“舜,还请为臣做主。”扶风宇眯了眯眼,语气严厉的喝道:“臣并无冒犯垚侯之处,他……”
扶风宇毫不怀疑,如果不是他闪得快,刚刚那一剑已经砍下了他的脑袋。姬昊这家伙下手可真狠,他是真的冲着杀人来的。
鲜血混着内脏从裂口内喷了出来,扶风宇再次痛得嘶声哀鸣。
手指向盘泇太阳指了指,姬昊慢吞吞的说道:“就凭这份功劳,我弄死一个扶风宇算什么?”
“你!”帝舜气得脸色惨变,他猛地举起手狠狠的指向姬昊的鼻子。
以前的帝舜从来不会打马虎眼,你犯了错,他肯定罚你,无论你有多强的背景;如果你立了功,他肯定奖你,无论你得罪了什么人。
帝舜的表情骤然一僵,他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悬浮在高空的盘泇太阳:“你!”
扶风部的实力说强不和*图*书强、说弱不弱,整个部族也有十几万里的领地、上亿的子民,族中能征善战的战士也有上百万,巫帝级的长老和将领也有十几人。
帝舜眸子里五彩幽光急速闪烁,突然他嘴一张,一口血喷了出来。
姬昊就站在扶风宇身边,听到了扶风宇这般说话,他干净利落的一记寸劲重拳轰了出去。
扶风宇嘶声怒吼,他毕竟也是巫帝级的存在,体内庞大的精血气息汇聚在伤口附近,拳头大小的伤口迅速愈合,没有留下半点儿痕迹。
扶风宇的软肋上爆开了拳头大小的一个血窟窿,一道血泉喷涌而出,迅速在他脚下积成了一大滩血水。剧痛让扶风宇嘶声哀嚎,他双手猛地捂住伤口,双膝一软、猛地跪在了地上。
看到姬昊那一脸的骄狂和无所谓,一名人族臣子走出人群,沉声道:“舜,垚侯怕是刚刚从北边战场上返回,厮杀太久,血腥、杀气冲晕了头,所以说话才略显狂躁,还请您原谅他的无礼。”
更让他们奇怪的,是帝舜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