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天魔手段

姬昊的瞳孔一凝,这两个家伙,他们居然都和影尊一样,是超脱了色相,达到了本相变化的大能。
对于那上万名身披重甲,已经被域外天魔附体的暗卫战士而言,姬昊施展出的梵唱声就成了他们的勾魂魔音——盘古钟悬浮在姬昊头顶,姬昊手指轻轻扣动盘古钟,细微的钟鸣声混入了梵唱声中,悄然轰向了这些暗卫战士。
姬昊已经开始尝试将域外天魔的诸般秘法神通融入自家道法中,域外天魔的道固然是旁门邪道,但是威力非同小可,固然不能作为根本大道,却也能作为证道的辅助法门。
姬昊抬头看向石龙老人,感觉他不是在和一个人战斗,而是有上千个、上万个巫帝同时向他出手。这些巫帝修炼的巫法神通各自不同,每一个人都在倾尽全力向他发出了致命一击。
和平日里直来直去的剑势不同,今日姬昊挥剑之时,身边有无数重幻象绵绵而生,他的剑势也是忽隐忽现让人看不清楚,一不小心就会挨上他一剑。
和-图-书脆悦耳的鸟鸣声从金色莲花中传来,一只只拖拽着长长的、华美的尾羽,羽毛富丽堂皇犹如凤凰的极乐鸟从莲花蕊中盈盈飞出,这些鸟儿欢快的叫着,尽情的张开翅膀,炫耀着自己羽毛的华美和灿烂。
一声声威严宽厚的声音在石龙老人的心头响起,在殿堂中所有暗卫的心头响起,在那些目光呈五彩迷离色的精锐战士心头响起。
“驳杂……不精!”姬昊仰天长啸,大声吼出了石龙老人最大的缺陷。
双手结印,施展道门降魔大神通,姬昊怒喝一声,双手重重拍在了盘古钟上。
“好得很,就让我来试试你们的手段!”姬昊放声大喝,头顶盘古钟、太极乾坤镜同时祭出。盘古钟放出道道混沌之气将他和两个域外天魔笼罩在内,太极乾坤镜放出大片迷离神光遮挡住了外人视线。
上万被附体夺舍的精锐战士身上甲胄轰然崩溃,他们的皮肤裂成了寸许大小的碎片,露出了体内一缕缕扭曲的五彩光焰。和-图-书盘古钟声声轰鸣,这些五彩光焰剧烈的蠕动着,犹如飓风中的烛光迅速的黯淡了下去。
上万精锐战士同时口吐鲜血,他们眸子里喷出五彩火焰,面孔扭曲犹如厉鬼。
不容另外一尊三头八臂的魔尊救援,姬昊手持太极神锋团身冲了上去,对着魔尊就是一通猛砍猛杀。
姬昊放声大笑,他双手轻轻一拍,‘嗡’的一声响,他的十指带起了一层浅浅的金色光粉,好像有无数细小的光点从他的十指中喷出。金色的光点围绕着他的指尖盘旋飞舞,渐渐凝成了一朵透明的金色莲花。
同样是因为他知道得太多了,所以他这个巅峰巫帝一出手就气象万千、恢弘庞大。他的每一条发丝上都有无数条极细的符文闪烁,每一条发丝上附加的符文都迥然不同,水火风雷、毒气沼泽、寒冰强光、黑雾幻影……
石龙老人身体一抖,他原本清澈如水的眸子骤然变得浑浊不堪,姬昊一声大吼正好触动了他心头最要紧的那一处地方,他m.hetushu•com的心瞬间乱了。
等得漫天都是清光夺目,没人能看清战团中的影像时,姬昊毫不犹豫的祭出了五彩圆鼎,将其化为一团五彩漩涡,趁着两条域外天魔不注意的功夫,将那半龙半人的魔尊一家伙裹了进去。
石龙老人心头有障碍。
方圆百里的殿堂被一缕缕瑰丽的金光充满,空气中飘荡着花草果木自然的清香,耳边是清脆悦耳让人神魂动荡、催人欲睡的鸟鸣,眼前更有无数金色的半透明莲花瓣冉冉飘落。
两个青年男子相互望了一眼,他们同时怒啸一声,左边一人身体一震,皮囊骤然炸成了无数条五彩烟火喷洒出来,从崩溃的皮囊中,一尊通体金灿灿有三头八臂、周身披挂着诸般璎珞宝珠的人影冉冉浮现。
这些精锐战士双眸喷火,瞬间烧熔了他们的眼眸,透过他们空荡荡的眼睛,姬昊惊怒交集的发现,这些暗卫战士的血肉精气早已被附体的域外天魔吞噬一空,他们如今身躯只剩下了一具空荡荡的皮囊。
石龙老人hetushu•com正要继续向姬昊出手,一声长叹传来,帝舜已经挡在了他面前。
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梵唱声从半空中响起,在场的人都听到了那恢弘壮大的诵经声,但是没人听得懂这梵唱声究竟在说什么——毕竟在帝舜这个年代,‘梵唱’这种物事根本还不应该出现,却被姬昊动用前世的手段让他提前冒了出来。
石龙老人的身体一震,他所有的发丝骤然凝滞在半空中不再动弹;殿堂中的所有暗卫同时露出淡淡的微笑,这些长年累月专门负责抄录龙皮卷轴的暗卫们并无太强的战斗力,被姬昊施展的秘法一摧,他们就纷纷栽倒在地睡了过去。
无数发丝相互激荡撞击,带着刺耳的啸声眼看就到了帝舜和姬昊面前。
右边一人同样长啸一声,皮囊炸成粉碎后,从他的皮囊中冲出了一条体长百丈,通体雪白如银的巨龙。这条巨龙的上半身是人影,下半身为龙体,上半身的人形是四面六臂,六条手臂分别手持一柄长矛怒视姬昊。
“该死的东西!石龙,你和-图-书该死!”姬昊面带微笑,嘴里的声音却凄厉犹如万年幽魂的惨嚎。
很多年前他就是巅峰巫帝,而且是人族数一数二的巅峰巫帝,但是人皇宝座都更换了好几任主人,他依旧是巅峰巫帝,修为没有半点进步。
一声钟鸣惊天动地,殿堂内所有桌案上的龙皮卷轴、所有桌案同时崩解,化为无数碎片四处飞舞。
姬昊双眸中金银二色奇光闪烁,他冷声喝道:“我不仅仅是斗败了他们三个,我还吞噬了他们的本源烙印,他们所有的一切知识、一切经历,都被我夺取了。”
石龙老人终于回过神来,他厉声吼道:“小儿无礼,你焉敢教训老夫?”
“这是我族的无上秘功!”石龙老人身边的两个青年男子看着姬昊异常震惊的嘶声怒吼:“你怎么学会了我族的秘法?你,你……难不成,你不仅仅是战退了影尊他们三个……”
或许正是因为他知道得太多,所以他不知道的也就更多,无数的‘无知’堆积在他心头,就化为厚厚的屏障,挡住了他超脱巫帝境的那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