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石龙的魂

这些机密对人族异常重要,每一条机密都堪称人族的一处死穴。
“藏头缩尾,莫非尊下是属王八的?”姬昊可没有帝舜的口德,一出口就直接谩骂出声。
包括蒲阪的护城大阵结构,人皇身上诸般功德灵宝的弱点,乃至人族各大最顶级的部族的隐私……那些曾经出过人皇的大部族,比如说有熊氏、神农氏、燧人氏、伏羲氏、颛顼氏等等,他们这些部族的很多机密,也都记载石龙老人的脑子里。
“怪要吞我,我就屠怪!”
‘咔嚓’声中,金莲粉碎,石龙老人的灵魂被帝舜一把抓了回来。人皇钟傲然浮在帝舜头顶,所有人的心头,依旧回荡着那来自洪荒远古时代,人族先民发自灵魂深处的嘶吼声、哭泣声。
金色莲花骤然僵硬在半空,大片光幕在金色莲花四周扩展开来,眨眼间就化为千里大小。
突袭的妖兽闯入了村落,利齿和爪子撕裂了族人的身体,依旧是那些干瘪矮小的人族先民,他们激荡血脉,迸发出强横的力和*图*书量,挥动着最简陋的兵器,冲上去将那些妖兽撕成了碎肉。
湍急的洪水中,瘦削的躯体连在一起,组成了血肉的城墙。
“天地开辟,盘古身陨,其肉身化为祖龙,其魂魄化为凤祖,其血脉分化为人族,由此盘古三族出现于天地之间。天地有感,龙皇钟、凤皇钟、人皇钟三件开天辟地功德灵宝应运而生。”
无数人族先民的影像在光幕中浮动,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慷慨激情,最终汇聚成一团可怕的力量裹住了金莲,狠狠的向内一压。
有人算计了石龙老人不提,还要掠走他的灵魂!
战天,斗地,血脉繁衍!
更有一道茫茫氤氲之气从紫色华盖中冲天而起,氤氲之气中包裹着一座造型奇异的青铜色古钟——这口钟和通体浑圆的盘古钟不同,他造型扁圆,上锐下丰,猛一看去,却好像一个立体的‘人’字悬浮在帝舜头顶。
“然,石龙老人,我人族长者,纵使走错过路,也不能交由你等带走。”
和-图-书舜怒声长啸,他周身紫气弥漫,化为一张厚重的紫色华盖向那朵金色莲花笼罩了下去。与此同时,紫色华盖中四色光芒骤然一闪,对应地水火风的黄、蓝、红、青四色光芒涌现,四条光龙从紫色华盖中冲了出来,张开大嘴向金莲咬了上去。
“传人皇钟聚集人族信念,凝聚天地气运,有无穷妙用,有无上威能,却少有人亲眼见过。今日能亲眼目睹人皇钟,倒是幸运!”
无数人族先辈在盘古世界挣扎求存的影像在光幕中出现,他们斗野兽、杀猛禽、烧荆棘、除长草,他们从一片荒芜的土地上建起大小不等的村落,他们在深山老林中点燃文明的篝火。
但是石龙老人掌握了人族一切的机密。
暴风中,雷霆中,无数人族先祖大声呐喊着,大声哭泣着,挥动着最简陋的石头和木棒,拖着瘦削干瘪的身躯,和那些神力惊人的非人存在疯狂殴斗。
一股莫名的信息从人皇钟内扩散开来,在场的所有人心头都浮现出了www•hetushu.com一个清晰的念头。
“神要欺我,我就戮神!”
随着这人慢悠悠的说话,四条光龙狠狠的撞在了金色莲花上,撞得光雨四溅,悠长的龙吟声震得殿堂剧烈的颤抖,好些昏睡倒地的暗卫被震得飞起,狼狈的飞出去了数十里远。
“妖要杀我,我就杀妖。”
帝舜长叹一声,他双目充血,双拳如流星狠狠砸向了人皇钟。通体青铜色的人皇钟微微一晃,一圈圈青色光纹迅速向四周扩散开来。
虚空中,有一冷冽却清澈的声音悠悠传来。
单单是知识也就罢了,能够布下这样的惊天手段算计石龙老人的人物,他怕是也看不上人族那些‘粗浅’的知识、‘渺小’的智慧。
在场所有人的耳朵没能听到半点儿声音,但是在众人的心头却有无数人族的呐喊声犹如雷鸣一般爆发开来。
虚空澄净,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吾等是盘古血脉,天地之间当有我人族一片立身之地!”
换成普通人的灵魂,自然不值得这样大动干戈,但http://www.hetushu.com是石龙老人是什么人?他是人族暗卫首领,侍奉过好几任人皇的老人,他的脑子里包容万象,人族所有的知识、所有的文明,全都在他的脑袋里装着。
‘轰’的一声巨响,盘古钟微微震荡了一下,姬昊喘着粗气显出了身形。两尊实力堪比影尊的域外天魔已经被五彩圆鼎吞没,他得以抽身而出。
金色莲花纹丝不动,帝舜的全力一击没能对这金色莲花造成任何的伤害。
‘呼、呼、呼’,疯狂的呐喊声、怒吼声混杂着让人血脉喷张的狂野热力流转全身,正在盘古钟的封锁下和两尊域外天魔鏖战的姬昊突然觉得浑身力量凭空增加了一倍有余,尤其是思维变得敏锐了数倍,一招一式更加浑然天成毫无瑕疵。
这口造型奇异、线条流畅优美的青铜古钟上无数人影闪烁,有人在耕地,有人在打鱼,有人在织布,有人在狩猎。光影一闪之间,却好像有无数人漫长的一生都在人眼前晃过一般,奇异瑰丽,给人无限的震撼和感动。
肆虐的野火中和-图-书,他们张开嘴朝着滔天的火焰发出绝望的怒吼,前所未有的力量从他们体内迸发出来,他们口吐飓风,吹散了野火。
“人皇钟,不可轻动。”帝舜沉沉说道:“历代人皇,从无人敢轻易驱动人皇钟,故吾被外魔所趁!”
帝舜看得清楚,那一朵朦朦胧胧的金色莲花中,不过三寸高下的人影,正是石龙老人。
虚空微微一荡,一只金灿灿的手掌带着隆隆雷鸣声向姬昊当头拍下。
“在这遍地荆棘、才狼虎豹环伺的世界,活下去很不容易。但是所有人族的子民,头顶苍天、脚踏后土的人族后裔,一定要精彩的活。”
帝舜抬起头来,看着头顶虚空沉声喝问:“敢问尊下何人?今日之事,我人族定然要和你讨一个交待!”
疯狂的泥石流中,他们用肩膀顶住了疯狂砸下的巨石,护住了身后的幼子。
若是有人将石龙老人的灵魂劫走,从他灵魂中榨取诸般机密的话,人族就好像一个赤身露体的婴孩,在外人面前再无任何秘密可言,所有的弱点也都暴露于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