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姬午手段

真正的人族战士就是这般——既然说不通道理,那就和你拼命!无非是一命搏一命,谁还怕了谁不成?不敢拔刀,不敢挥剑的,那还能算是人族的战士么?
姬午阴冷的一笑,手中长剑一横,居然横向切开了姒文兵半边胸膛。
幸好巫帝的生命力极强,几人不断运转本命星力,不断补充消耗的精血,饶是如此他们体内大量失血,大片大片的鲜血喷出,他们渐渐的就觉得手脚酸软,身上也有点凉飕飕的。
“退!”姒文兵嘶声高呼,迅速的向几个下属挥了挥手。
“放肆?”姬午满头长发丝丝竖起,一道炽烈粘稠的火光从他双足而生,迅速覆盖了他全身。滚滚热浪翻滚,姬午身后一道红光冲起来有千多丈高,火光中一头威猛异常的火麒麟突然冲了出来,桀骜不驯的向天咆哮了一声。
就算是巫帝,也架不住丝毫不停歇的放血,更不要说还有一刀一剑在不断的给他们增加伤口。
“大人小心,这两贼厮的刀剑上有古怪!”http://m•hetushu.com几人同时怒啸,金银二色刀光剑光漫天乱射,就听得‘噗嗤’声不绝,他们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刀光剑光穿透了他们的身体,在他们身上打出了数千个大大小小的穿透伤口。
火麒麟又是一声大吼,从他嘴里喷出了一道粘稠如浆的红色火光,笔直的冲向了姒文兵等人。
巫帝有滴血重生之能,换成某些格外强横的巫帝,就算砍掉了脑袋都能断首重生,更不要说只是被刀剑在身上切开几条伤口,这种‘细小’的伤口对巫帝而言根本不能算是受伤!
姬昊驾着天地金桥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姒文兵倾尽全力的一刀。
姒文兵怒骂了一声,他眉心一抹山影闪过,一块三角形的土黄色厚盾从他眉心喷出,迎风一晃化为数十丈大小,将他和几个下属牢牢护在了后面。
姒文兵带来的几个下属也都有巫帝修为,骤然间被飞刀飞剑在身上拖出了数百条深可及骨的伤口,他们也不慌张,深hetushu•com吸一口气后,浑身精血滚荡,迅速向伤口涌去。
‘中’!两个道人同时欢笑,他们飞出的刀剑命中了几个被烧得遍体鳞伤的人族将领,金剑银刀锋利异常,切开了他们热气腾腾的肌肉,狠狠劈在了他们的骨头上,发出了清脆的‘叮叮’撞击声。
姒文兵痛极大呼,这剑一入体,就放出可怕的高温灼烧他的五脏六腑,饶是姒文兵悍勇异常,也痛得浑身抽搐,忍不住的大吼怒骂。
“姬午!”姒文兵嘶声怒吼——他让几个下属撤退,但是姬午身边的两个道人笑了笑,他们一人飞出了一柄银色飞刀,一人飞出了一柄金色飞剑,一刀一剑带起了数千条残影,带着丝丝霞光瑞气绕过姒文兵,向那几人斩杀了过去。
“当心!”姒文兵嘶声惊呼,他猛地转头看向了几个被飞刀飞剑打得狼狈不堪的下属。
一声怒吼犹如十万个雷霆同时爆开,火麒麟的一声怒吼震得天地震荡,大片红光向四周扩散开。
“两位师兄好手http://www.hetushu.com段!”姬午放声大笑,右手一挥,一柄颀长的赤红色长剑就到了他手中:“小弟也想露两手,还请两位师兄指教,看看小弟这些年的苦修可有了些许成效!”
以姒文兵的巫力修为驾驭这块盾牌,就算是实力比他高出一等的伽族战士,没有三五人联手也难以破开他的这块盾牌。可是现在,姒文兵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他感受到了盾牌在悲鸣,在哀嚎,火麒麟喷出的火焰已经伤损到了盾牌的本源。
一种奇异的药力盘桓在他们伤口上,这种暖洋洋、痒酥酥、带着一点酸甜味的药力麻痹了他们的伤口,他们伤口上的所有生命力量似乎都消失了,浑身精血不断的顺着伤口流淌出去。
姒文兵和身后几个下属下意识的举起双臂护住了面门,高温红光犹如一波波巨浪绵绵袭来,他们的发须被烧得焦糊,呼吸时鼻腔里火辣辣的,五脏六腑都有一种灼烧感。
淝水城前的洪水‘哗啦啦’一下冲起数百丈高的巨浪,骤然向后倒退数十和-图-书里,巨浪劈头盖脸的向人族治水大军拍了过去,也不知道有多少木筏竹排被拍翻,有多少人族战士被拍进了洪水中。
他的三角盾牌也是有崇部传承的帝级巫宝,取三山五岳精气,用一千二百种土属性灵兽的骨骼淬炼而成,厚重坚韧,有着极强的防御力。
“到底谁放肆?”姬午指着姒文兵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东西?区区有崇部的旁支族人,牲畜不如的东西,也敢在我面前放肆?你知道我父亲是谁?你知道我祖父是谁?你可知道我有‘垈候’的封爵?你焉敢对我大吼大叫?”
但是很快几个人齐声惊呼,他们的精血涌到了伤口附近,深而长的伤口没能愈合,反而大量鲜血不断的顺着伤口喷了出去。
鲜血飞溅,姒文兵怒啸回身,手中冒出一柄土黄色大刀,带起一片山峦虚影向姬午当头劈下。
火光撞击在土黄色厚盾上,这火光黏性极强,死死的黏在了厚盾上丝毫没有泄露,团团裹住了厚盾一通猛烧。短短几个呼吸间,淝水城门前的地面都被http://www•hetushu•com高温融成了岩浆,不多时原本赤红色的岩浆都因为温度过高变成了可怕的白炽状态。
‘嗤嗤’声中,姒文兵还扛得住,他身后几个下属的双臂已经被烧出了无数水燎泡,拇指大小的水燎泡很快又被烧得破裂开来,大片黄水流淌,碎裂的皮肤下大片红肉被烧得迅速发黑,很快就露出了带着金属光泽的骨骼。
“放肆?”姬午再次大吼一声,那头火麒麟就悬浮在他身后耀武扬威,凶光四射的双眸怒视姒文兵。
很快几人就遍体是血,鲜血顺着身体滑落,地上鲜血淋漓,染红了方圆数十丈的土地。
“当心你自己吧!我说过了,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冲着我大吼大叫?姒文命亲自来了还差不多,你这样的喽啰,差得太远了!”姬午‘嗤嗤’笑着,身体骤然一晃,他破空瞬移到了姒文命身后,手中几乎和他身体等高,却只有两指宽的颀长长剑带起一溜儿火影,一下就洞穿了姒文兵的胸膛。
心脏、肺脏、肝脏……五脏六腑诸般重要脏器都被切开了不知道多少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