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破淝水城

一声巨响,淝水城高达十丈青铜铸成的城门轰然粉碎,长达数里的一截儿城墙也被震得稀烂。
“噫!!!”蛮蛮感受了一下甲胄的防御力,有点嫌弃的撇了撇嘴:“不如阿爹给我的盔甲好……不过,也还算可以啦,可以当备用的宝贝!”
少司没出手,她静静的站在姬昊身边,双手揣在袖子里,目光清冷的盯着这套甲胄。
短短一弹指间,几头自身就蕴藏奇毒,对世间各种剧毒都有绝大抗性的瘟蝗僵弊当场,而且他们的身体在急速的融化,不多时就变成了几滩颇为华美的金水。
右手高高举起姬午,姬昊看着淝水城厉声喝道:“姬午大人不幸,被两妖人以邪法所害,尸骨无存、魂飞魄散……吾姬昊奉帝舜之命,有临机专断之权,姬午大人既然陨落,淝水城一切权力,一应人力物力,皆由我接手!”
姬午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他体内一套九龙缠绕的红色甲胄喷了出来,‘铿锵’一声轰鸣就要套在姬午身上。但是甲胄刚刚喷出,少司已经www•hetushu.com犹如鬼魅一样出现在姬昊身边。
一条通体金光灿烂的灵魂从姬午身躯崩毁处飞出,姬午的灵魂……不,姬午的元神怨毒的看着姬昊,嘶声尖啸着化为一道金光想要遁走。
“该死!”两个道人脸色微变,同时轻骂了一句。
真正的彻底摧毁,再无半点痕迹残留世间,姬昊连姬午轮回的机会都彻底剥夺。
一旁蛮蛮身上烈焰升腾,九龙环绕的红色甲胄发出一声欢喜的长啸,化为九条龙影向蛮蛮冲了过去。只是几声龙吟,一套威武不凡的甲胄就穿戴在了蛮蛮身上。
左手向城墙上两个咬牙切齿催动金边曼陀罗香气的道人指了指,姬昊祭出了盘古钟。高有三丈的钟体罩定了姬午,姬昊双手握拳,倾尽全力的狠狠撞响了盘古钟。
这股奇香,正是两个道人放出的幽香被太阳精火炼化后,被磨掉了所有毒性后残留的味道。香味浓烈而隽永,附着在衣衫上、发丝上、皮肤上,居然就好像牛皮胶一样迟迟没有消和_图_书退。
姬午的脸色一变,他虽然自幼养尊处优,从未经历过生死大难,但是作为帝喾一系精心培育的帝子,他的个人能力煞是不凡,他自然能听出姬昊简简单单一句话中深入骨髓的杀意。
强劲的法力波动从两人身上扩散开,就听得隐隐雷鸣声响,两人头顶同时有一道金气冲起,大片金云扩散开来,一朵朵花瓣呈半透明、花瓣边缘镀了一层金边的曼陀罗花在金云中冉冉绽放开。
姬午的身体一抽,绝望的看向了姬昊,他想要大声咆哮救命,他还想咒骂姬昊胡说八道——他还活生生的被姬昊抓在手中,他是怎么……
一条若有若无的灰色人影出现在少司头顶,高达万丈的朦胧人影低下头,深深的向这套红色甲胄看了一眼。就听一声悲鸣从甲胄深处传来,这套甲胄中姬午留下的灵魂烙印骤然被抹杀,甲胄彻底成了无主之物。
“轮到两位道友了!”姬昊看着城墙上面皮漆黑的两个道人,淡淡的说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袭杀帝喾子www.hetushu.com嗣……你们,真正是罪该万死!”
姬午的体内喷出一件又一件巫宝,但是少司站在那里,来一件巫宝就被她抹掉一件巫宝中的灵魂烙印,大概十个呼吸后,姬午体内再无巫宝喷出。
姬昊一边对抗金边曼陀罗的幽香,一边举起了姬午低声说道:“帝喾的子孙,就能勾结异心之人,叛我人族,陷我人族子民于水火之中么?”
一声轰鸣,大片混沌之气从盘古钟内喷出,就听一声惨嚎,姬午的身躯骤然化为飞灰被混沌之气搅得一丝不剩。
冷笑一声,姬昊周身放出无量金光,有破除一切邪障的太阳精火挡住了两个道人放出的浓郁香气,肉眼可见空气中两层明暗不同、色泽有深有浅的金光相互撞击侵蚀,不断发出‘嗤嗤’声响,更有一股噬魂销骨的奇异香味不断散发出来。
一声轰鸣,元神粉碎,姬昊掌心喷出一道五彩霞光,将姬午魂飞魄散后的本源烙印都一口吞下,送入了五彩圆鼎中。五彩神炎一通旋转,不多时将姬午本源烙印www.hetushu.com都彻底炼化。
“元神?呵呵,修为不浅!”姬昊一眼看得清楚,姬午分明和自己一样,也修炼了道门炼气士的元神秘法,但是姬午的元神修为比起姬昊可就差了太远太远,远不如他在人族功法上的成就。
“好毒!闪开!”雨牧放出几头瘟蝗正面迎向了两个道人放出的醉人幽香,就看到几头瘟蝗刚刚和那香气一碰,就好像喝醉酒一样摇晃着身体一头栽倒在地。
姬午只能用自己强悍的肉体苦苦抵挡姬昊太阳精火的侵蚀。
“你敢杀我?”姬午挣扎着,想要嘶声大吼。
姬昊已经是半步巫神境的修为,太阳精火的威力足以焚毁虚空、灭绝万物,但是姬午也是帝喾一系精心培养的天才,他的年纪也比姬昊大了许多,一身修为也到了窥伺巫神境的层次,肉体更是强横异常。
一股堪比醇酒的醉人幽香四溢,犹如一股温煦的风,带着淡淡的暖意还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氤氲气息向姬昊等人袭来。
姬昊长叹了一声,无奈的说道:“大家看清楚了,杀姬午的人,就是这m•hetushu•com两个贼道人!”
但是姬昊右手拇指掐住了姬午的喉结,硬顶着他的嗓子让他发出不了半点儿声音。
面对姬午的元神,姬昊又是一拳轰在了盘古钟上。
淝水城的城门上无数重禁制光晕亮起,一重重厚重坚固的城防结界连连开启,但是一碰到盘古钟,所有结界犹如虚设被一击粉碎。
姬昊看了姬午一眼,姬午咬着牙,受不住颈骨碎裂之苦的他嘶声怒吼:“垚候姬昊?我听过你的名号!你可知道我是谁?我是帝喾子孙,我是……”
一声长啸,姬昊双手抱起盘古钟,用尽全力的将他向淝水城的城门投掷了过去。
姬昊右手五指骤然用力,‘卡擦’一声,姬午的颈骨被捏得粉碎。不容姬午恢复,姬昊长啸一声,大片太阳精火从他的掌心喷出,围绕着姬午的脑袋熊熊燃烧。
姬昊阴沉着脸看着两个道人,胸膛上伤口同样流血不止的姒文兵到了他身边,三言两语间已经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个清清楚楚。
灼烧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姬午的身体依旧在急骤的抽搐,一直不见被炼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