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乱世重典

两个道人齐声哀鸣,他们大口大口的吐着血,狼狈不堪的坠落摔倒在坍塌的城门废墟上。
这些人气势汹汹、来势极大,但是其中凝成元神的不过三五人,其他人都还在鼓荡气血、吞吐天地灵气的境界中打转,在练气一道上,他们还都是入门汉。
盘古钟无声无息的飞回姬昊头顶,垂下一道道混沌之气包裹全身,静静的护着姬昊。
另外一名道人吓得魂飞天外,他同样惊恐的看着姬昊,嘶声尖叫起来:“就在我们随身锦囊中,里面有一葫芦金边曼陀罗配制的药膏,解药在一个黑色的玉瓶中……我们身上,还有十二颗金边曼陀罗的种子,是准备在垈岳种植的种子!”
少司轻啸,丢下长矛双手一按一拔,她身后灰蒙蒙的巨大人影微微一晃,两个道人就觉得浑身冰冷,好似有什么极其重要的东西被冥冥中的某个存在给抽走了。
但是他们刚刚冲起来不到百丈高,他们面前骤然人影一闪,少司已经瞬移到了他们面前,手中一杆长矛带起两点hetushu.com寒星,重重的点在了他们胸膛上。
淝水城内群情激愤,无数淝水城的子民纷纷嘶声怒吼:“为姬午大人报仇!”
“何方妖孽,焉敢打伤两位师兄?”怒气冲冲的咆哮声从垈岳山顶响起,从建在山顶的一大片巨石宫殿中,有近百道流光冲天而起,迅速向这边掠了过来。
姬昊眉心竖目张开,一道清光向他们扫了一眼,顿时冷笑了起来。
左手五指一扣一按,两个道人的头颅粉碎,两条血淋淋的元神飞了出来,两个道人犹如恶鬼一样嘶声哀鸣:“姬昊,你敢伤损我们法体?你,你,我们和你仇深似海,我们……”
姬昊冷笑了一声,用力的挥了挥手:“乱世当用重典,淝水城子民为妖人蛊惑,悖逆犯上,杀死城主姬午,个个都有重罪!”
“呱噪!”姬昊笑骂一声,左手一道太阴之气喷出,一个道人的元神骤然一僵,被太阴之气冻成了一团蓝幽幽的玄冰。‘嗤嗤’声中,太阴之气侵蚀道人元神,极其缓慢的http://m.hetushu.com将他的元神化为一缕缕极阴之气。
懒得和这些花道人、木道人的门徒多呱噪,姬昊也知道,和他们耍嘴皮子,估计自己还真不是对手。或许是某种天赋神通的加成吧,花道人、木道人的门人弟子,可个个都是玩弄口舌功夫的顶尖高手。
深吸一口气,姬昊手一抓,轰碎了淝水城大门的盘古钟‘呼’的一下腾空而起。他双手抱着盘古钟,瞅准了山顶飞掠而下的那些道人,用尽全力的将盘古钟投掷了出去。
淝水城内,无数姬午麾下的臣子、将领、治下子民呆呆的看着姬昊的一番施为。
不容他们再挣扎,袁力带起一溜儿银光窜到了他们身边,手持蟠龙棒狠狠往他们胸口一砸。两个道人被打得所有肋骨崩裂开来,七窍中同时喷血,蟠龙棒中更有地水火风四大元力轰入他们身体,搅得他们五脏六腑混乱一片,差点被搅成了糨糊。
“区区小女子,焉敢放肆?”两个道人同时喝骂出声,他们强忍着肩头和图书剧痛,大袖一挥,就有十八颗金色弹子和一座十二层银色宝塔分别从他们袖子里飞出,带着隆隆雷音轰向少司。
“好了,你们没用了。”姬昊一道太阳精火喷出,将两个道人烧得魂飞魄散,然后依旧是一道五彩烟云从他掌心喷出,两个道人的本源烙印也被五彩圆鼎吞入,五彩神炎一阵盘旋碾磨,将两人的本源烙印生生炼成乌有。
姬昊从而天降,到了两个头扎莲花的道人面前,‘啪啪’两脚将他们两个的膝盖跺得粉碎。在两个道人声嘶力竭的痛呼声中,姬昊冷声道:“我不想知道你们的道号,也不想知道你们是花道人、木道人的什么人……金边曼陀罗的解药,还有……你们身上还有多少金边曼陀罗?”
一名身穿华服的老人突然仰天怒嚎了一声:“为姬午大人报仇!”
很诡异的,金色弹子和银色宝塔突然失控,两者被风一吹,就好像纸片扎成的一样轻飘飘的带起一个弧线,狠狠向后砸了下来。打出金色弹子的道人被银色宝塔砸了个正着,祭和*图*书出银色宝塔的人被金色弹子打了个满脸开花。
“不要怪我,怪你们祖师。”姬昊看着两条元神陨落之处冷声道:“在白石山,打我一掌的,应该是木道人吧?我说过,他们打我,我就杀他们门徒,这没有道理、没有对错可言。”
城门坍塌,最靠近城门的数百座淝水城屋宇门口的水缸中,上千朵娇艳欲滴的莲花骤然一抖,好似被无形的重锤当头轰了一击,无数花瓣粉碎,连带着装满了清水的水缸都轰然粉碎。
道人身上金光流荡,化为两面光盾挡在了长矛前。‘咚咚’两声巨响,金色光盾轰然粉碎,长矛轻快的穿透了他们的肩头,少司身形一晃已经到了他们面前。
尘埃弥漫,两名头上扎着莲花的道人嘶声惊呼,带起一道流光冲天而起,狼狈的向西方逃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短短几个呼吸间,上百‘异人’魂飞魄散,姬午被打得灰飞烟灭,自家的城墙和大门都被姬昊给弄塌了。
被太阴之气封冻的道人元神惊恐欲绝的看着姬昊,却无法http://www.hetushu.com发出半点声音,只能静静的感受自己苦修无数年的元神被太阴之气侵蚀,自己的力量在急速的消散。
两个道人犹豫了一下,姬昊毫不犹豫的挥剑,一道弧光亮起,两个道人的头颅飞起,大片鲜血洒得满地都是。
那些流光中尽是身穿粗麻布长衫的炼气士,一个个双眸炯炯有神,面上满是光华流转,个个精气饱满,周身都笼罩着一层氤氲之气,显然都是颇有几分修为的强手。
一声巨响,盘古钟撞碎了空气,带起了一道直径十几丈的白色气爆,狠狠砸在了那些气势汹汹的炼气士身上。足足有百多丈大小的一片虚空粉碎,上百炼气士同时粉身碎骨,灵魂也被混沌潮汐搅了个稀烂。
深吸一口气,姬昊挥剑向前一指,厉声喝道:“姒文兵大人,随我,杀!”
姬昊没动手,雨牧已经飞扑到了两个道人尸体旁,迫不及待的从他们身上搜出了两个血淋淋的锦囊。仔细在锦囊中搜索了一番,雨牧突然拎起了一个金色葫芦和一个黑色玉瓶,还有一个巴掌大小的透明玉匣大声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