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全力扑杀

这幅异象一出,无数淝水城的子民犹如见到了救星一般放声哭喊,他们挣扎着向山顶跪倒,向着花道人、木道人的虚影磕头如蒜,声嘶力竭的祈求两人救助自己和家人。
人族子民的灵魂固然微弱,但是当他们是盘古世界气运青睐的族群,当他们的信仰骤然达到极致的时候,这些人族子民的灵魂骤然提升到了某种极致的境界。
好些淝水城的子民,还在向花道人、木道人祈祷,祈求他们能显灵救助自己,接引自己进入花道人、木道人的门人弟子向他们吹嘘过的‘无边清净福地、永享无尽福报’。
所有人的灵魂都变得光芒夺目、强大坚定,在这一刻,因为花道人、木道人的引导,这些淝水领子民的灵魂变得犹如琉璃铸成,坚硬而强大、外魔难以侵袭,更不断释放出珍贵无比的坚定信仰,滚滚涌向两个道人。
在某种极端情况下,有些血气较弱的奴隶甚至连自己灵魂上都会烙印下这种‘奴’字气息,他们就算轮回转世后,婴孩之hetushu.com躯的面孔上都会出现依稀可辨的‘奴’字。这种婴孩在人族部族中一旦出现,定然会被丢弃野外任凭虎狼吞噬。
平日里他们念念叨叨膜拜供奉的两位祖师,突然在熊熊大火和黑烟中显出了真形,无数子民哭声动天的同时,他们对两个道人的信仰骤然达到了癫狂的程度。
这些信仰之力是献给花道人和木道人的,带着清晰的信仰印记。
极远之地,茫茫水面上,正在疯狂追杀一头龙马、一头玄龟的花道人突然身体一抖,他神色阴郁的转过身来,向淝水城的方向望了一眼。
姬昊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眸子里无数大道纹路急速闪烁,他对太阴、太阳、毁灭三大天道法则的领悟在突飞猛进,一弹指间他所领悟的大道堪比平日里三五个月冥思苦想所得的全部!
就在姬昊身边的广场上,大堆绘制了花道人、木道人真身图影的兽皮画卷被堆积在一起。数十名人族战士将气味刺鼻的火油倒在了兽皮画卷上和*图*书,有人往画卷上丢了一个火把,冲天大火就燃了起来。
一个又一个淝水城的子民哭天喊地的被精壮战士挟持到了熔炉旁,有身披黑衣、腰间扎着血色腰带的刑官拿起烙铁,狠狠的在他们左右面颊上烫下了深深的‘奴’字烙印。
大日元神急速萎缩,太阳、太阴、毁灭三大道胎骤然迸射出万道金光。
用沾染了地心太古毒气的恶金制成,涂以秘制巫药,一旦烙印在皮肉上,任凭用任何巫药都洗刷不去。就算这些被贬为奴隶的淝水城子民用刀切掉自己面颊上的皮肉,这个‘奴’字烙印依旧会深深的陷入他们的骨骼。
数千个熔炉烧得通红,每个熔炉上都架着数百个大小烙铁。
就是一回头的时间,龙马、玄龟已经窜出了老远,眼看就要脱离花道人的视线。
尤其是,在哭喊声中,姬昊还听到了喃喃的祈祷声。
数千万张兽皮画卷同时燃烧,熊熊大火逼得人无法靠近。
但是盘古钟内钟声阵阵,一波波钟声将信仰之力中的www.hetushu.com所有印记轰得支离破碎,姬昊小腹中五彩圆鼎欢快的旋转着,一波波紫金色的信仰之力不断的涌入,五彩神炎围绕着信仰之力一通旋转,就有一道道色泽紫金、凝炼醇重如水银的纯粹信力不断涌入姬昊体内。
滚滚信仰之力呼啸而来,盘古钟上混沌之气弥漫,化为无数漩涡将所有信仰之力一口吞下。任凭淝水领的子民产生了多少信仰之力,任凭他们送来多少信仰之力,盘古钟毫不客气的照单全收。
花道人一惊,急忙向龙马、玄龟逃窜的方向追去,他身上一片莲花瓣飘落,轻飘飘的飞上了高空:“凡我教中弟子听令,集中一切力量,不惜一切代价,扑杀姬昊!”
淝水城内哭喊声冲天。
哭喊声惊天动地,姬昊面无表情的站在山顶,俯瞰着下方漫山遍野跪在地上哭泣求饶的淝水城子民。无论男女老幼,无论人心善恶,他们的领主作出了错误的选择,他们必须受到惩罚。
他的神识力量更是一路飙涨,他的神魂空间内一阵和-图-书阵电闪雷鸣,大日元神放出无量光芒,他的神识彻底凝成了实质,犹如一波波浪潮横扫虚空。
姬昊清晰的看到,虚空中一道道大腿粗细的信念之力从那些淝水城的子民头上冲起,无数道灰白色的信念之力汇聚在一起,就汇集成了一道粗大的紫金色洪流,呼啸着向花道人、木道人的虚影飞去。
人族面临灭顶之灾,居然有人族势力不思共渡难关,反而为一己之私、破坏治水大计,这些人,该死。哪怕淝水城的子民并非事情的主导者,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滚滚黑烟从大火中冲出,一股让人窒息的法力波动突然从大火中喷出。声声低沉的颂唱声传来,一缕缕金光从大火中冉冉升起,金光中隐隐可见木道人盘坐在一株菩提树下,花道人微笑着手捻一朵莲花站在他身后。
淝水领的子民如猪群,花道人、木道人是放养猪群的农人,姬昊无形中成了一柄利刀,成了花道人、木道人收割信仰之力的帮手。
数以亿计的淝水领子民,自家领主被击杀,一众www.hetushu•com首脑被姬昊当众杀死,自家所有人都要被贬为奴隶,正是面临绝境仓皇不知所措的时候。
“姬午徒儿,你死得好惨;姬昊,你居然杀我偌多门人!”花道人咬着牙,冷声道:“你居然还敢夺我师兄弟的信仰之力,简直是欺人太甚,就算是你师禹馀道人,焉敢如此欺我?”
“岂有此理!你们真把人族当做玩物?”姬昊看着虚空中唯有他能见到的异象,一股恶气直冲脑门,他长啸一声,盘古钟腾空飞起,‘嗡’的一声轰鸣,盘古钟化为百里大小,一把将身高万丈的花道人和木道人的虚影笼罩在内。
花道人、木道人的虚影骤然动了,两人同时露出了轻微的笑容。
淝水领地有子民数亿,以二十人为一户,都有数千万户民宅,每一户民宅中都供奉了一张花道人、木道人的画卷,收集过来的画卷也是以千万计。
城内各个高处都站满了姬昊从蒲阪调来的重甲精锐,这些直属帝舜统辖的人族禁军面无表情、甚至是眸子里怒火喷涌的看着城内跪倒一地的淝水城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