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无量莲花境

姬昊眉头一挑,异常古怪的笑了起来。
刚刚长须道人回转身来,右手并成剑指指着姬昊呵斥道:“姬昊呵,你肆意护卫,坏了本门大事,你罪孽滔天哩。就算你师尊是禹馀教主,也保不了你性命!”
“道人呵,区区妄言,岂能吓唬住我?”姬昊长声笑道:“你不吓我还好,你若是吓我,我越是要来。”
“姬昊,这无量莲花境,专门为你而设,你纵然死,也是不枉了。”
姬昊神力无穷,比袁力的力气大了何止百倍,一通鞭子抽了下去,就听得惨嗥声连连,数百个道人被打断骨断筋裂,一个个栽倒在云头上浑身抽搐动弹不得。
数千道人同时闭嘴,他们一个个加紧搬运云头,用最快的速度向前方的十几个同门追去。他们脖颈上的锁链拉得笔直,乍一看去就好像他们拖拽着九龙车辇在向前狂奔。
云舟毕竟只是一片菩提灵符所化,哪里比得上九龙车辇天帝重宝的底蕴?
又向前追赶了数千里,下方茫茫水面上,数千个和-图-书小小的山尖尖露了出来,和这些山尖尖对应的,天空也漂浮着数千座小巧的黑色云团。
耶摩杀一狞笑着身体一晃,化为一抹阴影没入了姬昊的影子里。
和普通人族相比,日夜受疾病威胁、饱受虎狼之苦,更有无数天灾隐患,还有异族虎视眈眈的人族,如何比得了他们的逍遥快活、高高在上?
近了,又近了,眼看着姬昊九龙车辇距离自己已经不到十里地远,前方逃窜的十几名道人当中,一名长须如银的中年道人回头望了一眼,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一枚金光灿灿的菩提叶制成的灵符,手指一晃灵符就骤然化为一缕火光。
蛮蛮、少司只是‘嗤嗤’笑着相互打闹,根本没回答他怕不怕的问题。太司依旧在神游太虚,雨牧、风行一个憨厚、一个精明的看着姬昊笑着,眸子里满是信任和无所谓。
可怜他们啊,怎么就遇到了姬昊这个魔头,受到如此残酷的待遇。
“木道人真是阔气,难不成他门下每个弟子,都和-图-书能有他一枚菩提灵符保命么?他就不怕摘光了自己的叶片,变成个秃头么?”姬昊大声的笑着,笑声如雷,远在百里外云舟上的十几个道人也都听得清清楚楚。
眼看姬昊驾驭着九龙车辇追杀自家同门,这些道人齐声悲鸣:“逃啊,逃啊,用最快的速度逃啊……千万不能落入姬昊的手里……姬昊啊,你这心狠手辣的小辈,我家祖师一定不会放过你呵……你未来命运之悲惨,可想而知哩!”
云舟、车辇闯入这一方虚空后,四面八方同时传来大声的呵斥。
在他身后,高山之巅,厚重的城门轰然开启,城内的人族伯侯带着大群臣子将领惊恐欲绝的出门投降。治水大队的首领轻叹了一口气,手一挥,自有大群人马涌入城中,将满城老幼尽情生擒活捉,并从他们宅子里搜出了大量的花道人、木道人真身画卷。
他们是炼气士呵,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炼气士,他们都是有道之人,他们凝结了元神,从此摆脱了肉hetushu•com身的约束,他们的寿命得到了极大的延长。
不受外劫的话,这些道人都能长生逍遥,在山林中尽享无边清净、与道友尽情啸风饮月。
他一句话都懒得说,和这些花道人、木道人的亲信门徒耍嘴皮子,那是最没用意义的事情。对付这些家伙,直接一刀劈死或者一棍子打死,那是最有用的做法。说道理、讲道理,和这些人说道理有意义么?
半空中悲鸣声不绝,被锁链扣在脖颈上的五千多道人嘶声哭喊,眼泪如雨水一样坠落。
他们被当做牲畜一样绑了起来,捆在九龙车辇上,每天为姬昊清理战场,元神时刻受巫咒折磨,体内更有数千种巫毒时而发神经一样发作三五十种。
眼看着九龙车辇一步步逼近前方云舟,姬昊突然转身向蛮蛮、少司笑问道:“前面有陷阱埋伏,害怕么?”
眯了眯眼,姬昊咋心中喃喃自语——‘我前世青龙‘睚眦必报’的美名,岂是你们这些粗劣的手段能吓住的么?’
就听得‘嗤’和*图*书的一声响,长有七八丈的金色云舟骤然加速,空气被撕开了一条长长的空洞,云舟的速度快得惊人,迅速将自己和九龙车辇之间的距离拉大到了百多里远。
姬昊前方,十几道金光仓皇逃窜。
姬昊‘呵呵’大笑,他冷眼看着这些呱噪不休的道人,走到袁力身边,抓过他手中龙筋鞭子,冲着这群道人就是一通乱抽乱打。
姬昊笑着点了点头,他向耶摩杀一看了一眼。
滚滚呵斥声犹如雷鸣,四周无量金光迅速涌出,犹如天幕急速覆盖天空,下方水面上无数朵金莲、玉叶翻翻滚滚的生了出来,每一朵金莲上都盘坐着一个神气饱满的道装男子。
这一方天空中静谧异常,不见风雨、不闻雷声。
“姬昊,今日你当生死魂销于此!”
深吸一口气,长须道人指着前方厉声喝道:“不要追了,我们在前方摆下了无边大阵,就等着你来哩。你不要追了,追来就死!”
夜不能寐,寝食不安,衣衫褴褛,浑身污垢和汗臭。这些道人何曾受过这样的罪和_图_书?他们哪怕昔日云游天下积攒外功的时候,那也是一派风轻云淡的高人做派,双手不沾阳春水、双足不染一丝尘埃的呀!
九龙车辇也加快了速度,鸦公站在车辇的华盖上,身形骤然膨胀到了千丈大小,他张开羽翼嘶声长鸣,滚滚金光烈火向四周扩散开来,九龙车辇内传来一阵阵金乌鸣叫,在鸦公精血的牵引下,九龙车辇的速度一截截的爬升,很快就超过了前方云舟的速度。
大片金云翻滚着从灵符中喷出,化为一座云舟托住了这些道人。
“嗯?”姬昊晒然一笑,木道人本体上脱落的菩提叶制成的保命灵符?前面他打死、生擒了数万木道人、花道人的门人,只有寥寥接坐镇巨型领地的道人手中才有类似的东西,想不到这小小的一个只有十几个人坐镇的领地中,居然也有这等宝贝?
这是激将之计么?长须道人不说这话还好,他一说这话,结合上这些日子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及木道人、花道人门下的惨重损失,姬昊相信,前方的确有一个陷阱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