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金桥破界

姬昊眉心清光流转,风行、雨牧、太司他们和无量莲花境较劲的时候,他驱动天地金桥,放出一缕缕清光漫天激射,不断进出一处处门户。
有时候万界牌压制住了九龙车辇,各种稀奇古怪的攻击不断轰入车辇,直接砸向了姬昊等人。姬昊头顶盘古钟,垂下缕缕混沌气流护住众人,沉重的攻击落在盘古钟上发出低沉的轰鸣,震得四面八方不断迫近的祥云瑞气不断崩碎。
万界牌生成的门户在迅速的交错换位,无数门户带起重重残影围绕着姬昊一行人翻滚飞舞,无声无息的拉出了一片片夺目的金光霞气。
这些曼陀罗花的花蕊急速的旋转着,一股股巨大的吞噬力量死死的吸附住了虚影放出的诅咒之力,拉扯着这些诅咒之力想要没入花中。
太司挥出一根白色骨杖,手舞足蹈的在九龙车辇上蹦跳起来。他一边抽风一样的蹦跳,一边喃喃念诵起古老而玄奥的咒语。
有时候,九龙车辇能压制住万界牌,那些道人的攻击没能破空侵入车辇,直接撞击在火和*图*书云上爆成了漫天光雨,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一声低沉的长吟声从天而降,九尊身形怪异的魔尊悄然现形,他们同时口诵天魔密咒,漫天七彩光华洒落,在九龙车辇附近一朵朵金色的曼陀罗花冉冉开放。
那些道人发出了一波三光神水,当即转身就要遁回门户。
一朵朵曼陀罗花骤然开放、骤然凋零,花开花谢之间虚影和他们的身形都剧烈的颤抖着。
九大魔尊身形一晃,怪叫着差点从头顶栽了下来。
高空中又是一阵霞光荡漾,另外九大魔尊纷纷出现,和自家同伴联手催生金色曼陀罗花应对虚影的诅咒之力。
异族侵入盘古世界,自有脩族的阵法师应对各种奇门法阵,根本不需要这些伽族战士耗脑子。此刻面对万界牌镇压的无量莲花境,这些伽族战士就只能抓狂了。
拱卫在车辇外围的伽族战士们束手无策的看着四周的异象,伽族战士擅长近身格杀,对各种神通秘术了解极少,如此大规模的阵法运转,他们完全找不到破解和_图_书的法门。
那些道人齐声呐喊,周身法力一阵奔涌,拖拽着硕大的琉璃净瓶迅速没入了身后门户。
奈何这个琉璃净瓶太过于沉重,显然并非他们能随意掌控的至宝,他们联手催动琉璃净瓶,行动时未免迟缓了一些。瘟神幡放出的瘟蝗速度极快,带着一缕缕极细的瘟毒气息快速的逼近了他们。
风行、雨牧、少司、太司、蛮蛮几人也对这等窘迫局面无计可施。那些道人从各处门户闪现,随意攻击一次后就迅速没入门户中不见了踪影,想要攻击他们极其困难。
九龙车辇剧烈的颤抖着,一波波火云喷涌而出,化为厚重的结界护住四周。
雨牧二话不说祭起瘟神幡,大片灰茫茫的气息裹着无数体积极小的瘟蝗,无声无息的向那些联手祭出琉璃净瓶的道人逼了过去。
“好宝贝啊!”跟着姬昊这么久,雨牧、风行的眼光也阅历出来了,看到那么大的一口净瓶,看到这么多的三光神水,两人的眼珠都在发光。
数千团流光溢彩的雷火轰在了九龙和-图-书车辇上,就听‘波波’几声脆响,九龙车辇上大片火云崩碎,站在九龙车辇外围的数百名伽族战士闷哼一声,他们齐齐吐血,脸上的四颗大眼珠子差点被雷劲逼得从眼珠里跳了出来。
太司的脸骤然一白,他声嘶力竭的尖啸了一声,他身后虚影眸子里一抹凶光闪过,一声低沉的咆哮从冥冥中传来,虚影释放的诅咒之力骤然强大了百倍。
见到风行的箭矢被绞碎,雨牧憨厚的笑了起来,他拍打着自己肥硕的大肚皮,‘呵呵’笑道:“不要浪费箭子了,都是钱哪……让我试试吧!”
“欸!”雨牧肥胖圆滚的脸蛋上一阵惊愕,他呆呆的看着瘟蝗消失的方向,半晌说不出话来。
太司骤然从某种‘玄妙不可测’的境界中惊醒,他擦了擦嘴角的一缕涎水,呆呆的看了一眼四周的动静:“啊,被人打呀?这可不行,谁也别想欺负咱们!”
下一瞬间,九龙车辇出现在一朵巨大无朋的莲花上。
风行拉开羿弓,一口气射出了上万箭,箭矢呼啸破空而去,www.hetushu.com但是万界牌扭曲虚空,他的箭矢飞行的轨迹都变得犹如蛇行。他锁定了那些道人,但是箭矢破空而去,还没能靠近道人的身体,道人们就已经走入了门户消失不见。
车辇前方,就是目瞪口呆的尸道人、金水道人等等。
三光神水所化雷霆,性质阴柔,伤人于无形之间,而且专门伤损人的灵魂、元神,偏偏其性质阴柔却不阴邪,是堂堂正正的天地正法,对各种邪祟有极强的克制作用。
三光神水,乃大能凝聚周天星辰星光精髓而成的异物,沉重异常,性质堪比太阴精华。
时不时的,会有一大群道人从不同的门户中走出,或者是剑气,或者是雷火,或者是其他五行法术。更有一些道人祭出了各种奇异的法宝奇珍攻击姬昊一行人,虚空好像塌陷了一般,姬昊他们就好像位于黑洞的核心,无数流光溢彩不断向他们倾泻。
更有朵朵莲花平地而起,一股股漩涡一般粘稠强劲的绞杀力量附着在箭矢上,风行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威力极大的箭矢被一缕缕彩色流光缠绕和*图*书上去,慢慢的被绞杀成了无数的碎屑。
“找到你们了!万界牌,了不起么?”姬昊大笑一声,天地金桥一道清光涌出,包裹着九龙车辇骤然消失。
风行黑着一张脸收起了羿弓,双手抱胸看着雨牧。他眼珠斜斜的看向了右前方,那边有数十座门户开启,一大群道人用了出来,他们联手祭起了一个琉璃镶嵌七宝的净瓶,从中飞出了数千滴拳头大小的三光神水化为雷霆呼啸砸来。
但是瘟蝗们距离道人们不到十丈的时候,凭空一座门户从瘟蝗的前方浮现,大批瘟蝗纷纷飞入门户中消失不见。
他的身后,一股若有若无的波动扩散开来,一条只是让人望一眼,就有一种大难临头感觉的巨大虚影冉冉浮现。虚影向四周望了一眼,双手一挥,无数道无形的诅咒之力迅速向四周所有的门户袭去。
太司身后的上古魔神司命,居然以一点点存留在人间的残缺烙印的投影显化化身,硬生生一人抵挡住了十八尊域外天魔的魔尊!
少司皱了皱眉,狠狠一肘子轰在了神游天外的太司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