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花道异状

‘轰轰’两声巨响,雷火前火光震荡,箭光被打得粉碎,风行闷哼一声,大口吐血向后飞退,他体内一阵骨骼碎裂声犹如爆豆子一样响起,身体软塌塌的倒在地上一时间动弹不得。
众人联手抵挡雷火威压的同时,姬昊艰难的站起身来。
“可是,我怎会忘记这样的事情?不对,不对,若是早知道师兄你布下了先机,我就不会让这些门人来对付姬昊。全力扑杀姬昊,他们自身实力削弱了九成以上……哪里有什么全力扑杀?”
这条同样高有百里的人影手持瘟神幡,站在蛮蛮头顶的红色人影身后,瘟神幡急速晃动,一股绝毒之气弥散四方,化为巨大的穹庐裹住了九龙车辇,帮助众人抵挡雷火中恐怖气息的侵蚀。
花道人眸光一凝,他猛地抬起头,狠狠的指了指姬昊,张嘴欲言,但是脸色却又微微一变。
‘嘻嘻’,蛮蛮和少司同时笑了起来,虚空中依旧残留着刚刚那一道雷火的余波,一行人依旧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心脏也在急速和-图-书跳动。但是姬昊的话太无耻、太调皮,蛮蛮、少司忍不住想要笑。
姬昊微微一笑,打断了花道人的话:“前辈千万不要仗着辈分高就胡说八道。前辈门下的那数万弟子,都是作孽多端,被老天爷一顿雷劈死的,可不是小子下的手。”
花道人木然看着姬昊,眸子里杀意如潮。
同样被毁灭气息侵蚀,蛮蛮头顶一道火光冲出,火光中一具通体晶莹剔透,宛如燃烧的红宝石铸成的人影足足有百里高下,这尊通体烈焰燃烧的人影仰天长啸,一道道火光从他嘴里喷涌四方,将半边天空都染得通红。
少司、太司身后有奇异的人影悄然浮现。两条巨大的人影渺渺兮兮不可测,他们一左一右站在蛮蛮头顶的通红人影身边,极力的扭曲虚空,化解花道人雷火带来的恐怖压力。
笑了几声,姬昊继续说道:“若是前辈不信,你直接问老天爷,刚刚是不是他一通雷劈死了你们下数万弟子?”
耶摩杀一突然发出尖锐的叫www.hetushu.com声,他头顶一道黑气冲出,一个直径百里的黑色漩涡在他头顶缓缓旋转,不断散发出吞噬万物、毁灭一切的恐怖波动。
五感六识被彻底剥夺,这些道人和伽族战士陷入无边黑暗绝望之中,短短一瞬间的功夫,他们的灵魂就因为花道人这道雷光中蕴藏的毁灭之意处于崩毁边缘。
“我断然不会犯这样的错,但是,但是……”
雷火锁定的目标就是姬昊,也唯有姬昊,无论是数千道人、数千伽族精英,还是蛮蛮、少司他们,所承受的不过是雷火散发出的一丝余波。
“前辈,万界牌与吾有缘!”姬昊睁开双眼,很是严肃的举起右手向花道人说道:“天地为证,万界牌的确与吾有缘,上天注定当由金水道人将其送回我手。”
恐怖的毁灭气息笼罩所有人,数千被禁锢的道人,数千拱卫车辇的伽族战士全都脸色惨白。他们瞪大眼睛,却什么都看不到,他们侧耳倾听,却什么都听不到,他们想要大声呐喊,却半点m.hetushu.com声音都无法发出。
“师兄……这等事情,我怎么忘了?”
目光掠过急速飞来的雷火,姬昊目光被雷火一激,双眼一阵剧痛,眼前骤然一黑,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花道人!”姬昊抬起头来,狠狠的看向了花道人。
最终风行一声长啸,他双眸喷出夺目神光,双手高高举起羿弓强行拉开了弓弦。
‘咄’的一声大吼,天地金桥从姬昊眉心喷出,一团清光微微一抖,那道雷火前突然开启了一扇祥云缭绕高达千丈的华美门户。雷火带着沉闷的呼啸声一头扎进了门户,姬昊一挥手,大片祥云升腾而起,雷火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花道人何等修为,雷光一出手,四周天地立有感应,大片黑云无声无息的向下方茫茫水面压了下来,一股让人绝望的毁灭气息充塞天地。
雨牧浑身肥肉剧烈的抖动着,他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他头顶同样一道灰气冲起来数百里高,一条同样渺渺兮兮、肉眼无法捕捉,只有用巫法秘术和某些奇特天hetushu.com眼道眸才能看到的人影在灰气中出现。
花道人打出的雷火中蕴藏的毁灭气息剧烈的冲击着耶摩杀一头顶的黑色漩涡,原本浑圆的黑色漩涡剧烈的震荡着,很快就被压制成了一条扭曲跳动的黑线,随时都可能断裂。
姬昊身上承受的压力,承受的毁灭气息,是蛮蛮他们的百倍以上。
“万界牌!”花道人身体微微一抖,盯着姬昊冷声道:“姬昊,你焉敢夺走本门至宝?”
一直以来,‘此宝与吾有缘’,这是花道人一人的独门专利,就靠这句话,他在洪荒大地抢夺了多少有主之物?但是今天,姬昊居然敢将这句话用来应付他!
一条高有百里的壮硕人影在风行头顶浮现,那人影朦朦胧胧的,腰间缠着一条巨兽的兽皮,双手虚握做拉弓状。就听一声高亢的鸣叫,一道箭光从人影双手之中射出,狠狠打在了花道人劈下的雷火上。
“不对,我怎会忘记这种事情?师兄你将那些门人九成以上的道胎精元和法力抽走,炼成功德醍醐,为他们转世轮回www.hetushu.com后备用!这事,师兄你前些日子,的确知会过我。”
姬昊艰难的额,一寸寸的直起身体,他没有动用任何神通法力,很单纯的依靠纯粹的肉体力量,很缓慢、很艰难的站了起来。他头顶空气中一重重肉眼可见的透明波纹被他的身体震碎,不断发出‘嗡嗡’轰鸣。
数十丈粗细、万丈长短的雷火被箭光阻拦了一弹指的瞬间。
咧嘴一笑,姬昊冷声道:“若是前辈不信,前辈可当面询问苍天厚土,问他们是否不同意我的说法?”
‘嘿嘿’,雨牧、风行很憨厚的笑着,同时向花道人点了点头:“可不是么,这苍天厚土作证,这万界牌和我们兄弟有缘!老头儿你若是不信,你直接问这苍天厚土,看他们是否有意见?”
“好,好,好!”花道人淡然道:“想不到禹馀道人刚直了一辈子,居然收了你这等无耻之徒。万界牌的事情暂且不说,你杀我门下数万弟子,这件事情……”
花道人突然喃喃咕哝起来,他面色惊慌的自言自语了几句,猛不丁的一口血喷出数十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