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花道传道

“奈何一步走错,居然陷在了域外魔头之手。”花道人似笑非笑的,低头看了看心脏上那一团七彩琉璃光焰:“生耶?死耶?此为我的天魔劫,若能度过,自然功候大涨,若是不能度过,则……”
“不佳,不佳。”姬昊急忙谦虚拱手:“前辈谬赞了,其实小子心性,实在不像是一个修道人。”
“贫道的道,一字曰‘衍’,衍变、衍化、衍生、衍衍不息,是为‘变’,是为‘多’,是为‘博’,故而常人于吾之道不可测,门下弟子诸般神通变化层出不穷,却无一人能得贫道大道精髓。”
黑色的天、白色的水,罡风、暴雨、从天而降的水柱,一切都荡然无存。黑云一扫而空,水面荡然无存,露出了被大水浸泡了许久的绵延山岭。
一头栩栩如生的狮子头像悬浮在天地之间,通体金黄的狮子头像张嘴怒吼,充塞天地,镇压八方,姬昊呆呆的看着花道人身后悬浮着的足足有数万里方圆的狮子头像,他眼里、他神识扫描的http://www.hetushu.com范围内,只剩下了这一尊庞大、威严、凛凛不容侵犯的狮子。
花道人何等修为,他突然昂首做狮子吼,大自在的话骤然被一声怒吼盖了过去。
万里外九龙车辇上的蛮蛮、少司等人全都被一声大吼震得昏厥过去,花道人的这一声大吼并不是针对他们的,但是他们看了一眼那狮子头像,他们的灵魂承受不住狮子吼奥义的涌入,纷纷昏厥以保护灵魂不至于被冲得粉碎。
狮子怒吼,扶正祛邪。
“吾之本心,只是一朵莲花,无忧、无虑、无恐、无怖,无七情六欲。化身为人时,见盘古大兄为亿万混沌神魔围攻,最终身陨,突生大恐怖、大忧虑,这才生出无穷贪婪欲望,求长生、求不死、求大神通、大道果,只求最终能永恒不朽。”
姬昊彻底掌握了花道人‘狮子吼’的全部奥秘,能够毫无瑕疵的吼出和花道人一样的狮子吼。若是姬昊未来能有花道人一般无二的道行法力,他hetushu.com也能和花道人一样吼出同样威力的震天神音。
姬昊不怕歇斯底里的花道人,不怕贪婪狠毒的花道人,不怕虚伪做作的花道人,他怕的就是眼前这个逍遥淡泊、周身透出的气息简直和天地宇宙一样神秘深邃的花道人。
花道人深吸了一口气,悠悠说道:“贫道和师兄,本盘古胎膜上寄生的一花和一木,鸿蒙混沌之中生存不易,那些生而就能飞天遁地的混沌生灵百不存一,吾兄弟两人不能言、不能行,颇得盘古大兄照护,这才在茫茫岁月中苟延残喘。”
一缕清澈纯净、甘甜爽朗的气息没入姬昊神魂虚空,在他的四大道胎正中,一条色泽剔透、表面呈七彩色泽、瞬息间色泽万变、充满无穷造化变化之机的人影悄然凝聚。
“到了盘古大兄开辟世界之日,贫道师兄弟得了盘古大兄分来的一份开天功德,这才化身为人,能言、能语、能行动、有了法力可自保。”
“贪婪和欲望!”花道人笑了,他微笑着点了点头:“http://www.hetushu.com这才是修道人追求天道的源头动力。否则我们为何求长生?为何求逍遥?为何追求茫茫不可测的天道,甚至不惜作出一些违逆本心的事情来?”
轻叹一口气,花道人左右望了一眼,低沉说道:“如此大好乾坤世界,以前竟然没多注意。罢了,此刻贫道身边并无弟子可继承衣钵,贫道只能勉强压制大自在,贫道的道,却不能就此断绝。”
他静静的看着姬昊,眼角眉梢中尽是淡泊,浑身散发出一股逍遥出尘的道韵。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姬昊,过了许久许久,他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禹馀道友何德何能,有此佳徒?”
不知道怎的,姬昊总觉得,眼前的花道人才是真正的花道人,而真正的花道人,毫无疑问是可怕的。被真正的、可怕的花道人盯上,姬昊打骨髓里感到了一丝寒意。
所以,姬昊急忙自污道:“小子贪婪,欲望多多,又想荣华富贵,又想长生不死,从未想过遁世清修。能有如今的些许修为,都是诸位和*图*书师门长辈成全,和我完全没有半点关系。”
炽烈的阳光从天而降,照亮了湿漉漉的山岭,照亮了盘坐在高空的花道人和姬昊。
一股浓烈异常的大道奥义涌入姬昊神魂空间,姬昊的元神道胎疯狂的吸收这一股大道奥义,在他的太阴、太阳、毁灭、空间四大道胎的眉心,都有一颗若隐若现的小小狮子纹路浮现。
漫天阳光从天而降,狮子吼所化的狮子头像静静悬浮,一股刚烈威猛、神圣威严的气息充塞虚空,四周虚空都被一声大吼震得粉碎,这数万里方圆内的虚空暂时被禁锢成了一个小世界。
瞬息间,这条人影已经变得凝炼坚实,通体犹如金刚石铸成,比姬昊功候最深的太阴、太阳两大道胎还要凝炼千百倍甚至是百十万倍。
不容姬昊反抗,花道人这一指的指尖带着一点迷离的神光,隔空轻轻点在了姬昊的眉心。
花道人狮子吼波及的范围不大,只有数万里方圆,那头通体金黄的狮子头像悬浮在虚空,威严森森镇压八方,但凡狮子吼声覆hetushu.com盖之处,一切天地元气都被驱逐,一切法力波动都被镇压,一切邪祟力量或者被粉碎或者被强行禁锢。
姬昊所见的那尊巨大的狮子头像,纯净、浓烈近乎于道,是花道人在‘狮子吼’这门护法神通上的最强演绎。姬昊所见的狮子头像,就好像一枚炽热的烙铁,硬生生将这门神通的全部奥秘、全部神异强行烙印在了姬昊的元神道胎上。
花道人情急怒吼,没有丝毫掩饰,这门神通秘法就这样毫无保留的泄漏了。
轻叹一声,花道人右手食指遥遥一点。
花道人坐在一团彩云上,清癯的面孔上满是苦涩。
“我很贪,师兄也贪!”花道人微笑着指着天孔娓娓道来,此刻他的表情慈祥而慈和,简直和平日里姬昊熟悉的花道人完全不是一个人:“不仅我们贪,你的三位师门长辈难道就不贪么?我们身后那位,号称最近天道的老师,你问他,他是否心头也有无穷无尽的贪婪!”
这数万里方圆内,唯有姬昊和花道人相对而坐,并且全盘得到了花道人的狮子吼全部奥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