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九大龙门

“阿叔!你的伤?”姬昊暗自心惊,看看姒文命身上的伤疤,再看看坐在一旁的华胥烈、烈山亢等人身上同样斑驳的痕迹,姬昊无法想象在他四处奔波救火的同时,姒文命他们这几年到底打了多少场硬仗。
华胥烈、烈山亢,还有众多支持姒文命的伯候,以及姒文命麾下、有崇部的众多家臣。所有人都面色憔悴,打骨子里透出一抹极度的疲累之色。
但是姒文命他们,显然并没有姬昊这么好的运气。
姬昊有盘古钟和太极法衣护体,更有天地金桥、九龙车辇这等至宝随身,寻常人想要伤损到他的本体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几年下来,他身上连一丝伤口都没留下。
“阿叔也知道,我在巫殿之外还有师承,这些疗伤救命的丹药真不错。”姬昊将大赤道人赐下的丹药全部塞给了姒文命,这些丹药对他而言意义不大,毕竟他受到致命伤的可能性太小了。
‘呼~哈~’一声大吼,前方那一片黑影重重的山峰上一道玄光冲起hetushu.com来老高,一片浓密的黑云在空中扩散开来,黑云中突然冒出了一颗方圆数百里的硕大黑色蛇头。
众人休憩的山坡附近有巫祭布置的禁制,一层无形的穹庐挡住了雨幕。山坡上依旧潮湿阴冷得厉害,但是比起别处已经是好了很多。
一旁有负责后勤的壮妇拎着一个木桶走了过来,木桶中是热腾腾的肉汤,里面满是巴掌大小的水族妖兽的兽肉在翻滚。
其中就有姒文命三过家门而不入……但是姬昊也知道,何止三过家门?姒文命往来奔波于蒲阪和各处治水‘战场’,无数次的往返奔波,他从未回自家看过一眼。
姬昊和姒文命肩并肩的坐在一根湿哒哒的木头上,四周围坐着好些姬昊的熟人。
人手一个缺口、裂缝的大茶碗,无论身份高低都是围着篝火席地而坐,熬得浓浓的茶汤大口灌下去,一道暖意在肚子里扩散开来,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笑容——茶香,让所有人都真切的感受和_图_书到,原来自己还真的活着。
姒文命放下手中陶碗,站起身来,肃然看向了那一片绵绵山岭。
好似知道人族治水已经到了最后关头,狂风暴雨在尽最后的疯狂,雨势比前两年更增大了数倍,沉甸甸的水幕从天上狠狠的砸下来,给人一种气都喘不过来的强烈冲击。
晒然一笑,姬昊冷声道:“黑水玄蛇部,正好是我们金乌部的世仇哩!”
无论是超级大部族的帝子,还是普通部族出身的伯候,或者各自的家臣将领,这些在人族当中地位尊崇的大人们,个个衣衫褴褛比乞丐还要凄惨许多。
“果然,不能小看共工氏他们。我的万流归虚大阵,他们看来也是心中有数的。”姒文命淡然道:“其他地方不重要了,这最后的九处水门,看来要用命去拼了。”
“呐,无妨!”姒文命嗓音沙哑的笑着,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唔,共工氏麾下,除了八大重臣,还是有很多不凡的人物。他们的巫咒之类很是难缠……不过,等洪和*图*书灾消退了,给我几年时间,这些伤都不算什么。”
姒文命可是巫帝级的修为,能够滴血重生的巫帝,按理他身上不该有任何伤疤留下。
姬昊的眉头一挑,站起身来冷笑道:“阿叔,只剩下这九个地方了么?那,我就不用漫天乱窜的到处去救急了……第一门夔门,交给我吧。”
“我是黑水玄蛇,共工大人的前锋将军。我负责镇守夔门!”黑水玄蛇张嘴喷了一道黑漆漆的毒水,冷声喝道:“不怕死的,你们就来吧!”
但是对姒文命他们来说,这每一颗丹药,很可能就是一条性命。
众人休息的山坡下方,数百名人族战士腾空而起,同样衣衫褴褛、身材枯瘦的他们挥动兵器,大声呐喊着向前狠狠一批。数百道弧形气劲带着刺耳的裂空声劈出,将绵绵而来的水墙轰得支离破碎。
“嗯,那,就不客气了。”姒文命看了姬昊一眼,又看看憔悴、疲乏到了极点的华胥烈等人,很大方的将葫芦收了下来。
“这里是夔门,http://www•hetushu•com嘿嘿!是你们最重要的九处水门的第一门!”巨大的蛇头吐了吐蛇信子,阴恻恻的说道:“前面的江河湖海诸大水系,我们不再和你们争!我们所有的力量,都汇聚在了最后的九处水门中!”
姬昊甚至看到,华胥烈的头发上缠着几条水草,烈山亢的脑袋上蹲着一只小小的蟾蜍。两位往日里身娇肉贵的帝子顾不得整理容貌,正和远处的那些普通民夫一样大口大口的灌着茶汤。
姬昊吧嗒了一下嘴,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葫芦丹药塞进了姒文命手中。
这几年,姬昊虽然大半精神都沉浸在‘衍’之道胎中,不断的揣摩、参悟其中的无穷大道,只留下极少一部分意识掌控身体,但是姬昊也听闻了姒文命他们的无数传说。
暴雨倾盆,视线所及之处尽是粗粗细细的水柱从天而降。
那巨大的蛇头目光森冷的向这边望了一眼,‘嘶嘶’有声的叫嚣着:“人啊……共工大人已经看破了你们的所作所为。你们疏通河道,最终想要将大水通http://m•hetushu•com过最紧要的九处水门,引向归墟,不是么?”
姒文命笑了一声,挥挥手正招呼大家开动,正东方千里外,一片黑影重重的山峰上突然传来沉闷如雷的战鼓声。杀气腾腾的战鼓声震动水面,茫茫大水上掀起了足足有千丈高的浪头,犹如一堵堵水墙呼啸着向这边拍了过来。
品尝着苦涩滚烫的茶汤,姬昊向姒文命望了一眼。
湿漉漉的柴薪被篝火逐渐烤干,浓烟滚滚的篝火中火苗逐渐的旺盛起来。几口铸铁打造的水罐吊在篝火上,热腾腾的茶汤正在沸腾。
仅仅在腰间缠着一条兽皮的姒文命遍体鳞伤,他身上到处都是各种爪印、齿印,还有好几处明显留下了被毒液腐蚀后斑驳的伤口。更让人心悸的,是姒文命的左边大腿缺了碗口大小一大块肉,他的右侧肋骨凹陷了一大块下去,那里起码少了三根肋骨。
在大洪水之前他就和涂山女成亲,没几天涂山女就有了身孕。时至今日,好几年时间过去了,姒文命还没顾得上看自己已经能满地乱跑的儿子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