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初次过招

笑了笑,姒文命向远处山坡上那些正在休息的人族战士望了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儿郎们这几年也真是辛苦了,能休息一下,真的很难有这个机会。”
“垚侯麾下果然非凡,想不到居然藏匿着异族日月境的大能。而且,居然是杀力最强、最强横凶残的闇日一脉的异族大能……了不起,真了不起!”
姬昊不动声色的上下看了穷桑圣一眼,平淡的目光中隐隐带着一丝审视之意。
穷桑圣挥了挥手,打断了姬昊的话,他神色淡漠的看着姬昊,淡淡的说道:“有些事,不能太早说定了。谁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呢?世间的变化,一如天空流云,吾等凡人区区之力,怎能窥破这不可测的天机?”
这里话音刚落,那边一声痛呼传来,穷桑霜手中长弓突然一卷,硬生生从黑水爻爻胳膊上绞下一大块血肉。
穷桑圣抿嘴一笑,轻飘飘的说道:“人心难测?垚侯怕是说错了,吾等只有一颗对人族的挚爱之心,我们只有一颗热心、一腔热情和-图-书,吾等的人心,世间人一眼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两人手掌悄无声息的撞击在一起。紧扣的十指上荡起了一层半透明的黑色波纹,‘咔咔’几声响,两人紧扣在一起的手掌附近尺许方圆的虚空突然变得一片漆黑。
黑水爻爻吐着蛇信子,右手紧握弯刀,同样荡起大片刀光护住全身。
姬昊看着穷桑圣那张俊俏的白脸,有一种抡起盘古钟抽他满脸桃花绽放的冲动。
“穷桑霜,是我族这些年颇为出色的年轻人。”穷桑圣看了一阵子,突然开口道:“他,有帝子的潜力,再给他数十年熬炼,他当能胜任人皇一职。”
姬昊神识笼罩战场,仔细的观察着穷桑霜的战斗过程,他的眼角微微抽搐,这是十日国隐藏的秘密战技,还是穷桑氏特有的独门战法?
穷桑霜犹如一颗灵巧的跳蚤绕着黑水爻爻乱蹦乱跳,四面八方都是他带起的残影,乍一看去半空中起码有三四百个穷桑霜在乱蹦。
“真是,http://m.hetushu.com好热忱。”姬昊正面看着穷桑圣,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只不过,怕是他没有数十年的时间熬炼了。穷桑……‘神巫’?你当知道,帝舜……”
羿地为代表的东夷箭手们,他们最喜欢的就是相隔数里地或者数十里地,有强大的东夷箭手甚至喜欢相隔数百里、数千里乃至数万里,用强横霸道的箭术一箭狙杀敌人。
穷桑圣很敏锐的察觉了姬昊目光中的异色,他‘呵呵’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看来,这些年,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记得某的名号了……也该出来走走了。”
若是失去了弓箭,或者被敌人近了身,东夷的箭手们一身实力起码就去了八九成。
他手持一张通体莹白,散发出可怕寒气的长弓,银色的弓弦细得肉眼难以看到。穷桑霜时而双手握住弓背,时而单手挥舞长弓,细细的透明弓弦撕裂空气,发出‘嗡嗡’轰鸣,带起一条条极细的寒光,化为一张密集的光网笼罩黑水爻爻全身。
穷桑圣微和*图*书笑道:“这孩子对人族大义最是热忱不过,所以听闻共工氏兴兵作乱,在这里堵住了人族治水大军……这不,我们来到中陆,连在蒲阪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他就急匆匆的拉着我们来增援姒文命大人了!”
姬昊眯了眯眼,飞快的看了一眼姒文命。
看着穷桑圣憋得发青的面孔,姬昊心头一阵好笑。沉吟片刻,姬昊淡然道:“本候德行,如梧桐神木,自有神禽凤凰不远万里栖身其上。区区几个异族大能为本候德行感召,虔心归顺,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耶摩杀一想要对穷桑圣说,他是被姬昊的拳头‘感召’,慑服于姬昊的强悍战斗力,这才无奈发誓成为姬昊的奴仆。那是因为拳头,沉甸甸的拳头,和德行有个屁的关系?
猛不丁的,穷桑圣的右手突然抬起,一把抓向了姬昊的左手腕。
但是穷桑霜却在和黑水爻爻近身作战。
姒文命手中大陶碗抖了抖,他差点一巴掌捏碎了陶碗。
从姒文命口中,姬昊听出了一股浓浓的忌惮之意和-图-书。姬昊顿时明白,这个穷桑圣不是好对付的人。但是,‘神巫’?穷桑圣的绰号是‘神巫’?这家伙,莫非是巫神不成?
手一挥,穷桑圣指着前方夔门大声说道:“姒文命大人,还有……垚侯,你们去一旁休息吧。这九大龙门,就让我穷桑氏来打通吧!起码也让所有人族子民知道,我穷桑氏还是为人族做了些许贡献的!”
几个人在这里不动声色的过了一招,那边穷桑霜已经和黑水爻爻打得风生水起。
姬昊寸步不让的冷声道:“天机可测,最难测的,怕是人心吧?”
刀光和弓弦不断撞击,‘叮叮’脆响连成了一条极长的尖锐鸣叫,刺得人耳膜剧痛。
穷桑圣的脸抽了抽,他被耶摩杀一捏得剧痛的右手藏在袖子里狠狠的握紧了拳头——姬昊,你还要脸不?你说你德行高洁、声名远扬,犹如梧桐神木光耀万里,所以感召了神禽凤凰不远万里飞来投奔,栖身在你这颗梧桐树上?
下一瞬间,扭曲变黑的虚空恢复了正常,耶摩杀一和穷桑圣的和-图-书手指也已经分开,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耶摩杀一向后退了三步,退到了姬昊身后站定,而穷桑圣则是眉头蹙起,不动声色的横移了三步,悄然远离了姬昊七八丈远。
姬昊脚下的阴影中一条黑影突然窜出,耶摩杀一带着一丝冷冽的煞气,左手五指如刀,在空气中撕开了五条极细的黑色裂痕,悍然撞向了穷桑圣的手掌。
耶摩杀一更是面皮一阵阵发黑,颇有点幽怨的望了一眼姬昊的背影——耶摩杀一敢用自己祖先一百八十代的灵魂发誓,他绝对不是因为姬昊的德行感召才归顺姬昊!
一道厚重的巫力波动传来,手里端着一个缺口大陶碗的姒文命一步到了姬昊身边,左手一把扣住了姬昊的手腕。带着一丝温和、宽厚的笑容,姒文命颔首道:“穷桑神巫,穷桑氏能赶来增援,这是最好不过了。”
黑水爻爻却一改妖魔一族作战时大吼大叫、横冲直撞的作风,身形如山悬浮在半空中纹丝不动,任凭穷桑霜疯狂进攻,他只是挥动弯刀,稳稳的护住了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