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一口恶气

云阳氏的将领目瞪口呆的看着姬昊,他甚至忘记了鼓动精血恢复断臂。他惊慌的看着姬昊,从姬昊散发出的气息、以及姬昊眸子里可怕的银色寒光来看,他们似乎真的招惹了一个难缠的对手?
无数火鸦发出让人心烦意乱的尖啸声,狠狠撞击着有巢氏布下的防御大阵。
姒文命无可奈何的看着姬昊,但是姬昊隐隐觉得,姒文命怎么在强行憋笑呢?
黑水玄蛇从大阵中脱困,他狠狠的朝着各族联军喷出了大片的毒气,发现毒气无法渗入防御大阵分毫后,他悻悻然的将身躯压缩到了十几里长短,慢悠悠的架起一片黑云飞回了夔门前方,继续盘踞在黑云上,眯起了眼睛做打盹状。
有巢氏的一百零八座金字塔发出低沉的轰鸣,困住黑水玄蛇的大阵轰然崩解,黑漆漆的金字塔横空飞掠,在联军上空组成了一座形如大山的巫阵,一道厚重的光幕将各族联军牢牢护在了下面。
“你,你敢?”云阳氏将领哆哆嗦嗦的指着姬昊。
“你们再啰嗦m.hetushu.com一个字,我立刻带领大军,配合水妖,干翻你们!”姬昊的眼珠变成了可怕的纯银色,太阴之力周游全身,他身边的虚空发出细微的‘咔咔’声,一缕缕蓝色的冰片不断凭空而生,缓缓坠落在地。
联军有恃无恐的站在有巢氏的防御大阵下,各族的首领凑到了一块儿,叽叽喳喳的也不知道在争吵些什么。
“攻打九大龙门,大家都紧张得很,两位大人千万不要作出让我们误会的事情……万一,万一我们和两位大人的麾下起了什么冲突……”
甚至有几个初巫一脉的巫师,他们在帐篷附近设下了密密麻麻的预警禁制。
姬昊眼睁睁看着满天火鸦化为流光淹没了各氏族联军。
防御大阵上一丝儿涟漪都没有荡起,各族联军站在大阵中,指着夔门上的敌人指指点点,更有一些人故作豪情万丈的大声笑着,笑声甚至将火鸦的尖啸声都盖了过去。
一轮银色光团从姬昊头顶喷薄而出,可怕的寒气席卷方圆和*图*书数百里的山岭,很快这一片山岭覆盖上了厚厚的冰层,山体内不断发出‘咔咔’的碎裂声,那是山石都被冻得碎裂开了。
“滚一边去!”姬昊一耳光将这云阳氏的将领打飞,他厉声喝道:“记住,不是你们送,而是老子找你们要!我要什么吃的,你们就必须送来,就算是龙肝凤胆,你也要送来;我要什么喝的,你们也必须送来,哪怕是龙骨髓、凤凰血,你们也必须送来!”
大片血雾炸开,云阳氏将领的手肘被姬昊踹得粉碎,右手小臂掉在了地上,手指剧烈的抽搐着。
但是,根据他们云阳氏和其他氏族得来的情报,垚侯姬昊根本就没有什么根基嘛!
‘呼’,姬昊吐了一口恶气,仰天大笑了起来:“这下,舒坦了……得找点事做!”
“要不你试试?你再用手指头指着我,你试试我敢不敢这么做?”姬昊咧嘴一笑,冷厉的笑道:“你还可以和我赌一下,看看我弄死你们后,帝舜会不会处置我?”
“我,我……”云m•hetushu•com阳氏的将领不敢吭声了,其他各大氏族派来负责监视姬昊和姒文命的将领们也都萎缩不敢所化。
“哎!”姒文命长叹了一口气,他看看四周已经恢复了元气的治水大军,沉默了片刻,若有所思的低着头,跟着姬昊走进了帐篷里。
姬昊一步迈出,一耳光向这个趾高气扬的云阳氏将领抽了过去。
“如果老子想要玩女人,哪怕老子想要的是你们亲妈,你们如果不干净送来,我就弄死你们!”
火鸦不断的从夔门顶部飞落,半个天空都被火鸦带起的火光烧得通红。
狠狠的瞪了一眼帐篷四周目瞪口呆的各部战士,姬昊冷笑一声,突然身形一动,几乎是同时给了最靠近他的百多个战士一人一耳光,将他们打得飞出去了十几里地。
‘嘭’的一声闷响,姬昊用蛟龙皮制成的靴子炸成了粉碎,云阳氏将领的金属护臂上荡起一抹刺目的符文,厚达一寸的金属护臂被姬昊一脚震成了无数铁渣飞溅。
知道事情不对劲的姒文命身体一晃到了和图书姬昊身边,他来不及拉住姬昊的手,只能将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姬昊前方。
姬昊的手掌差点打在姒文命的脑袋上,他急忙收手,身体一侧犹如抹油的泥鳅一样从姒文命身边滑了过去,飞起一脚狠狠踢向了云阳氏将领的下身。
很快,让姬昊和姒文命差点发怒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正在争吵不休的各部首领们,他们居然分别派出了两三百人不等的精锐战士,堂而皇之的来到了姒文命的营地中,将姬昊和姒文命所在的大帐包围了起来。
那些禁制密集到了,只要姬昊和姒文命走出帐篷三步,就会立刻触动警报的程度。天空、地面、地下,各种稀奇古怪的禁制将帐篷裹得水泄不通。
四周气温急速下降,空气都被姬昊发出的寒气冻结。
“你……”云阳氏将领脸色惨变,他带来的三百多名云阳氏战士齐齐拔刀向姬昊逼了过来。
那云阳氏将领露出一丝喜色,同时很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右手肘子犹如重锤狠狠砸向了姬昊的右脚。
一名云阳氏的将领站在帐和_图_书篷门口,笑呵呵的向面色难看的姬昊随意的行了一礼:“崇侯,垚侯,两位大人这些年辛苦了。这九大龙门的事情么,你们在一旁看着就好。”
“指望不上他们!”姬昊摇了摇头,看了看四周负责监视他和姒文命的数百战士,背着手走回了身后的帐篷。
出身南荒小部族的幸运儿,被姒文命一路拉扯着有了一点点地位和领地的幸运小子,他怎么可以拥有比自家大长老还要恐怖的气息?
和颜悦色的说了没两句话,这名云阳氏的将领就好像疯狗一样变了脸色,他板着脸,阴森森的说道:“两位大人一定记住,这些日子最好就呆在帐篷里,吃的、喝的,都有我们送上,若是要女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我们也负责找来!”
“信不信我敢带人配合水妖操翻你们所有人?”姬昊阴沉着脸看着脸色骤变的云阳氏将领:“你们信不信?”
这一次,姒文命来不及阻止。
“或者说,你们赌一下,帝舜……能不能处置得了我?”姬昊心头憋火,他肆无忌惮的说出了这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