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惊人发现

而且为了杜绝后患,姬昊还让太司动用钉头七箭书,将蜮祖都给咒杀了,太司已经确认,盘古世界已经不再有蜮祖的气息。
‘衍’之道胎内无数莲花虚影闪烁,姬昊从花道人无数年的大道经验中,迅速找到了十几种摆脱钉头七箭书气息锁定的法子,同时又找出了上百种彻底改变自己气息,让自己斩断和过去的自己一切因果联系的秘法。
神识小心的向三头沉睡的蜮靠近,姬昊隐隐察觉到,三头蜮身上的水神神力气息在不断的增强。而且这种增强的幅度很惊人,速度飞快,姬昊暗自盘算,用不了几天时间,这些蜮身上的水神神力强度就能超越巅峰巫帝的水平。
人皇们联手,不是已经摧毁了九大水眼么?他们确定前代共工留下的分身都已经被摧毁了!
太司固然懵懂糊涂了一些,但是他的巫咒之术不是吹的,他更手持钉头七箭书,还有太古魔神大司命的残存力量传授他各种巫咒之法,所以太司和*图*书对蜮祖下咒,那是一定成功了的!
旁边的大石屋工艺精良、气势浑厚,造型格调规规矩矩,而姬昊看中的这座屋舍,干脆就是一截不知名巨妖的脊椎骨,在上面开凿了七八个窟窿充当门户和窗户,这就是一座屋舍了。
他们身上有共工一脉水神神力的味道,他们的头顶有前代共工的身影。
神识悄然透过厚厚的墙壁,瞬间扫过了这栋占地有近百亩的硕大石屋。
长达百丈、高有十几丈的骨质屋舍门口站着七八个小妖,正‘嘻嘻哈哈’的不知道说笑些什么。
是来自天庭的上古神文,一枚枚暗金色的神文静静的镶嵌在巨大的石块中,散发出恢弘威严的气息。换成普通炼气士,他们的神识稍微碰触到这些神文,就会引发天地雷罡,将他们的神识击成粉碎。
“给你们主子说,这块大骨头,俺看上了!”
数十名身披金色甲胄,身躯用五金合金融合了大量五行属性和-图-书晶石锻造而成的人形傀儡矗立在石屋中,手持金光灿灿的巨剑,拱卫着正中一个黑漆漆的圆形祭坛。
他们身上的神力气息还在急速的增强,而且姬昊隐隐感受到,因为那银色灯盏散发出的空间之力的增幅和加强,三头蜮身上的水神神力气息,正隐隐和极其遥远的某个存在遥相呼应!
“干……太司这家伙……蜮祖一定还活着!”姬昊阴沉着脸,背着手慢慢走过了路边的这座大石屋。
而这祭坛上虽然不是人形躯体,只是三头沉睡的蜮,可是他们头顶闪烁的人影,的确有一条人影是某位前代共工的模样。而且在这三头蜮的身上,姬昊感受到了一丝极其熟悉的味道。
石屋中水汽缭绕,圆形祭坛上三头昏睡不醒的蜮通体环绕着暗蓝色的神光,幽幽蓝光犹如水波一样颤抖着,偶尔一道水光冲起来数十丈高,水光中就有一条高大的人影骤然闪现。
姬昊愕然看着这座巨大的石屋。
和图书共工一脉的计划没有被破坏,他们用别的法子,又重启了计划,因为十二个水世界已经极其靠近盘古世界,虚空中的水元之力变得浓郁得过分,这些蜮身上的水神神力正在快速增殖,很可能二十七位前代共工,他们随时能够返回盘古世界!
姬昊看清了三条人影,他的牙根突然一阵抽搐,好似有无数根细细的针扎进了他的牙龈,痛得他半边脸都抽了起来——三条人影中他认识一条,正是他在淮河水眼下见过的,三尊共工当中的一人!
共工一脉特有的水神神力的味道!
石屋内充斥着强大的空间能量,一盏通体银白色的灯盏悬浮在石屋最大的正屋中间,一点拇指大小的银色灯火闪烁不定,放出一波波强大的空间波纹锁定了四周虚空。
姬昊看了一眼这些小妖,大步向他们走了过去,随手掐着一个小妖的脖子将他丢出了老远。
姬昊的神识犹如一张大网裹住了红袍青年跑出来的大屋,犹如水银泻地一般http://www.hetushu.com渗了进去。神识和屋子接触后,姬昊才发现,这座石屋所用的石块中,全都密密麻麻的附着了大量的神文!
一定是共工氏或者蜮祖,他们有办法逆天改命,在蜮祖身上发生了某些奇妙的变化,让他脱离了钉头七箭书的锁定!
祭坛不断向四周扩散开浓郁的寒气,森森寒气碰到那些金色的人形傀儡身上,伴随着‘嗤嗤’的声响,人形傀儡的甲胄上不断生出薄薄的冰片,但是很快人形傀儡体内扩散出的高温就会将冰片融化。
这件事情,怪不得太司。
姬昊拍了拍自己的肚皮,用天罡地煞变化神通变成水猿的他龇牙咧嘴的一笑,满口白惨惨的獠牙好不吓人!
钉头七箭书固然厉害,但是面对姬昊从‘衍’之道胎中找出的这些法子,钉头七箭书也有很大的几率失手。
小妖们的笑声戛然而止,他们惊恐的看着通体散发出阴寒气息的姬昊,哆哆嗦嗦的不敢吭声。
红袍青年骑着蜮狂奔而去,找他的乐子去了。m.hetushu.com
不再有虞族,前代共工的分身都已经被摧毁,共工一脉想要让前代共工重返盘古世界的计划已经全盘失败……但是为什么,在夔门的水妖营地中,在这一座不怎么起眼的石屋内,会出现这么三头古怪的蜮?
因为这盏银色灯盏的缘故,石屋内的空间变得极其广袤,外面看起来不过亩许大小的正屋,里面居然是百里大小的一个硕大空间。
姬昊小心翼翼的运转道胎,以太阴之力融入神识中,他的神识顿时变得阴柔隐匿,好似和虚空融为一体,石块中的神文微微颤抖了一下,没能发现姬昊的神识气息,就全部沉静了下去。
向前走了几步,姬昊转过身,瞅准了紧邻那栋大石屋的一座屋舍。
淮河水眼下的棺木中,摆放的是前代共工的肉体分身,姬昊记得他生得什么模样。
这怪不得太司,只能说共工一族的底蕴颇为可观,要不然他们怎么敢掀起大洪水、妄图夺取盘古世界的统治大权?
“让他赶紧带人搬走,要不然,肚子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