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授道赶山

除了这件震慑了四周大小水妖的事情外,红袍青年很好色,而且口味颇为混杂,从魁梧有力的龙鲸修成的女妖、到娇小可爱的水蜘蛛修成的女妖,他是来者不拒。只要模样儿生得还有三五分人样,这红袍青年就会兴致勃勃的拔枪上阵。
最后更让姬昊惊喜的事情发生了——
“夏米啊,干得漂亮,你的这些虾蛄儿孙,一起留下来听我讲道吧!”
两大道胎忙活着炼器,姬昊本体则是掏出了赶山鞭,双手紧握赶山鞭,一道庞大的神识注入赶山鞭中,姬昊身体微微一晃,他的神识就已经瞬间笼罩了整个夔门。
姬昊不断的将一份份用来炼器的材料丢进五彩圆鼎,太阴、太阳两大道胎小心的来到五彩圆鼎旁,双手捻了法印,将一道道阿宝传授的炼器宝禁打入五彩圆鼎中。
当然,因为那些收集信息的虾兵们智商有限,眼光也颇为狭隘,和他们交好的水族小妖们水准也就这样,所以姬昊得来的信息多有夸大之处,却也能从看到几分真相。
这一片妖怪www.hetushu.com营地中稀奇古怪的水妖无数,有些水妖体积巨大,原形长达千里;也有些水妖体积渺小,原形或许只有拇指头大小。
五彩圆鼎内神炎飞旋,太阴龙血玄钢和其他的珍稀材料被急速的融化,材质中的杂质化为一缕缕驳杂的烟雾腾空而起,被悬浮在五彩圆鼎上的盘古钟一口吞了下去,一个震荡后就变成了混沌之气,缓缓被盘古钟融合。
“虽然你们有了强大的妖力妖法,但你们不懂天道,不悟天心,不识天机,依旧是肉体凡胎、凡夫俗子,终有一日免不得寿命到了,终成飞灰。”
妖怪多了,就会生出很多的幺蛾子事情。
本体在操控赶山鞭在夔门内布置手脚,姬昊双眸中喷出丝丝神光,看着规规矩矩坐在自己面前的夏米和近百条虾蛄精,缓缓开口了。
姬昊将自己刚刚得到的太阴龙血玄钢,连同其他一些珍稀材料准备妥当,张口喷出一道五彩烟气将这小山一样的材料吞了进去,然后将三根余赤的毛发递www.hetushu.com给了袁力,传音向他叮嘱了一番,袁力‘嘎嘎’笑了几声,带着三根红发化为一道银光消失。
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就混在一些没什么用的八卦段子里送了过来。
“你们乃卑贱水族,侥幸得了天道青睐,开了灵智,得了神通变化。”
夏米的一个孙儿辈的虾蛄精,向姬昊献上了三根赤红色的长发。看这长发的气息,分明是余赤身上脱落的毛发。姬昊不由得心头一喜,放在妖族手上,这三根长发没什么用,但是落到了精通各种巫咒之术的人族巫祭手中,这三根长发可以要人命的!
小妖们不懂得分辨事情的轻重缓急,诸如余赤的亵衣亵裤都是大红色锦缎制成啊,他的袜子是用红色的鬼蚕丝编织啊,他身上佩戴了数十片红玉制成的防护妖符啊……他身上有一柄血色长剑锋利异常,一剑就能轻松破开灵龟巨妖的甲壳啊……
在姬昊的元神掌控下,大地元气不时在夔门的山体内凝成一枚枚土黄色的符文,缓缓闪烁的土黄色符文不和_图_书断吸收四周的土黄色元气,逐渐凝聚了极其庞大的破坏力量。
圆鼎内的各种珍稀材料快速的相互融合,在五彩圆鼎神奇的造化之力滋养下,在炼器宝禁的约束下,散发出五颜六色光泽的材料迅速的发生着奇异的变化。
短短两刻钟的时间,隔壁石屋里的红袍青年几乎所有的信息,都汇聚在了姬昊手中。
幸好有赶山鞭,幸好姒文命在开辟万流归虚大阵之前,就已经做好了统筹安排。
犹如春风化雨,大地元气的运动细微而轻巧,没有惊动任何人。
比如说,红袍青年的实力很强,负责管理这一块营地的妖将一句话略有不敬,就被他毒打一顿后砍掉了四肢,挂在木架子上示众。
驳杂不堪、在山体内胡乱凑成一团团、一坨坨的大地元气顺服的按照姬昊的心意动了起来,大地元气犹如流水一样,先是一缕缕的动了,然后是一条条、一道道。
从东而西长达百万里,自南而北几乎横跨整个中陆,将浩浩荡荡铺天盖地而来的大洪水彻底拦在了归墟门前不得和_图_书寸进的夔门气象巍峨,山体内堆积着浓厚的大地元气,滚滚黄色元气已经凝成了土黄色的晶石状,亿万峰峦在土元气的滋润下,已经完全化为一个整体。
更重要的,姬昊知道余赤身上有一柄嗜血的妖剑锋利异常,而且被他所伤的人就会被吸干全身精血,除了这柄妖剑外,余赤身上的其他各种妖器法宝,除了他可能存在的压箱底的保命之物,姬昊几乎掌握了余赤的所有底细。
于是这红袍青年名叫‘余赤’,是某位老祖最宠爱的幼子,这次来夔门是老祖故意让他立下盖世奇功,未来好安排他在共工一族统治的天庭得到一好位置的事情,这些情报也都一五一十的出现在姬昊面前。
姬昊暗自估算,就算是数万巫帝联手,没有任何人阻拦的话,想要破开现在的夔门山体,开辟一条宽敞的水道都是极其困难的、耗费大量时间的事情。
红袍青年的背景很硬,他如此欺辱黑水玄蛇一族指定的管理妖将,黑水玄蛇一族并没有上门找他的麻烦,被他砍掉四肢示众的妖将也忍和*图*书气吞声,被人放下救走后就再没有出现过。
想想看,偌大的夔门被崩上半天,这能炸死多少水妖啊?能减少多少人族战士的牺牲啊?当然喽,姬昊可不会考虑夔门前二十一个氏族联军的死活,误伤总归是难免的!
“今日我给你们传授的,就是让你们超脱凡俗,得享长生的根本大道。”
一些实力低微的小妖,就养成了各种听墙脚、窥人隐私的恶习。红袍青年在营地里四处拈花惹草,好些‘好奇’的小妖紧随其后,每次红袍青年关顾那些稀奇古怪的妖族姑娘时,他身边起码有上百个小妖在眉开眼笑的侧耳倾听。
姒文命想要的是赶山,但是那需要的时间太长,姬昊想着的是,既然能赶山……为什么不能炸山呢?
盘坐在夔门上方,姬昊驾驭赶山鞭,驱动夔门内部的大地元气开始细微的运动。
很快,姬昊就对余赤有了全方面的了解,一个纨绔,一个彻头彻尾的好色纨绔,实力嘛马马虎虎,毕竟是蜮祖的小儿子,血脉天赋是不差的,个人修为也到了堪比人族高阶巫帝的水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