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豪客

白羽看着姬昊晃悠悠的袖子,不由得在心里暗骂,这老虾蛄精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他见过的巨妖多了去了,凶残的、奸诈的、狠毒的、杀人如麻作恶多端的,唯独就没见过姬昊这种不要脸的!
仔细端详了一阵,姬昊的心轻微的抽搐了几下。
你说不计较吧,这一套茶具也是威斯丁家族的大师级长老亲手一锤一锤打出来的精品。
厚土,承托万物,滋养万物,孕化万物,蕴藏无穷生命力量。
“俺觉得,这种事情不能继续下去!”姬昊很认真的握着白羽的手,含情脉脉的看着他:“所以,俺想要,挑选一批精锐的孩儿们,传授他们高明的妖法神通,让他们穿上精良的甲胄,拿起强大的兵器,最好还有几座战斗堡垒啊之类的……”
白羽的话里面,多少有这样的意思在——所谓贵客,才有资格得到这样的优待;而什么样的客人才是贵客呢?呵呵,呵呵,夏日啊,老虾蛄,你就自己衡量吧!
白色珊瑚制成的桌椅同样打磨得光洁美丽,俏丽的人和图书族少女端着硕大的砗磲壳制成的茶盘,小心翼翼的献上了茶壶和茶盏。一缕热气从茶壶壶嘴里流出,一股淡雅的清香顿时充满了整个房间。
你不多掏点巫晶和其他的宝贝出来,你也敢说你是贵客?
而这茶盏,没有用雕刻符文的手法,完全是依靠一锤一锤的敲击,借助宛如天成的痕迹,将这厚土蕴生符文和这茶盏融为一体。这是一种远比‘符文篆刻’高明百倍的秘法,起码现在的人族巫祭中,姬昊没听说有谁拥有这样的手段。
白羽被姬昊蓦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感受着姬昊掌心细细的尖锐凸起,不习惯这样和人亲近的白羽干笑道:“夏日先生,您这是?”
“俺这一身妖法神通,也不是凭空掉下来。”姬昊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一口喝光了茶盏中的茶水,堂而皇之的将茶盏塞进了袖子里,还很满意的用手拍了拍袖子。
和谐,自然,铸造这个茶盏的工匠,手艺已经到了近乎于道的程度。
豪客,绝对是豪客啊,白羽兴奋起来。
和*图*书‘呃’,白羽有点无奈的看着姬昊,他见过无数稀奇古怪的客人,但是这样子将主人待客的茶具直接塞袖子里的,这还真是第一个。
青色珊瑚拼成的墙壁打磨得光洁如镜,珊瑚天然的纹路组成了美轮美奂、气势恢宏的山水画卷,坐在精美的会客厅内,居然给人一种身处深山中、秀水旁的感觉。
紧握着白羽的手,姬昊苦兮兮的说道:“我们虾族,血脉低微,其他水族都有化龙的可能,可是我们虾族……不用说了,满河沟、满大湖、满海满洋的虾米,任何一尊有点修为的水妖放出妖气感染这些小虾米,用不了几个月就是一群虾兵!”
“我们虾族,命苦啊!”姬昊仰天长叹了起来:“苦,真苦啊!”
白羽干笑,不吭声。
厚土蕴生符文,正是厚土大道中分离出的一枚代表了厚土生命法则的符文。人族的巫祭将这符文雕刻在花盆中,养出来的花树就格外的鲜艳滋润。
白羽愕然的看了姬昊一眼,他在这店铺中,用这一套茶器接待过和图书很多形形色色的客人,唯有姬昊不夸奖茶水的鲜美滋味,而是夸赞茶盏的神奇功效。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姬昊伸出双手,很深情的握住了白羽的手。
白羽给姬昊倒了一杯热茶,姬昊端起茶盏,仔细的端详着手中用黑铁制成,造型古朴却有雅趣的茶盏。
就算‘夏日’这头老虾蛄妖有些奇遇,他也只应该熟悉水属性的各种符文,可是‘夏日’居然一眼看透了这茶盏上的痕迹组合起来,就是一枚藏匿极深的厚土属性的符文!
区区一个水妖,哪怕活得久了一点,也不该有这样的见识!
“您要多少装备?”白羽很直白的问姬昊。
姬昊翘起了二郎腿,覆盖着厚厚甲壳,微微反射着银光的细长腿子一晃一晃的,他很麻利的将白羽承诺给他的一整套茶具塞进了袖子里,毫不脸红的笑了笑,这才开口说道:“嗯,多谢白羽先生啦,这套茶具,俺是真的喜欢。”
姬昊沉默了一会儿,很暴发户的反问白羽:“你们,能提供多少装备呢?”
“您若是喜和_图_书欢,临走,这套茶具就送给您了!”白羽的嘴角抽了抽,干脆为自家打起了广告:“这一套茶具,一个茶壶、八个茶盏,可以布下‘八方厚土养生玄阵’,可以让方圆一里的屋舍变得生气勃勃,就算是枯死万年的烂木桩放在这区域内,都能重新焕发生机!”
“好茶盏!用这茶盏饮茶,寿命都会延长许多年吧?”姬昊一口就道出了茶盏的好处。
水族征战,死得最多的当然是虾兵喽!就算这些虾兵不死掉,他们也是其他水族的食物啊!不说那些大妖、巨妖,就普通的鲸鱼、龙鲸之类,他们一口能吞掉数以千万计的磷虾。虾兵么,本来就是水族的消耗品嘛!
茶盏应该是用一整块铁块经过不间断的敲打成型,茶盏造型古朴雅致,上面还残留着锤子敲打留下的痕迹。寻常人看来,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铁茶盏,但是在姬昊看来,这锤子敲打后在茶盏上留下的痕迹,配合茶盏上的纹路,正好是一枚厚重朴实的‘厚土蕴生符文’。
姬昊笑得很灿烂,白羽则是差和图书点仰天欢啸——果然是豪客啊,比那些扣吧的妖王、巨妖豪爽百倍、千倍、万倍啊!
虾兵的数量数以亿万计,姬昊想要武装虾兵,他所需的装备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姬昊长叹道:“白羽先生,你说,无数年来,我们虾族平白无故死了多少好孩子?”
你说计较吧,你堂堂威斯丁家族,居然为了一个茶盏和上门的客人翻脸,这事情传出去了,威斯丁家族还要脸不要脸了?
“没脑子,没力气,就知道瞎咋呼的乱蹦跶,我们虾族的孩儿们,成气候的没几个。大妖们要和人厮杀打斗,冲在最前面的就是那些傻虾米。死得最早、死得最惨、死得最多的,就是这些蠢虾米!”
白羽矜持的微微抬起了下巴:“也就是夏日先生这样的贵客,才有这样的待遇啊。这一套茶具出自威斯丁家族一位长老之手,可是轻易不外流的。”
“好眼力!您对我们威斯丁家族的实力,还满意么?”白羽压住了心头的震惊,笑着向姬昊点头道:“真想不到,夏日先生,居然有这样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