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神魔遗骨

“好茶!”低头喝了一口热腾腾的茶水,姬昊幽幽的赞叹了一声:“真的,好茶。”
那块甲壳,就是此刻涂山墨石手中的那块黑色的玩意儿。
带着不可思议的震惊之色,夏米深深的看了一眼这块大致呈长方形的甲壳,凑到姬昊的耳朵边,低声的说了几句话。
“雅个屁!”姬昊怪眼一翻,当场喷了粗口,指着涂山墨石冷笑道:“俺就是一头老妖精,一头虾蛄精,一头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妖魔!这茶有什么好,俺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寡淡的水沫子,还不如给俺一缸老酒来得痛快!”
干笑了几声,涂山墨石也没有了和姬昊继续套交情的心思,他用力的拍了拍手,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从涂山墨石身后的一座屏风后飘来,轻盈的脚步声中,一名身穿雪白丝裙的美丽少女端着一个椭圆形的玉盘,巧笑嫣然的走到了涂山墨石身边。
一种和天地相通,契合自然的大势充斥四周,整个会客厅就是一座浑然无瑕的大阵,正不断的吸http://m.hetushu.com纳天地灵气,转化为一种让人身心愉悦的生命力量,缓缓的释放出来。
涂山墨石俊朗的面孔骤然憋得通红一片,他‘坑坑嗤嗤’的看着姬昊,差点被突然翻脸的姬昊一番话憋得昏厥过去。
姬昊目光阴冷的看着涂山墨石,阴恻恻的说道:“俺可告诉你,涂山墨石,要是你拿出来的宝贝让俺不开心,让俺不满意……俺就要你的脑袋!”
姬昊若有所思的看着这块黑色甲壳,看来这宝贝大有来历。
那头鳌虾体长数十万里,他盘踞在虚空中仰天怒啸,无数条可怕的闪电呼啸着向鳌虾劈了下来,打得他身上黑漆漆的甲壳不断的碎裂,不断的化为飞灰。
在夔门和无数的大妖小怪打过交道,那些妖怪都有求于涂山墨石,纵然平日里他们凶残成性,到了涂山墨石面前,那些妖怪多少还是克制了自己的脾气,表现得客客气气的。
带着一丝凝重,涂山墨石站起身来,小心翼翼hetushu.com的从玉盘中取出了一块色泽漆黑的甲壳。
“传说,盘古圣人开辟天地时,有三千万混沌神魔想要抢夺开天辟地的机缘,夺走盘古圣人开辟的这一方世界。”涂山墨石惊愕的看了一眼若然无事的夏米,继续说道:“盘古圣人震怒,以开天巨斧斩杀无数神魔,其中就有一头‘幽冥噬魂巨鳌虾’!”
涂山商会的会客厅陈设不见雍容,充斥着一股浓浓的山野雅趣。
巨斧带来的混沌气劲疯狂撕扯着鳌虾的残躯,他的身体在短短几个呼吸间就被扯成了粉碎,最终只有鳌虾头顶正中一块最坚硬的甲壳残存了下来。
“这就是所谓的重宝?”姬昊左手一道银蓝色的寒光闪过,他随手在夏米身上一拂,已经被那股妖气压制得喘不过气的夏米骤然倒抽了一口长长的气息,迅速的站直了身体。
再次干笑了几声,涂山墨石刚要开口说话,姬昊一巴掌又把另外一张方案给拍得稀烂。他翘起二郎腿,晃悠着腿子慢悠悠的说道:“哎,和图书忘了正经事了,也别急着喝茶喝酒,赶紧拿宝贝出来啊?你们这里……有什么宝贝?”
姬昊抬起右手,一巴掌将身边一块金丝紫檀根雕成的圆桌拍得粉碎。他扎呼呼的盯着涂山墨石喝道:“什么狐仙醉?那些软绵绵的甜酒不要拿来,给我拿最烈、最劣的酒来,嗯,俺是个卑贱出身,喝不得那些好酒,就喜欢那些最差的酒水!”
姬昊把玩着手中充当茶盏的四方墨痕紫竹筒,打量着会客厅内的诸般陈设,不得不承认,涂山氏的底蕴真的极其雄厚。这些看似不起眼的木、石桌椅,每一件的四周都环绕着一股凛凛大势。
一丝淡淡的,带着极其古老洪荒气息的妖气从甲壳上冉冉散发开来,姬昊感受着这块一尺见方的甲壳上散发出的妖气,他还没有什么反应,他身后的夏米身体已经剧烈的颤抖起来。
涂山墨石微笑着看着姬昊:“得了此宝,夏日先生当有机会,重现混沌神魔之威。”
涂山墨石的脸再次一黑,这里是涂山商会的店铺,里和*图*书面的吃喝用度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姬昊要最粗劣的劣酒,一时半会的涂山墨石哪里去找?
奇石、奇木浑然天成,加上涂山氏巧手工匠的精心雕琢,一桌一椅都堪称精美的艺术品。
他何曾见过姬昊这种说话不着调、动辄翻脸的滚刀肉?
姬昊是用秘法幻化出的虾蛄妖的外形,他自身是纯粹的人族,所以他无法感受这块黑色甲壳中蕴藏的可怕力量。但是夏米在这块甲壳一出现的时候,就好似被拉进了一个黑漆漆没有任何光泽的可怕世界,他看到了一头通体漆黑,被灰色的雾气包裹的巨大鳌虾正在仰天嘶吼。
这老虾蛄精,怎么就不按规矩出牌呢?涂山墨石好言好语夸奖你,你顺着话意儿说点动听的,大家宾主谐和的说笑一番,交情不就有了么?
姬昊回头看了夏米一眼,夏米被甲壳覆盖了一大半的面颊上,居然渗出了一颗颗黄豆粒大小的冷汗。他的身体更是剧烈的颤抖着,好似有一座大山压在了他的身上,他想要极力的抵挡这股压力,腰身却一寸hetushu.com一寸的弯了下去,膝盖也慢慢的屈下。
最终一柄巨大的斧头从天而降,一条巨大到无法言喻的手臂紧握着那柄大斧头,狠狠一斧头将这头鳌虾从正中劈成了两片。
“这是幽冥噬魂巨鳌虾仅存的一块甲壳,上面烙印了他全部的天赋神通,内部更封印了一滴他的本命精血。”
“茶好不算什么,懂得这茶的好,才是真正难得。”涂山墨石坐在一旁,不露声色的拍了姬昊一记马屁:“夏日先生能明白这茶的美妙,可见先生是真正的雅人,和那些粗鲁匹夫是大大不同的。”
话都已经到了嘴边了,又被姬昊一句话堵了回去,涂山墨石张大嘴呆了半晌,脸色一阵阵的难看。他干笑了几声,结结巴巴的说道:“啊,宝贝,是,是,宝贝!”
涂山墨石的眼角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气,无奈的苦笑着。
怎么能突然翻脸爆粗口呢?涂山墨石的脸抽了一阵,干巴巴的笑了起来:“夏日先生,您是想要喝酒?我们这里有涂山氏秘制的狐仙醉,最是醇烈甘美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