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甲壳的价值

涂山墨石身体稍微暖了一点儿,他哆嗦着活动了一下身体,惊骇未定的向姬昊陪起了笑脸:“夏日先生,误会,误会……墨石只是想要向先生演示一下,这甲壳上的魔神神通,只要是虾族,都能修习的。”
姬昊抢过了黑色甲壳,收敛了身上散发出的可怕寒气,一个护卫的手指微微活动了一下,再也握不住剑柄,长剑顿时铿锵坠地。
同样是虎妖,普通山林猛虎修成的大妖,在天赋神通上肯定比不过有圣兽白虎血脉的虎妖。修为相当的情况下,有圣兽白虎血脉的虎妖可以吊打十倍数量的寻常虎妖。
但是青光流出玉貔貅只有三寸远,就被一股银蓝色的寒光阻挡。青光、寒光剧烈的冲击碰撞,不断发出可怕的雷霆爆裂声。数千枚细小的巫符在玉貔貅表面急速的跳动,这件护身至宝的威能已经催发到了最大,却根本无法突破寒光的阻拦去保护涂山墨石。
同理,同样的狐妖,普通狐狸修成的狐妖,无论是身段容貌,还是法术神通,也和图书比不过九尾天狐的嫡系后裔;同样的蛇妖,普通水蛇草蛇修成的蛇妖,自然也无法和黑水玄蛇这样的洪荒血脉相提并论。
虾蛄,是卑贱的,是以泥沙为食的水族食物链中最底层的生灵。
这块黑漆漆的甲壳,是幽冥噬魂巨鳌虾被盘古击杀前,将全部的精气神灌注其中而成,记载了幽冥噬魂巨鳌虾的全部天赋神通和诸般秘法。
夏米、横行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哆哆嗦嗦的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半天没能从幽冥噬魂巨鳌虾的可怕气息带给他们的灵魂冲击中恢复。
而幽冥噬魂巨鳌虾,那可是混沌生灵,生长于鸿蒙混沌虚空之中,是顶尖的猎杀者,是当年曾经围杀过盘古的三千万混沌魔神之一。从根脚上论,幽冥噬魂巨鳌虾的天赋绝对远超相柳、鲲鹏这些盘古世界的第一批洪荒生灵。
姬昊慢慢的站起身来,一股阴寒刺骨的邪异气息从他体内扩散开来,面带微笑的涂山墨石脸色骤然一僵,他惊恐的发现,姬昊身http://m.hetushu•com上散发出的妖异气息居然封冻了他的身体,他连眨眼的力量都没有了。
“这等至宝,放在我涂山氏的库房中也有好些年了,只是一直碰不到配得上他的人。”涂山墨石轻轻的抚摸着光洁的甲壳,轻轻的说道:“今日得遇夏日先生……想来也是这件重宝出世的时机到了。”
涂山墨石腰间悬挂的一枚拳头大小的玉貔貅不断发出刺目的光芒,一层青色的光芒从玉貔貅中犹如流水一样涌出,不断向涂山墨石身躯包裹过去。
涂山墨石看了一眼姬昊,再看看夏米,双手结了一个法印,轻轻的往甲壳上一拍。
巨大的鳌虾仰天长啸,低沉犹如龙吟的啸声在姬昊的神魂空间中响起。姬昊的太阴太阳两大道胎同时轻喝一声,宛如铜钟轰鸣的呵斥声将鳌虾的长啸声震得烟消云散,姬昊没有受到任何不利的影响。
“咋了?涂山商会是黑店?准备谋财害命不成?”姬昊斜睨了几个护卫一眼,清冷一笑:“俺不怕告诉你m•hetushu.com们,这可是俺的地盘,俺一声令下,数百万虾兵蟹将就能拆了你们家的店子,你们信不信?”
‘当朗朗’一声响,一柄长剑落在了地上,刚刚姬昊站起身的时候,会客厅内无声无息的出现了好几个身穿黑色软甲的护卫。但是这些护卫和涂山墨石一样,被姬昊身上散发出的阴寒气息封冻,没一个人能动弹分毫。
对一切非人族群来说,根脚,也就是他们的出身,他们的血脉来源,他们先祖的身份和来历,对他们而言,这非常的重要。
那可是完整的混沌神魔体,实力超乎想象。
若是融合了这一滴本命精血,就有极大的可能改换血脉,将血脉转化为幽冥噬魂巨鳌虾的血统,纵然一滴精血转化的血脉稀薄了一些,但是只要不断的提升修为,总有彻底蜕变成幽冥噬魂巨鳌虾完整形态的那一天。
正因为根脚如此的重要,没有逆天的气运,没有逆天的奇遇,出身平凡的妖物根本无法和那些出身高贵、血脉不凡的妖族竞争。一如蜮祖,他和-图-书不惜触怒共工氏,也要威胁共工氏用周天水精为自己伐毛洗髓、提升血脉。
夏米、横行则是身体一抖,两人同时‘咚’的一下跪在了地上。
这是来自高阶妖物对低阶妖族的阶位压制,夏米只是最普通的虾蛄成精,这也就罢了;横行的本体是横公鱼和魔骨鱼的混血后裔,他的血脉强横,却也比不过幽冥噬魂巨鳌虾。
用一句不怎么好听的大实话吧,夏米如果不碰到姬昊,没有姬昊传授他万劫妖魂经和太阴大道,夏米就算修为再强悍,他在水妖一族中也就是一个高级打手的命。
幽冥噬魂巨鳌虾,生而就在鸿蒙混沌虚空中挣扎求存;但是初生的相柳和鲲鹏,若是将初生的他们丢进鸿蒙混沌中,最多一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彻底湮灭、渣都不会剩下一点。
更重要的是里面的一滴精纯的本命精血,幽冥噬魂巨鳌虾的本命精血。
‘啪啪’一连串响,无数电火光从甲壳上喷出,封印在甲壳上的一道禁制被解开。一股比刚才浓郁了千万倍的强烈妖气从甲壳和-图-书中喷出,灰蒙蒙的妖气在会客厅内凝成了一头耀武扬威的巨大鳌虾身影。
姬昊把玩着手中甲壳,若有所思的看着甲壳上的纹路,淡淡的说道:“少废话了,开价吧!”
所以寻常虾蛄就算侥幸修成了妖物,一如夏米,他小心谨慎的保全性命,也能修炼到堪比人族巫帝的巨妖境界。但是夏米除了一对儿拳头有着惊人的力量外,他的什么妖法神通全是空白。
“夏……日……先……生……”涂山墨石艰难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好容易才从牙齿缝里挤出了四个字。
“宝贝是好宝贝,但是让俺的孩儿们跪地,这就不好了。”姬昊轻轻巧巧的从涂山墨石手中将黑漆漆的甲壳取了下来。他看了一眼黑色的甲壳表面无数细密的纹路,怪声怪气的笑了一声,双手握住甲壳一抖,一道银色寒光从他手中喷出,迅速覆盖了整个甲壳。
浓郁惊人的妖气骤然消失,那头耀武扬威的灰色雾气凝成的巨鳌虾也消失不见。
所以两人同时跪在了地上,浑身汗如雨下,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