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一对儿沦落人

敖礼的脸色骤然一僵,他只顾着高兴,高兴凤琴心肚皮里的娃娃是他的,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是啊,他带着外人潜入龙宫,偷走了龙宫重宝,最要命的是把祖龙龙角所化的龙角剑都给摸走了!
饶是如此,除了敖礼、凤琴心身边的一些最顶尖的高手,他们的随行护卫也大多被龙宫生擒活捉。
被黑色恶风打得重伤,盘泇还没来得及借助天地之力恢复元气,就被大逍遥所化的五彩清风侵入了身体。敖礼、凤琴心等人眼看着盘泇在半空中嘶声嚎叫了足足半个月,最终盘泇真灵被大逍遥吞噬,大逍遥占据了盘泇元灵,掌控了盘泇世界的天道运转。
“也就是说,你做内贼……被发现了?”姬昊看着眉飞色舞,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高兴的敖礼,很诧异的问他:“你不怕你爹娘打死你?你还在这里乐什么呢?”
敖礼在一旁没心没肺的‘嘿嘿’笑了几声,接着讲述他们的经历。
说起来也很简单,敖礼、凤琴心在盘泇世界忙着搜刮各种资源,一hetushu.com直太太平平的没什么乱子。也就是大半年前,盘泇世界的虚空突然崩解,一道清风裹着一条五彩霞光窜进了盘泇世界。
迫切想要重铸盘泇肉身法体,恢复盘泇巅峰力量为己所用的大逍遥,立刻带着敖礼、凤琴心通过跨界传送阵潜入了盘古世界。
一如姬昊所见的,敖礼、凤琴心完全身不由己,他们明明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情,但是他们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任何动作。
凤琴心阴沉着脸,将她们在盘泇世界的经历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一行人顺利的闯入了龙宫的秘库,却惊愕的发现,龙族收藏的所有能够重铸肉身的天才地宝都不见了。大逍遥控制了一个秘库的管事,从他脑子里得知,早在三年前,龙族的高层就带着那些天才地宝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老子会被打死!”敖礼的脸色骤然惨变,‘咚’的一下从座椅上滑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惨白,额头上不断滑下m.hetushu.com大片的冷汗。
到了那时候,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敖礼、凤琴心连带着大群龙凤族人就是想要逃跑都没地儿逃。盘泇借助天地之力,轻轻松松的活捉了他们,随后敖礼、凤琴心就陷入了无穷尽的噩梦中。
敖礼、凤琴心连同大群龙凤族人远远看着盘泇调动天道之威对敌的场景,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他们固然每个人都有着强横的修为,但是面对一个世界的怒火,面对一个世界的天威,哪怕盘泇世界远不如盘古世界强大,那等毁天灭地的恐怖气息依旧镇压得他们动弹不得。
无奈之下,大逍遥带着敖礼从龙宫卷走了几件重宝。
盘泇让他们两个配成了一对儿,几乎榨干了敖礼、凤琴心的精血,终于成功的在凤琴心腹中孕育了一个强横得让他们两个都感到恐惧的胎儿。
幽冥教主磨刀霍霍向猪羊,准备用幽冥血芝,狠狠的宰人一把。
渐渐地,五彩清风被打得奄奄一息,随时可能崩溃的模样,盘泇也就放松了对五彩清风m.hetushu.com的警惕,一门心思对着那道黑色恶风疯狂出手。
龙族的那些长老、高层,居然一个都不在龙宫,整个龙族的要害重地,除了层层叠叠森严无比的防御阵法和禁制外,防御力量稀薄到了极点。而那些防御阵法和禁制,对敖礼这个家贼而言形如虚设。
“幸好,幸好,遇到了你们……不然的话……”凤琴心带着一丝复杂的表情,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幸好碰到了姬昊,否则她已经被自己的孩子抽干了所有的生命力量魂飞魄散。
就是在卷走重宝的过程中,他们还被龙族族人发现,被留守龙宫的龙族族人群起而攻之,被盘古世界压制了绝大部分力量的大逍遥还有敖礼、凤琴心一行人差点就陷在龙宫脱身不得。
‘嗷嗷’叫了一声,凤琴心狠狠的往自己小腹上打了一巴掌:“本宫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高声叫嚷了几声,敖礼突然‘嗷嗷’大哭起来:“可是,那群老不死的,他们不讲理的啊……老子这次要被抽筋扒皮,真的要被抽筋扒皮啦和*图*书。搞不好,再过个几十年,哪个混账玩意身上的龙鳞甲胄,就是老子的皮炼成的!”
大逍遥从他们脑子里得到了关于盘古世界的一切记忆,更是从敖礼、凤琴心的记忆中,看到了龙凤两族珍藏的各种能够重铸肉身的天才地宝。
“本宫也好不到哪里去!”凤琴心阴沉着脸,两排银牙死死咬着嘴唇哼哼道:“本宫和你一起潜入的龙宫,我们去秘库偷宝贝的时候,可是被那几个老不死的看了个正着……天哪,本宫真的不想活了!”
因为盘泇天生属性为水,凤凰一族收集的那些能够重铸肉身的天才地宝多为火属性,大逍遥第一时间就放弃了去凤族的念头,用敖礼带路,他们轻轻松松的潜入了龙宫。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他们一路仓皇奔逃到了夔门,知道了拍卖会的事情,这才想要用龙宫重宝换取对盘泇合用的天才地宝的事情了。
敖礼、凤琴心相互望了一眼,敖礼突然咧嘴傻笑,凤琴心一张粉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瞬间变幻了无数脸色,最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和_图_书,无奈的摊开了双手。
姬昊不想看白羽他们被宰得如丧考妣的凄惨模样,带着敖礼、凤琴心一行人回到了自己占据的妖骨屋子。夏米忙前忙后的奉上了茶水、瓜果后,姬昊端着茶盏,看着敖礼、凤琴心油然感慨:“你们,怎么闹成了这个样子?”
黑色恶风被盘泇碾压性的暴打了许久,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总之那是一个几乎疯魔的家伙。被盘泇打成重伤后,他也不思逃走,而是直接自爆,和盘泇聘了个两败俱伤。
“这是大爷的娃!”敖礼立刻叫嚷了起来:“就算是死,你也得把他给生下来了再死!叫嚷个啥?叫嚷个啥?咱们又不是有意背叛家族……”
“这次,本宫算是被那魔头给坑了!”
隐藏在盘泇世界水眼极深处的盘泇按捺不住,愤然出手和两者抗争。借助盘泇世界天道之力,盘泇起初完全碾压了黑色恶风和五彩清风。
又有一道黑色恶风紧追清风不舍,两者在盘泇世界疯狂厮杀、大打出手,打得盘泇世界地崩天裂,无数鲛人被打得粉身碎骨、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