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氏族之人

哭了许久许久,敖礼‘叽叽咕咕’的念叨着。
初巫一脉在夔门外的首领,号称人族巫蛊之术第一人的巫蛊,他居然亲自潜入了夔门?
眯了眯眼,姬昊慢悠悠的说道:“敖礼啊,你要是就这么回去龙宫呢,碎尸万段是肯定的。但是不是说,你就一定死定了,如果,你能找一个足够强的靠山,再把所有罪责推给大逍遥,其实你的罪过也不是太大不是?”
而他敖礼的乐子可就大了,勾结邪魔,侵入龙宫重地,侵吞龙族重宝。以他敖礼身为当代龙皇九太子的面子,普通的龙族重宝被他弄丢几件,最多被毒打一顿后关押个千八百年,对寿命漫长的龙族而言,这种惩罚也不算什么。
“完蛋喽,完蛋喽……嘿,那大逍遥真是个祸害……苍天在上,早知道是这么个下场,在盘泇世界的时候,大爷就该搂着小凤儿狠狠的多干几晚上!”
小虾兵抬起头来,细长的手臂向屋子外面指了指:“就刚刚,几个兄弟在街上闲逛,一头趴和_图_书在烂泥坑里打盹的癞蛤蟆给兄弟们说,他见到有黑布蒙面的人路过,听他们说话,那些人当中有个叫做巫蛊的,身上的气息让人很是害怕哩!”
敖礼、凤琴心同时看向了姬昊,敖礼昂起了头,一边流泪,一边骄傲万分的冷笑道:“天地之间,还有比我龙族更强大的靠山么?大爷我死定了……没人能庇护大爷!”
端起茶杯,姬昊继续有滋有味的品尝清茶,眯着眼轻轻的哼起了欢快的山歌小调。
以他们两个骄傲的脾气,不怎么够用的脑浆而言,姬昊觉得,这一对公婆这样的情绪,估计要保持很长一段时间了。龙族、凤族的压力啊,啧啧,也不知道他们还能挺多久。
可是他弄丢了祖龙龙角炼制的龙角剑,那可是所有龙族心中最神圣不可侵犯的图腾!
姬昊眼睛骤然瞪圆,开玩笑,巫蛊?
姬昊是永远、绝对的不可能出来承认,是他把龙角剑给折腾没了。太极神锋和龙角剑已经转化为盘古龙纹,他hetushu.com想要把龙角剑吐出来,那也是不可能的!
这混账龙族的骄傲和骄狂,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这么不可一世呢?
凤琴心只是带了个娃娃回家,这事情么,她还算是受害者,就算凤族的族长再恼火,凤琴心顶天被幽禁居住个百八十年就能放出来。
要不是打不过敖礼,要不是有姬昊和夏米在这里镇压着,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虾米估计早就一拥而上,狠狠的在敖礼身上啃下几块肉来。
姬昊端着茶杯正喝茶,猛不丁的听到敖礼这混不吝的念叨声,他一口茶水呛在嗓子眼里,差点没被呛个半死。剧烈的咳嗽了几声,随手丢下茶盏,姬昊斜着眼看了敖礼一眼。
敖礼哭得痛快,几只小虾米则是笑得合不拢嘴,差点就要手舞足蹈啦。
他也不敢想象,若是龙族的那群老不死知道龙角剑是被自己折腾掉的,龙族应该会发动全部族人来攻打垚山城吧?想想那恐怖的场面,估计不会比共工氏掀起的这次大洪水弱和*图*书到哪里去。
背着手,站起身,向夏米叮嘱了几声后,姬昊一把拎起来报信的小虾兵,身体一晃溜了出去。
但是这话现在不能说,你认为龙族是天地间最强盛的势力,没人能够从龙族手上救下你,那么你就继续的哭天喊地、提心吊胆吧,这事情,姬昊暂时不插手了。
龙族的眼泪蕴藏了极其神妙的力量,对各种水族的进化和血脉提升有着巨大的刺激效用。敖礼一边哭,夏米麾下的几只小虾米精就拎着一个玉瓶,跟在他身后施法收集他留下来的泪水。
眯着眼,摸了摸下巴,姬昊向夏米招了招手:“夏米啊,去白羽那边提货,把那些甲胄啊、兵器啊、弓箭啊什么的,都给孩儿们发下去。顺便呢,把能召集过来的虾兵、蟹将,还有那些弱小族裔的小妖都召集起来,就说我夏日大王麾下缺少人手,有多少人来投靠,欢迎啊!”
相比凤琴心,敖礼和几个龙族的高手更是绕着屋子急速的转着圈儿,敖礼的眼眶通红,两行m.hetushu.com热泪不断喷出,‘滴滴答答’的不断落在地上。
敖礼继续绕着屋子转圈子,凤琴心继续坐在椅子上发呆。
一头贝壳呈漂亮的青蓝色,银白色的长须熠熠发光的虾兵连蹦带蹿的冲进了屋子,佝偻着腰的小虾兵‘咚’的一下跪倒在地,向姬昊连连磕头行礼:“老祖宗,老祖宗,您要咱们盯的人,孩儿们好像有发现了。”
作为凤族小公主的贴身护卫,他们护送一个黄花大闺女出来游历,护送一个孩子他妈返回族里。以凤族一贯的骄傲和不讲理,可想而知他们会面临多么可怕的处罚。
姬昊叹了一口气,摸了摸颌下两条长长的虾须子,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也不能算是你的错!都是那大逍遥的罪过嘛,那宝贝,也是被她给偷了出来,最后也是因为她才不见了踪影!”
凤琴心坐在椅子上,双手抱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发呆。
她身边环绕着几名凤族的高手,一个个愁眉苦脸的,就好像刚刚被人硬生生往他们嘴里塞了一百个苦胆。苦http://m•hetushu•com涩的汁水,都快要从他们的毛孔里渗了出来,所有人的脸皮都在发绿。
快哭,快哭,多多点眼泪水出来——几只小虾米直勾勾的盯着痛哭中的敖礼,恨不得一刀捅他屁股上,给他放点龙血出来!这可是纯血统的真龙啊,一滴龙血估计能让一头小虾米的血脉直接进化为堪比蛟龙!
姬昊耷拉着脸皮,没吭声。
得了,那你就继续提心吊胆吧,看在和你相识一场的份上,看在龙角剑是被自己弄丢的份上,姬昊决定,未来龙族真要行家法的时候,他可以求禹馀道人出面救下敖礼。
敖礼呆了呆,突然大叫了起来:“喂,喂,你说找座靠山,你得给我说,谁是这靠山啊?”
所以……
黑水凹凹得来的情报不假啊,夔门外的氏族联军,是真的想要里应外合攻破夔门么?
这就几乎等同于敖礼勾结外人砸掉了龙族的祠堂,除了抽筋扒皮被打得魂飞魄散,敖礼自己怎么也想不出自己还能有更好的下场!
好嘛,还有心情想这种事情,那就继续担心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