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众叛亲离的共工氏

一层浓郁的血光犹如火焰包裹着剑身,帝释杀随手挥动长剑的时候,两条血色寒芒撕裂虚空,在空气中留下了迟迟不会散去的痕迹。
共工一脉,依旧拥有一统天下的底蕴。
可是他回头看去时,共工氏的心骤然一沉。
这些金属玫瑰,每一片花瓣都有数千个小小的切面,每一个切面都反射出刺目的光芒,内有无数符文闪烁。在大大小小的花瓣数以百万计的切面反光下,帝释杀通体都闪耀着让人无法正视的华丽光芒。
盘古钟不断发出沉重的轰鸣,放出无数条混沌之气笼罩黑水玄蛇老祖全身,任凭他用尽了力气乱砸乱冲,始终无法摆脱盘古钟的禁锢。
黑水玄蛇老祖仰天悲鸣,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共工大人……鲲鹏……相柳……无支祁,你们在做什么?再不出手,一切大计都成泡影!”
共工氏忌惮万分的看着夜摩天,他沉默了一阵,转过身看向了身后站着的几位重臣。他自认为他应该能够www.hetushu.com对付夜摩天的毁灭武装,但是他需要有人帮他缠着帝释杀。
怒吼和咆哮却没有任何用处,共工氏想要冲去夔门救援,只要他带人赶到,破坏了姬昊的狙杀计划,让先代共工们平安返回,哪怕他们都受了重伤,他们的实力依旧足有震慑人族。
无支祁手持大棒,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眸中幽光闪烁,不转眼的看着当在他面前的人。
黑水玄蛇老祖嘶声哀鸣,带着剧毒的鲜血洒得满天都是。
姬昊闻言,不由得放声大笑。盘古龙纹带起一道寒芒,狠狠捅在了黑水玄蛇老祖的额头要害。剑锋深深没入黑水玄蛇老祖身体,大片鲜血混杂着白色脑浆喷了出来。
“不需要你们共工一脉降服人族,这件事情,由我们来做。”帝释杀笑容可掬的看着共工氏:“作为一颗棋子,你已经完美的完成了你的所有任务。现在,你乖乖的坐着就可以了。”
他的盟友、他的臣属,www.hetushu.com居然全部背叛了他。
幽冥教主‘呵呵’笑着,双手挥动间,大片幽冥之气不断向黑水玄蛇老祖涌去,顺着他身上无数伤口侵入他的身体。黑水玄蛇老祖只觉身体和灵魂一阵阵的麻痹僵硬,尤其是肉体中出现了极其诡异的变化。
血色的甲胄美轮美奂,由无数朵血色的金属玫瑰镶嵌而成。每一朵玫瑰都好似活物,不仅花瓣和花蕊雕刻得栩栩如生,花蕊上更有无数血色光点不时飘散出来,真个犹如风吹动了花朵,花瓣中飘出了花粉。
帝释杀挡在了共工氏的面前,满脸都是笑的帝释杀身披一套华丽得无法形容的血色甲胄,双手分别握着一柄同样极其华丽的长剑,挡在了共工氏的面前。
“作为棋子,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还需要用你做幌子,去麻痹这个世界的人族,让他们彻底失去一切反抗之心,我们将摧毁他们的斗志和精神,让他们彻底沦为奴隶。”
“作为棋子http://m•hetushu.com,你的所有功用就这么点了。所以……不要动,不要胡来,否则,换一个傀儡,对我们来说,也并不是难事。”帝释杀笑得很灿烂,但是他的话却刻薄无情到了极点。
姬昊、幽冥教主、耶摩杀一三人齐齐出手,盘古龙纹、化血飞剑,还有耶摩杀一用异族秘法淬炼了多年的毁灭杀剑齐出,每一柄剑都是一等一的杀器,黑水玄蛇老祖身上的鳞甲坚固异常,却也在这三柄凶器下不断折毁。
九天之上,恢弘庄严的天庭之中,脸色铁青的共工氏气急败坏的看着头顶神镜中放出的一幅幅画面。九座祭坛上,纵横扫荡的血色光线杀得二十七位强大的先代共工毫无反抗之力,蜮祖的天赋神通‘移形换位’,此刻却成了先代共工们的催命符。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一个装幌子的图腾来麻痹所有人族。你是最好的人选。在你坐在天帝的宝座上充当我们的傀儡时,你会享受到你应有的待遇。”
夜摩天兴奋hetushu.com异常的说道:“乖乖的按照我们交待的去做,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至于帝释杀手中的两柄长剑,镂空工艺、蔷薇花枝的纹路,透明的剑身好像一口气都能吹散。
幽冥教主,居然迫不及待的,黑水玄蛇老祖还没死,他已经开始将他当成原材料淬炼起来。
鲲鹏、相柳,两人的眉心隐隐可见一朵小小的莲花若隐若现,他们似笑非笑的挡在了无支祁的身前,鲲鹏幽幽说道:“无支祁,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所以,不要让我们为难。”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隐藏的所谓的‘底细’,没有价值!”夜摩天穿上了那套强大的毁灭武装,身高百丈的巨型人体悬浮在空中,身后的各色翅膀放出强大而可怕的气息。
共工万分不解的看着帝释杀:“你要做什么?你想要做什么?帝释杀,我们是盟友。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我共工一脉的先辈被狙杀?没有了他们,我共工一脉根本不可能降服人族!”
“共工氏,到此为止。”帝hetushu•com释杀笑看着共工:“够了,一切都够了,所以,你最好乖乖的在这里不要动。如果你不动,我们的协议还有价值……这个世界土著的灵魂属于你,而他们的肉体交给我们。”
幽冥教主眉开眼笑的看着浑身喷血的黑水玄蛇老祖,忙不迭的叫嚷着:“小心些,小心些,多少完整些,切不要把他打得破破烂烂,以后炼制起来,修复他的身体也是个麻烦。”
黑水玄蛇老祖极大惊恐,他越发用力的挣扎反抗,盘古钟放出无数条混沌气流死死裹住他的身体,任凭他榨干了骨髓中最后一丝力量,依旧无法摆脱困局。
共工氏的心骤然沉了下去,他看着满脸是笑的帝释杀,阴沉着脸说道:“你确定,没有我的帮助,你们能够征服人族?不要忘记,人族隐藏的高手,绝对不仅仅是他们向外公布的那么点。这么多年了,我也没彻底摸清人族的底细。”
共工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愤怒的咆哮着,通过天庭特有的阵法,将他的怒吼声传遍了整个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