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共工逆袭

“解药?”还不等初巫一脉的长老们开口,脱出祭坛的共工氏已经跳着脚怒啸连连:“你们还要什么解药?去死,去死,去死吧!人啊,你们,一个个都该死!”
化血飞刀太狠毒了,狠毒到共工氏也拿化血飞刀恶毒的污秽血气没有半点儿办法。
喘息了几声,顾不得再多废话,共工氏挥动两柄弯刀,带起了一道道长达万丈的月牙形刀影,呼啸着向前方密密麻麻的氏族联军斩杀了过去。
初巫一脉控制的巨型毒蛊突然尖啸一声,张开大嘴朝着大杀四方的共工氏喷出了一道粘稠的黑色毒液。
“杀光人族,独霸盘古!”一名共工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化血飞刀吞噬了共工氏所化的血浆,九柄化血飞刀凶焰更盛,威力更大,八座祭坛中的十一名共工受伤更重,眼看他们就要被斩杀当场。
共工氏身体一晃,化为大片水波遁入洪水。犹如箭矢的毒液横跨虚空,没能碰到共工氏一根头发,反而要死不死再次打在了已经被破坏m•hetushu.com的祭坛上,将祭坛残破的阵基打得彻底粉碎。
十一尊身负重伤,身躯不断化为血水滴落的共工氏从祭坛中冲了出来,他们仰天长啸,目光顺着化血飞刀带起的血虹方向,凌厉如电的目光跨过亿万里距离,死死锁定了姬昊。
九座连锁祭坛轰然裂开,九柄化血飞刀发出铿锵轰鸣,失去了阵基的牵引,化血飞刀感受到了姬昊的血气吸引,化为九条血色长虹凌空飞来,纷纷没入姬昊体内。
这座祭坛被摧毁,已经连锁牵引到了剩下的八座祭坛,那八座祭坛正疯狂的颤抖着,在共工氏剧烈的挣扎下处于崩毁的边缘。二十七尊先代共工,除了夔门的这一尊外,八座祭坛中,还有另外十一名共工勉强保持着身躯没有溃散。
杀光人族,独霸盘古世界!
原本他们的计划只是奴役人族,但是自身被化血飞刀差点劈碎了,共工们对人族的怒火已经到了极致,他们不想奴役人族了,奴隶什么的,哪www.hetushu.com里有这些懵懂的水妖好用?
各大氏族的长老、精锐战士们呆呆的看着共工氏,一击斩杀数万氏族精英,这是什么样的凶神恶煞?
共工氏又是惊怒,又是悲伤。他们是天地神族,他们是神灵,而神灵的特性就是——他们和人类不一样,他们不像人族拥有相对独立的肉体和灵魂。人族若是身死,他们的灵魂还能转世投胎,或者用诡秘的巫法转化为祖灵、阴魂等等千奇百怪的状态。
数万被腰斩的氏族精英纷纷从高空坠落,带着漫天血水落入滚滚洪水。哪怕其中有巫帝级的大能,他们也只是哀嚎了几声,就有气无力的被洪水卷走。
“杀,杀,杀!”无边无尽的波涛翻滚着向夔门逆袭而来。
脱离了要命的祭坛,得到十二个水世界无穷无尽的水元之力补充,共工们的身体虽然还在不断的滴落粘稠污秽的血浆,但是身体崩溃的趋势得到了缓解。
“拿出解药来!”但凡有族人被初巫一脉的毒蛊打伤的,和图书各部长老纷纷怒吼出声。强敌当前,必须让所有的战士尽快的恢复战斗力,不然在共工氏的屠刀下,他们就是一群软弱的兔子,任凭人宰杀的下场。
“他是,他是!”似乎有人认出了共工氏,一名初巫一脉的长老猛地跳了起来,指着共工氏大叫了几声,却因为过度紧张没能说出‘共工氏’这个名号。
他更是眼睁睁的看着除了他之外,祭坛中的另外两尊共工氏就这么化为血水。
共工氏的黑袍被化血飞刀斩得支离破碎,高大的身躯上遍体鳞伤,可见血色秽气缠绕在他的血肉筋骨之间,正不断的侵蚀他的身体,点点滴滴的粘稠血浆带着让人窒息的污秽恶臭不断从他的伤口滴落,他的气息也正在急速的衰弱。
“他……他……”一名云阳氏的长老突然嘶声尖叫:“初巫一脉的疯子,拿出解药来!”
“这是什么?”一名燧人氏的长老看着共工嘶声惊呼!
他们嘶声怒吼着,疯狂的咒骂着,纷纷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化为血水,就和*图*书这样消失了,就这样尸骨无存,魂飞魄散。
夔门之后的八大龙门中无数水妖犹如打了鸡血一样歇斯底里的疯狂了,他们纷纷掀起了滔天的浪头,紧随着十一尊共工浩浩荡荡的向夔门冲杀了过来。
夔门战场上死寂一片,姬昊小心翼翼的向夏米打着手势,让他用最快的速度带着夔门的虾兵们撤离现场。共工氏从祭坛脱身了,这下事情可就不好收场了。
姬昊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庞大的神识犹如水波一样扩散出去,死死锁定了被破坏的祭坛。
“人族的小杂种!”十一尊共工氏齐声怒骂,他们艰难的飞身上了高空,周身气息澎湃如龙,黑色的神力化为大片乌云席卷天空,四面八方的洪水也好、暴雨也好、从天而降的水柱也好,纷纷被他们的身体吸纳,化为滚滚水元之气不断注入他们身体。
除了被动的承受化血飞刀血气的侵蚀,共工氏在短短几个呼吸间用尽了他所知道的所有神通秘术,服下了数十种天地奇珍,却没能驱散体内的半点儿www.hetushu.com污秽血气。
有十五名共工,在化血飞刀的一通猛砍猛杀下,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斩成了血浆。
“杀,杀,杀!和我共工氏为敌之人,杀!”共工氏近乎疯魔的嚎叫着,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两柄无坚不摧的弯刀横扫战场,大片大片被毒蛊所伤,行动之间蹒跚不便的氏族战士被刀光搅成了粉碎。
巫帝能滴血重生,单单腰斩要不了他们的性命,就算把他们剁成肉酱,只要一丝灵智存留,他们就能凭借庞大的生命力急速重生。但共工氏手中两柄弯刀不知道是何等异宝,被他腰斩之人浑身精血被吞噬一空,就算巫帝都只能倒毙当场。
所以共工氏知道,那两尊共工,他的血肉至亲,是真真正正彻底的完蛋了!而他自己也身负重伤,化血飞刀正在拼命的侵蚀他的身体,也就是在侵蚀他的神魂,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着,随时可能身体崩溃而彻底消亡。
神灵,死了就是死了,彻底了断,烟消云散,一点儿残渣都不会剩下,就连做鬼都没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