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幽冥因果

快,太快,快得无法形容!
幽冥教主更觉得脸皮火辣辣的难受,赠送给姬昊的九柄化血飞刀,自然没有他自用的化血飞剑那般厉害,威力大概只相当于化血飞剑一成不到。可是化血飞刀上的血毒,却和化血飞剑上源出一脉。
一声清响,幽冥教主打出的印玺被木杖弹飞,幽冥教主长啸一声,双手握着权杖团身向木道人冲了过去,黑漆漆的权杖放出无量神光,带起一波波幽冥之力犹如巨浪拍空狠狠打下。
任凭是谁,花费了数万年苦功,辛辛苦苦淬炼出一套儿神兵利器,本以为依仗着这套兵器可以横行一方,却突然发现这套兵器最厉害的特性已经被人破解了!
幽冥教主咬着牙,轻轻的说道:“贫道一直在幽冥之地苦修,从不插手人族内务。此番分身前来,也只是收集一些‘材料’而已。倒是木道友,你这般施为,可算是破了当年吾等在天柱之巅签订的契约,你就不怕……么?”
木道人的灵丹能破了化血飞刀上的血毒,自然也就能对付和*图*书化血飞剑。
蓦然间,幽冥教主身边一抹血色人影一闪而过,数千道血色剑影‘噗嗤’一声扫过木道人的腰身。
虚空中,遥遥传来了木道人的冷笑声:“冥道友,今日一剑之赐,未来定有了断因果之时!”
过了许久,当十八种不同异象遍布天地时,木道人突然幽幽一叹:“十八狱天的根本,居然被你得了……道友可知道,幽冥世界,是贫道未来寂灭大道证道重地?道友取走了十八狱天的根本,说不得,贫道要和道友好好的说说道理了!”
幽冥教主说话之时,十大共工身上的伤口正在急速的愈合,他们的伤口上一丝丝血色气息不断的流出,一层润泽的绿色光晕在他们的伤口附近若隐若现,不断将他们体内的血毒逼出。
换成旁人和他们交手,往往还没看清他们的动作,就已经被打得灰飞烟灭!
木道人看了看幽冥教主身后犹如孔雀开屏一样华美异常,却透着森森邪气的血色剑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和_图_书“他们,是道友打伤的?”
幽冥教主看似慢悠悠的一步一步向木道人走了过去,他每走一步,身边就多出一道血色剑光,渐渐的数千条血色剑光在他身后凝成了一副犹如孔雀尾巴的瑰丽光屏。
这种失落的心情可想而知!
木道人没有回头,却清晰的把握住了十大共工身上伤势恢复的详细。
诸般可怕可怖的异象不断浮现,木道人的脸色也越来越严肃。
幽冥教主笑得格外灿烂:“不是贫道找借口,而是道友你踏过界了!贫道法宝所伤之人,道友凭什么赐给他们灵丹?”
木道人的这道虚影被一剑斩断,当场化为大片血水飞溅。
木道人‘嘿嘿’一声冷笑,双手紧握青木杖笑而不语。
幽冥教主的脸色越发的阴沉难看,他咬着牙,嘴角微微的抽搐着。
虚空变了一个模样,原本漫天漫地的洪水骤然消失,一股股阴风平地而生,一座座刀山剑林悬浮在虚空中,无边血池取代了大地,无数根烈火柱子矗立在血池上,熊熊烈焰上悬浮着一hetushu•com口口油锅,刺鼻恶臭的滚油‘咕咕’的冒着泡泡。
幽冥教主和木道人一交上手,时间、空间这些寻常人无法突破的法则在他们面前全都没有了任何意义,寻常人一弹指的功夫,对他们而言却好似千年岁月一般,短短一弹指间,他们起码交错着相互攻击了数万亿次!
幽冥教主放声大笑,左手大印带起一道滚滚黑云向木道人当面拍下:“太阴太阳,乃天地大道,月亮虽然不见人前,却贫道心中,却依旧记得那漫天清波!咄!”
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木道人慢声慢气的说道:“贫道灵丹,可除一切邪毒。道友炼制的飞刀固然狠戾,贫道的灵丹却道高一尺。”
实际上对幽冥教主和木道人而言,他们的动作并不快,在他们看来只是一招一式极其普通的相互攻击。只是他们的招式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所以显得格外的快!
幽冥教主也放声大笑,笑声中他身后的十八重幽冥圆环逐渐扩散开来,慢慢的最小的一枚黑色圆环都扩张到了万里和_图_书大小。十八重幽冥圆环正反顺逆、快快慢慢的旋转着,一股可怕的气息从圆环中悄然滋生。
幽冥教主双手缩在袖子里,眯着眼上下打量着木道人:“不是贫道亲自出手,却是贫道赠送给某位小友的飞刀所为,那也是贫道亲手淬炼的神兵利器,其上血毒伤人无救。”
滔天血气翻滚,幽冥教主看着木道人淡然笑道:“道友的灵丹,能治他们的血毒?”
木道人身后一株参天立地的菩提树虚影若隐若现,他手持木杖左右遮挡,木杖和权杖相互撞击,不断发出沉闷的巨响。
幽冥教主冷笑看着木道人:“说道理?说什么道理?幽冥世界乃是贫道根基重地,道友若是要证道,请去其他地方,若是道友敢踏入幽冥之地一步,贫道定然让道友月缺难圆!”
两人的招数都极其的简单,无非是最简单的横扫竖劈,但是动作却快得无法形容。
木道人眉头微微一皱,突然笑了起来:“怕什么?天柱之巅的那份契约……天柱都已经折断了,那份契约还有什么用呢?道友若www.hetushu.com是想要掂量掂量贫道的手段,也就不用找借口了!”
木道人手中木杖突然一指天空,他大笑道:“如今的盘古世界,哪里有月?”
木道人感受着幽冥教主手中大印和权杖散发出的凌厉气息,他的脸色也越绷越紧,越来越是愁苦难当:“道友面孔颇为陌生,贫道未曾见过。但是道友的气息,却让贫道有所遐思……冥道友好兴致,怎么也插手人族之事了?”
幽冥教主和木道人齐声大吼,木道人手中木杖看似普通寻常的一棒打下,正正打在了印玺上。
“道友何意?”木道人看了一眼服下灵丹的十大共工,满脸是笑的转过身来,向幽冥教主望了一眼。当他看到幽冥教主怪异的模样,以及身后十八道幽冥之气凝成的圆环,他的笑容顿时僵硬下来,很快就回复到了他平日里笑比哭还难看的脸色。
“道友唐突出手,实在是不把贫道放在眼里。”幽冥教主缓缓伸出双手,左手握着一面大印,右手握着一柄权杖,冷眼看着木道人沉声道:“说不得,今日要讨教道友高招!”